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张静的悲剧
    ,精彩小说免费!

    身为沈家大小姐,沈清蝶自然不可能给陈超做饭,对于陈超的话,沈清蝶直接冲其翻了个白眼,根本不理会,头一扬,直接走进了陈超的家里。

    站在门口的陈超看着这一幕,眉头不禁挑了一下,嘴角勾勒出一丝微笑,刚才的话只不过是他随口一说罢了,他可不指望沈清蝶给他做饭,就算沈清蝶肯做,陈超也不一定敢吃呀,谁知道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做出来的究竟是饭呀还是毒药?

    就这样沈清蝶在陈超的家里住了下来,幸好陈超家的房子还够大,容纳两个人居住绰绰有余。

    很快,一夜的时间过去了,第二天清晨的阳光照耀在陈超的房间,陈超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生了个懒腰感觉浑身一阵舒畅,看着窗外的阳光,陈超心中不由感叹道,“当真是个明媚的天气,今天应该又是明媚的一天。”

    这个时候,陈超的肚子突然传出一阵咕咕叫声,一阵饥饿感顿时涌上陈超的心头,其身体素质超越了常人的三倍!因此陈超的食量也远超以往,很容易变得饥饿。

    在饥饿的侵蚀之下,陈超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去厨房寻找吃。

    开门,下楼,一切都显得很正常,但是当看见一个身影出现之后,陈超顿时呆了一下,随后突然感觉到了不对,但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声尖叫瞬间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啊!陈超你个臭流氓,你怎么不穿衣服呀!”此时此刻沈清蝶身穿睡衣正在客厅当中享用着早餐,而陈超则穿了一个小裤衩,便出现在了沈清蝶的眼前,当即让沈清蝶羞红了脸,捂住了双眼。

    而听着沈清蝶的尖叫,陈超也一下子反应过来,现在这里可不仅仅只有他一个人住,因此其脸上当即浮现一丝尴尬之意,“我可不是故意的,以前我在家都不穿衣服,谁让你硬要住进来。”

    一番颇显无奈的话语从陈超的嘴里穿了出来,而原本脸色羞红的沈清蝶,听了陈超的话之后,却突然放下双手,一手叉腰的看着陈超道,“你什么意思,你这是在嫌弃我吗!”

    沈清蝶身为沈家大小姐,一直都只有她嫌弃别人的份,哪有别人嫌弃她的份,所以陈超一番无所谓的言语,顿时激起了沈青蝶的好胜心,原本坐在客厅中的她,直接起人,一步一步向着陈超走了过来。

    难道陈超身前沈青蝶突然展颜一笑,用极其温柔的语气道,“人家这么漂亮,就不该有一点点的优待吗,为什么要嫌弃我呢?”半是温柔,半是撒娇的语气从沈青蝶的嘴里传了出来。

    陈超听了沈清蝶的话后,只感觉浑身身子一酥,心头的心情被撩拨了一下,其双目紧紧的盯着眼前的沈清蝶,开始仔细上下打量起来。

    一身丝质睡衣,遮住了她大部分身形,但是还是有两条洁白的小腿露在外面,如牛奶般润滑的肌肤,让陈超看了一阵狂咽口水,而沈清蝶的领口之处,隐隐可见的一抹雪白,让人见了不由想抱上去狠狠的蹂躏一番。

    如此打扮,再配上沈清蝶现在一脸温柔的撒娇,就好像情侣之间的求爱一般,让陈超恨不得当场直接化身为狼,狠狠的在沈清碟身上驰骋。

    而原本正打算用自己的美貌当武器的沈清蝶,看着陈超的眼神,从刚开始的淡然,逐渐变得火热起来,当下心里一阵发虚,原本还想进一步挑逗陈超一下,但是现在却突然不敢了。

    要是待会儿挑逗着把自己搭进去,那沈清蝶才真的是欲哭无泪,所以其脸色一收,当即转身便想走。

    但是沈清蝶走得有点太着急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脚下的台阶,脚步一下子踩空,整个人的重心顿时失衡,向着一旁倒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陈超一下子反应了过来,眼疾手快的迅速来到了沈清蝶的身边,将即将倒地的沈清蝶抱在了怀中,瞬间撞了一个香玉满怀。

