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二女初遇
    ,精彩小说免费!

    “哎呦,我的脚好疼呀,是不是断了呀,我以后会不会成瘸子呀,哎呦。”童年一边捂着脚,脸上一边呈现出夸张至极的表情,仿佛被人活生生打断了一条腿一般,看得一旁的陈超目瞪口呆。

    “这家伙哪像一个记者,就这演技,去摘奥斯卡影后当什么记者呀?直接改行当演员多好。”疯狂的吐槽在陈超的脑海之中不断响起,现在陈超有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

    作为一名伪**丝,陈超一向都是吃软不吃硬,如果童念跟她耍脾气,甚至动手揍他,陈超都不会惯着她,反而会用更加强硬的姿态将她撵出去。

    但是现在,童念在这装柔弱装可怜,反而让陈超瞬间束手无策了,现在的他,一个头两个大,对于眼前的情况,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最后只能认命一般有气无力道,“我说姑奶奶,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呀,真不要拐弯抹角了,直说行吗?”

    陈超的话音刚落,童念的表演瞬间就结束了,原本一脸可怜巴巴相着她,脸上瞬间浮现一丝奸笑,看起来就像某种奸计得逞一般,“我的要求也不多,鉴于你把我弄伤了,我这段时间没法上班,没法工作,所以你必须要照顾我,因此从今天开始,我就暂时住在你家了,赶紧去给我收拾个房间。”

    这番话语一出,陈超顿时惊呆了,“你,你说什么!你要住这!不行这绝对不行!你怎么可以住这呢?”

    陈超的话音刚刚落下,童念的眉头顿时跳了起来,一阵傲娇的表情在童念的脸上开始浮现,“我为什么不可以住这,谁让你把我弄伤的,难道你打算让我独自一人呆在我自己家里没人照顾,等着饿死吗?你不会这么残忍吧。”说到这儿,童念脸上的表情再次转变为一副可怜兮兮。

    甚至一双大眼睛之内,更是蓄满了泪水,仿佛只要陈超敢说不,她就敢瞬间哭出来!

    而原本正打算严词拒绝的陈超,看着童念的这份姿态,拒绝的话语怎么样也说不出来,最终只能认命般的点头,“好吧,住这就住这吧,又来一个大麻烦。”

    既然决定了让童念住下,陈超也不是拖拉之人,很快便到楼上为童念收拾出了一个房间,还好陈超的别墅够大,不然这又住进了一个人,陈超还真不知道放哪。

    就在陈超上楼收拾房间的时候,童念独自一人坐在客厅当中,双眼不断的打量着整个别墅的布局,看着看着,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别墅可比她租那个房子,宽敞多了,而且还有阳台,游泳池什么的,她这也算是提前享受一把了。

    就在童念打量着别墅的格局时,这个时候别墅外突然传来了动静,门口传来一阵开门声,童念闻声双眼顿时向门口看了过去,很快门打开了,沈清蝶从门外走了进来,进门之后,沈新碟头也不抬地便转身回过头关门,同时嘴里还一边大声叫着,“陈超你个懒虫起床啦,我给你带了早餐,快下来吃。”

    说着,沈清蝶终于将目光转向了客厅,其原本刚欲抬腿的脚步,在看见沙发上坐着的童念之后瞬间停了下来。

    看着这突然出现的陌生女人,无论是美貌与身材,比之自己都不差,沈清蝶的心里突然涌现一股愤怒,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丝怒意从何而来,此刻她只觉得自己好委屈,一双大眼睛里,泪珠在不停的转动,下一秒瞬间滑落脸庞,让人见了怜惜不已。

    那就在这个时候,陈超也从楼梯处走了下来,原本正在二楼收拾房间的陈超,听到沈清蝶的声音之后,心中暗道糟糕,俗话说得好,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但是两只母老虎待在一块,究竟能不能和平共处?这是一个很难说的问题。

    所以心中担忧的他便连忙走了下来,而刚刚下楼,便看见了沈清蝶落泪的这一幕,看着这一幕陈超心底顿时闪过一丝心疼之意,这是心疼之意,连陈超自己都没察觉到,“你怎么哭了呀,是不是在外面受啥委屈了?这怎么刚回来就哭上了?”

    一边说着,陈超一边迅速的向着沈清蝶走了过去,很快来到沈清蝶的身前,陈超下意识地便伸手向着沈清蝶的脸颊而去,想要帮她擦拭一下脸颊上的泪珠。

    但是这个时候,沈清蝶却一下子将陈超的手甩开了,同时用一脸失望的表情看着陈超,而陈超整个人则处于懵逼状态,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而这个时候,沈清蝶也开口了,听语气当中,充斥着一股说不出的愤怒,还有一丝丝心若死灰之意。

    她一手指着沙发上坐着的童念,一边冲陈超质问道,“她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们之间什么关系?”

    沈清蝶的话一出,陈超顿时反应了过来,应该是误会了,因此他连忙转过头看向童念,想要寻求一下帮助让她开口解释一下,但是陈超这一转头,只见童念正一脸兴奋的看着他们二人,并且双拳紧握,浑身激动的颤抖。

    仿佛是在看年度第一苦情大剧一般,脸上还充满了期待的感觉,显然现在的她只差一桶爆米花就。是一个合格的观众了。

    看着这样的一幕,陈超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明明这乱子是这家伙惹出来的,他反倒坐在一旁,一脸没事人的模样,反而把他架在火架上烤,完全就是不安好心。

    不过现在陈超也顾不上理会她了,这边沈清蝶的眼泪还流的哗哗的,如果不赶紧解释清楚,那到时候误会就闹大了,以后他还活不活了。

    而现在既然童念指望不上了,陈超也只好硬着头皮自己上了。

    “你听我说,事情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先平静一下情绪,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好不好,你不能连让我开口说一下原因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判我死刑吧,那样我会感觉很冤枉的。”

    听着陈超的话,沈清蝶的情绪好像暂时冷静了下来,但整个人还是冷冷的看着陈超,“好,我就看看你怎么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