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无耻心机婊
    ,精彩小说免费!

    这就是基因增强剂?

    吃了会不会有问题?

    陈超眼睛睁得大大的,小声问了两声。

    谁知话音刚落,陈超就好像触电了似的,浑身痛苦的颤抖了几下。

    冰冷的声音响起:“能量体不可怀疑神级重生系统给出的任何奖励的真实性,否则会受到惩罚,这是第一次略施小惩。”

    我靠!抱怨两句也不行!

    陈超在心里嘀咕两句,他也相信神级重生系统不可能害自己,毕竟上次给的生物异变剂都是真实神奇的,他二话不说便张嘴将基因增强剂给喝了下去。

    味道有点苦苦的,又有点酸,总之很怪异。

    刚过两分钟,陈超的肚子‘噼哩叭啦’响了起来。

    “不好。”

    陈超发疯似的向卫生间冲去,刚把裤子脱了,‘噼里叭啦’的声音再次响起。

    “幸亏老子跑的快,不然可就拉在裤子里了。”

    陈超长长吁了一口气,吃了基因增强剂有这种反应,他猜想这肯定是在排毒。

    不知过了多久。

    陈超神清气爽的走出卫生间,接着没过两分钟,又跑进了卫生间。

    如此反反复复几次,陈超真的是拉得有点腿软了,浑身油腻,感觉好像有层什么东西糊在上面似的,他脱掉衣裤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

    站在大大的镜子前,望着镜中的自己,陈超呆住了,他被自己帅气的相貌给震惊了,嘴巴张得大大的一直合不拢嘴,如果说以前给他的相貌打分,只有六十分的话,那现在有九十分以上,而且最重要的是气质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这点让陈超很欢喜。

    对了,不知道那个地方大了没有?

    陈超向下看去,不由自主大笑起来,原来的小丁丁变成大丁丁,而且比他以前还要大,这是男人征服女人的本钱啊!此时此刻,陈超比完成了神级重生系统颁布的任务或者中了大奖都要高兴。

    就在这时,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能量体姓名:陈超,男,23岁,当前等级:一级。特长:无。技能:无。身体:强于普通人。力量:普通人的三倍。速度:普通人的三倍。健康:正常。性能力:半小时以上……

    陈超愣了几秒,对于最后一点他非常满意,嘴巴都快笑得合不拢了,不行,到了这个世界还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必须尽快找个极品美女萧洒一下。

    就在他意淫的时候,零号颁布了新的任务:“能量体得在一个月之内带领仙乐村的全体村民脱离贫困发家致富。”

    “啥,带领全体村民发家致富?”

    陈超被这个任务给惊到了,据他所知整个村有一百多户人家,除了个别几家稍微过得好点,其余的都生活的苦逼,在一个月内带领他们发家致富,这怎么可能?

    “零号,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能不能换个任务?”陈超苦着脸问道。

    “不行,系统一旦发布任务就不会收回更改。”

    陈超彻底傻眼了,刚才他还在幻想着以后的幸福生活,没想到神级重生系统这么快就给他来了个难如登天的任务,这他妈的是存心玩他吗?

    说一千道一万,现在拒绝不了只能接受,而且必须完成任务,否则又得丧失那种能力。

    这一夜陈超失眠了,绞尽脑汁的在想如何才能在一个月之内带领仙乐村的村民走上发家致富的小康之路。

    第二天,温暖的太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射了进来。

    陈超缓缓的睁开双眼,脑袋有点痛,他也不知道自己昨晚是怎么睡着的,但思考了那么久并没有浪费时间,他想到了一个可行的办法,时间紧迫,今天就必须动起来。

    他起身简单的洗漱一会,然后就出门来到村长的家里,和村长闲话家长一番,他很诚恳的把来意说了出来。

    村长奇怪的望着陈超问道:“小超,你要开恳那么多农田干什么,这牵涉到很多方面的问题,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要想清楚啊!”

    陈超知道村长是好意,其实他也不想这样干,因为有可能会暴露自己的秘密,但现在他被逼上了绝路只能拼了。

    “村长,我已经考虑清楚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不必担心,你只要帮我把村民们召集起来就行,相信我,你将来一定不会后悔做这件事的。”

    村长盯着陈超看了良久,他觉得陈超真是变了,再者也感受到他的诚意,最后点点头答应帮忙,带着陈超来到村公所,用办公室里的广播召集每家每户派个代表来村公所开会。

    一个小时后。

    一百多户村民的代表来到了村公所。

    村长在一旁给陈超介结了几个有份量的人,然后便静静的退到了一旁。

    陈超扫视所有人一眼,大声说道:“各位在场的都是我的长辈,多余的废话我也不说,我有件事想请大家帮忙,那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开恳出一百亩良田,当然我也不会亏待大家,每天每人三百元的工资,谁表现好还有奖金,等良田开恳好以后我还会雇你们种植,以后谁要是想在这里上班也可以……”

    开出的这些条件让在场的所有人全都心动不已,他们多数都没有多少文化,只能干一些体力活,一天最多挣个百多元,现在陈超每天开三百元,而且表现好有奖金拿,以后买东西还能有优惠,这是天大的好事啊!