    而沈清蝶在脚下踩空的瞬间心头一惊,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惊慌失措,随后在其身子倒向一旁的时候,沈清蝶整个人都吓得闭上双眼,心中默默祈祷,希望不会很疼。

    但是预想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沈清蝶只感觉自己一下子躺进了一个强健的怀抱当中,男性荷尔蒙的气息瞬间向其鼻孔一冲,竟然让沈清蝶一时之间变得有些迷醉。

    这个时候,沈清蝶缓缓睁开了双眼,对于自己没有摔到地上,心中庆幸不已,但是下一秒却反应过来,自己正躺在陈超怀中,整个人当即就想跳起来。

    但是看着眼前,陈超身上强健的肌肉,还有其身上随时随地都散发着男人气味,沈清蝶的脸色顿时变得羞红,浑身瘫软,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想不到这家伙还挺有料的嘛,这身材还真好。”

    躺在陈超的怀中,沈清蝶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陈超身上的八块腹肌和强健的肌肉,男人会为女人的身材而迷醉,而女人同样也会因为男人的身材而迷醉。

    刚才出于害羞的缘故,沈清蝶的目光一直集中在陈超的脸上,对于陈超的身材根本就没怎么注意,而现在躺在陈超的怀中,这才有空仔细打量起陈超的身材。

    感觉是相互的,沈清蝶仔细的感受着陈超的身材,陈超也同样可以感受到沈清蝶柔软的躯体,其身躯柔弱无骨,抱在怀中让人感觉到格外的舒服,而且随着刚才一翻倒地,沈清蝶胸前的领口不由开了一点,一抹惊心动魄的雪白,直接出现在了陈超的眼前。

    看着那一抹雪白,陈超顿时狂咽口水,一双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而且感受着怀中的身躯,陈超心中更是一阵火气上涌,身为处男的他,已经有点把持不住了。

    原本还躺在陈超怀中,害羞的沈清蝶,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什么东西顶着自己,让她一阵不舒服,心下一时的便想伸手去将背后的东西拨开,但是下一秒,当沈清蝶的手碰到那个东西之后,一下子瞬间秒收了回来,而陈超也在一瞬间傻眼了。

    他没想到沈清蝶竟然会去伸手抓它,而且它苏醒得太快了,陈超刚想离开的,却一下子被抓了一个现行,其脸色瞬间变得尴尬万分,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沈清蝶。

    而沈清蝶,此刻只感觉到一阵又羞又怒,其身形连忙从陈超的怀中跳了起来,随后冲陈超大骂一声,“该死的臭流氓!”说完之后,直接冲回了自己的房间。

    随着房间门重重地关上,一声巨大的响声将陈超惊醒,其一脸苦笑的摸了摸鼻子,“这叫什么事儿呀。”

    另外一边,医院当中,刀疤脸与他的一众小弟一个个鼻青脸肿的躺在医院,昨天陈超下手的时候可没有丝毫留手,比他超越常人三倍的身体素质,一拳下去,不说筋断骨折,但也绝对不好受,到现在,刀疤脸都还感觉到浑身隐隐作痛,并且随便一动,都能感觉到一阵阵剧痛从身上传来。

    “该死的家伙,老子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我要他死,我一定要那小子死!”

