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又住进来一个
    ,精彩小说免费!

    看着童念脸上流露出的痛苦神情,不似做假之意,陈超整个人顿时有些慌了,说到底,陈超也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对于无缘无故伤害到其他人,陈超自身也会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虽然这件事情从根源上来说,跟他并没有太大关系,完全就是童念自讨苦吃,但是人这种东西,对于其余人总会有着宽容之心,特别是对于美女,宽容的心态就更大了。

    所以看着童念脸上痛苦的神情,陈超的语气顿时变得有些慌乱道,“你怎么样了?没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一边说着,陈朝一边连忙将门打开。

    “医院就不用去了,应该没什么大事儿,不过我现在脚疼,你能不能让我进去坐着休息一会儿呢?”说这话,童念脸上还流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神情,让人看了瞬间充满了保护欲。

    而童念的话一出,陈超随即想到了什么,他知道童念想要进去休息只是一个借口,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

    但是,事情都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了,让陈超再次说出拒绝的话语,他却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因此只能颇为无奈道,“为了新闻,你把自己的脚都搭上了,为此我还能说什么?进来吧。”

    见陈超终于答应放她进去,童念整个人顿时兴奋起来,兴奋的比了一个yeah的手势,并且好像脚也不疼了,走起路来,虎虎生风,直接推开挡路,陈超走进了陈朝的别墅之中。

    那不是她走路的过程当中,脚步还一崴一崴的,陈超都以为刚才全是她演出来的。

    站在门口的陈超,摇头失笑了一番,随后关上了门,转身回了客厅。

    客厅沙发上,由于陈超昨晚就睡在这,所以整个沙发看起来有些凌乱,不过童念走进来之后,仅仅是随意扫了一眼,便毫不在意的坐了下来。

    而跟在童念身后的陈超,见她一副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模样,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你想喝点什么?我给拿。”既然已经将人放了进来,那童念现在就是陈超的客人了,作为地主,最基本的待客之道,陈超还是知道的。

    “不用这么麻烦,我现在不渴,不知道陈先生现在能否抽空回答我几个问题呢,你放心,只需要短短几分钟,并不会打扰你多久。”话语说完之后,童念一脸期待的看着陈超,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不断的眨下,好像在给陈超放电一般。

    换做一般人看见童念这一幅模样,恐怕整个人的心都要化了,哪里还会拒绝童念的什么要求,但是陈超虽然喜欢美女,但却不是种马,见到一个美女都要和人家上床,因此对于童念,陈超根本就没有丝毫想法,所以童念这一番作态,完全就是摆给瞎子看,根本没有对陈超起到丝毫的作用。

    不过鉴于之前的事故原因,陈超觉得自己应该要承担大半的责任,所以对于童念这样的要求,虽然陈超不愿回答,但是出于人性的挣扎,陈超最终也只能无奈的点点头道,“好吧,你问吧,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尽力告诉你。”

    得到了陈超的同意,童念瞬间进入了工作状态,此刻的她仿佛完全摒弃了外物一般,完全用标准的礼仪,从怀里掏出一只录音笔,冲着陈超发问,“请问陈先生,不知你培育兰花有什么独门诀窍没有?”

    “这件事情属于独家机密,这个就恕我不能相告了。”

    “那据我所知,您当日在兰花拍卖会上所拍卖出的兰花,完全就属于全新的品种,不知这是你偶然发现的,还是已经有了成熟的理论技术支持?”

    “那个只是碰巧罢了,我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才弄出了这么一盆全新品种。”对于这个问题,陈超回答的毫不违心,毕竟他说的就是实话,要不是抽奖抽到了变异药剂,陈超也不可能拿兰花来做实验。,更不可能培育出,一盆全新的品种。

    接下来的十多分钟之内,童念又针对各种问题进行了问答,不过心中早早就提起了警惕的陈超,对于童念的问题,往往都是思虑再三之后才做的,甚至整个人完全就是在搅和稀泥,打乱童念的思路,导致两人话说了一大堆,但是基本有用的信息并没有多少。

    对于这一点,童念除了气得牙痒痒之外,并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毕竟能用的她都用了,陈超偏偏咬紧了牙关不开口,她能怎么办呢?所以这一场采访最终,也到此无疾而终。

    “好了,采访时间结束,童小姐,如果没有别的问题的话,那就请回吧。”回答了几个问题,陈超现在一点都不想见到童念。

    这丫头实在是太过于鬼精灵,话语当中到处都是坑,要不是陈超机警,恐怕陈超连自己小时候尿过几次床都要被套的一干二净,所以对于如此危险的人物,陈超完全秉持了敬而远之的态度,根本就不想与她多呆下去。

    而童念本来没有得到什么有效的信息之后,整个人已经打算放弃了,但是陈超后面这番话一出,瞬间刺激到了童念的好胜心,她可是立志要做新闻界女王的人,怎么非得输在眼前,长得有点小帅的小子身上,完全就是在砸招牌嘛。

    这是因为这一番心理活动,原本打算起身闪人的童念,就好像完全没有听到陈超下的逐客令一般,整个人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上,对于陈超的话,没有半点理会之意。

    看着这一幕,陈超顿时有些急了,“大小姐,你究竟要做什么呀,问题我也满足你了,现在,赶紧麻溜离开,我还有事儿呢,没工夫在这陪你瞎闹。”

    陈超的这番话已经近乎于驱赶,脸皮稍微薄一点的人,听了陈超的话,恐怕都会脸色通红的连忙离开,但是童念是干什么的,记者,媒体人物,没有练出一定的厚脸皮,敢做记者吗?所以对于陈超的话,童念不仅没有,想要马上离开的意思,反而一副打定主意,就赖着不走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