    感受着身上不断传来的剧痛,刀疤脸一阵愤怒的自言自语,一直以来在这一带刀疤脸都可谓是黑白两道通吃,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不仅被人狠狠揍了一顿,让自己在一众小弟面前丢尽脸面,而且还受了这么重的伤势,如果不出这口气,刀疤脸心气难平呀。

    就在刀疤脸想着要怎么报复陈超的时候,这时其身旁一个小弟突然凑过头来道,“大哥,那小子我们肯定要报复,不够您是不是忘了,还有那个女的。”

    被自家小弟这么一提醒,刀疤脸顿时想起了陈超的前女友张静,一切都是因为张静而起,要不是张静出钱让她去找陈超的麻烦,他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而且陈超与张静所说的情况中完全不一样,因此刀疤脸直接将张静与陈超划到一块去了,认为他们是一起的合伙来坑他。

    一想到这刀疤脸本来就已经愤怒至极怒火,更是一下子熊熊燃烧了起来,“你说的没错,如果不是那个贱女人,老子怎么会落到如此下场,你去带两个小弟把那个贱女人带过来,老子暂时对付不了那小子,我就不信,还收拾不了一个女流之辈!”

    听了自家老大的话,刚才出声那个小弟连忙应答了一声,随后快步走出医院。

    一个小时之后,刀疤脸所在的病房之中,张静被其手下的两个小弟左右架着一起走了进来。

    现在张静心中慌乱至极,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群人要来抓自己?不是让他们去对付陈超吗?

    当见到刀疤脸之后,张静直接冲到他脸大喊道,“大哥,我不是出钱让你去找那小子麻烦吗?你怎么找到我头上来了?”

    张静此言一出,刀疤脸的脸上顿时浮现一抹冷笑,随后冷声喝道,“你个贱人,还有脸说,要不是因为你老子怎么会落到如此下场?你看看老子这一身的绷带,说说吧怎么办!”

    被刀疤脸这么一说,张静当场就慌了,虽然他一直凭借自己的美貌,将无数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但是,将眼前这样的情况可不仅仅是靠美貌能够解决的,张静知道他今天若是不给出一个说法,恐怕想要完整的走出这间病房,就有些困难了,一想到这张静顿时浑身打了个哆嗦。

    “大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呀,那小子之前确实是软弱无比呀,谁能想到几天不见,那家伙就变得这么勇猛。”被吓得心肝俱颤的张静,直接开口,便向刀疤脸求饶,姣好的脸庞之上,一脸的楚楚可怜之色,当真是让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刀疤脸看着陈静这一副犹如小白兔般的模样,一双眼睛顿时眯了起来,开始上下打量着陈静,看着看着,脸上便露出了一阵淫.荡的笑容。

    而陈静看着刀疤脸的目光,身子顿时一颤,作为一直游走在众多男人之间交际花,张静对这种目光太熟悉了,她无数次的在别的男人身上见过,那是想要将她连皮带骨一起吃掉的眼神。

    果然下一秒刀疤脸一脸淫.笑地开口了,“你作为一介女流之辈,我刀疤也不是什么卑鄙下流之人,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不过你看我受了这么重的伤,一点劳务费你还是要给的吧。”一边说着刀疤脸脸上的淫.笑越来越甚,显然已经想到了什么不可言语的画面。

    张静见此连忙转头避过刀疤脸的目光慌忙道,“大哥,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求求你放过我吧!”

    “钱肯定是要的,但是别的补偿也不能少,看你姿色不错,勉强留下来陪我几天吧,要是把我服侍好了,这笔账我就和你一笔勾销,你看怎么样。”一边说着,刀疤脸的目光一边变得更加火热起来,看着张静曼妙的身躯,刀疤脸强忍住,将张静现在就就地正法的冲动等待着她的回答。

    而张静听的刀疤脸的话后,一颗心不断的下沉,虽然张静自己并不是什么好人,按照网上的说法来说,就是一个心机婊,但是也因为如此,张静见过太多像刀疤脸这样的人,别看刀疤脸现在一副好说话的模样,但是张静却很清楚,像刀疤脸这一类人那就是吸血虫。

    一旦沾染上以后,刀疤脸肯定会牢牢的缠着自己,想甩都甩不掉。

    可是纵然心里明白,张静也毫无办法,毕竟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除非张静真的想受到一番暴力的对待,否则乖乖屈服是她唯一的选择。

    想通之后,张静渐渐平静了下来,随后脸上浮现出一阵笑颜如花的笑容,对着刀疤脸一阵媚笑,“既然大哥看得上我,那我就陪大哥几天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