    众人议论纷纷。

    其中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者长表所有人问道:“陈超,开恳一百亩良田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们这么多人的工钱每天就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你给得起吗?”

    陈超没有生气,也难怪有人会怀疑,毕竟谁都知道他破产的事,他大声笑道:“请你们放心,我既然这么做那就有钱支付你们的工钱,如果大家实在不放心,那我先把钱打到村长的账户上,由他按天数支配。”

    “陈超,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好,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我们干了,我们别的没有,有的就是力气,保证在最短时间内开恳出一百亩良田。”

    陈超满意的点头道:“我在这里谢谢大家了。”

    接下来,陈超把五万元转到德高望重的材长的账户里,然后就带着大家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

    不知不觉,夜色黑了下来。

    陈超在村长家里吃过晚饭就回到了家里,洗了个澡就睡下了。

    第二天,陈超正在做美梦,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谁啊!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陈超小声抱怨着揉着眼睛开了门,看见门口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大大的眼睛,乌黑靓丽的长发自然的垂在双肩上,精致的脸庞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

    她就是张静,陈超前身的女朋友,那个害得前身‘自杀’的女人。

    “陈超,几天不见,你不认识我了?”张静笑嘻嘻的伸出手在陈超面前晃了晃。

    陈超强行压住想痛扁张静的冲动,脸色沉了下来,盯着张静一字一句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张静愣了几秒,一时间她有点不习惯陈超对自己的态度,要知道陈超以前可是爱她爱得死去活来,不然也不会被她迷得晕头转身,可是现在陈超对她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了,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这让张静一时间很难接受。

    “陈超,我想你了,来看看你,我们进去好好叙叙旧。”张静望着陈超深情款款的说。

    想我?

    来看看我?

    陈超目光越来越冷,他要是信了张静的甜言蜜语就是天下第一大傻.逼了,如果他所料不错,张静一定是从哪听说了他卖兰花卖了很多钱,所以又想来敲上一笔,真是一个无耻的心机婊啊!

    张静不等陈超回复,满脸笑容的走了进去,放眼打量着四周,挺不错的,她现在有点后悔当初只用这幢别墅抵押了一百万,她今天之所以会来,那就是得知陈超一次性还了贷款,她就好好查了查,原来是陈超卖兰花卖了三百多万,这下她就真的坐不住立刻找来,还是想在陈超身上捞一笔。

    “陈超,卫生间在哪?”

    陈超沉着脸指了指,原本想将张静赶走的,但转念一想,这心机婊骗了前身那么多钱,必须好好打击报复,让她受到应有的惩罚,笑话,他陈超的钱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张静走进卫生间,从随身的挎包里掏出化妆盒开始精致的化妆,她认为陈超之所以对她的态度变了,那是因为这傻瓜对上次的事有点不高兴了,只要她好好打扮一下,然后再说些甜言蜜语好好哄哄陈超,这傻瓜一定会对她言听计从。

    这样想着,张静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哼着小调化完妆,摇晃着性感的小蛮腰走到陈超面前坐下,娇滴滴脆生生的问道:“陈超,你发现我哪里变了没有?”

    “没有,还是和以前一样。”陈超淡淡的说,他到要好好看看张静接下来要玩什么把戏。

    张静面色一变再变,想要发火又忍住了,嘟着小嘴撒娇道:“陈超,你再好好看看嘛!好不好?”

    陈超真心受不了,浑身打了一个鸡皮疙瘩,淡淡的说:“有事说事,没事我就去忙了,我每天都有很多事要做。”

    张静在心里哼一声,很会演戏的她脸上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望着陈超深情款款的说:“陈超,前次的事是我不对,希望你别放在心上,我有我不得已的苦衷,你原谅我好吗?”

    陈超知道张静口中指的前次的事就是那天约好去民政局领证而她却失约,最后失踪了好几天才出现,就是因为这件事前身受到巨大打击所以自杀了。

    “陈超,你说句话好吗?你这样不说话我心里好难受,我知道我错了,就算你打我骂我,我也绝对不会有半句怨言,只是求你别理我好吗?”张静挨近陈超,故意用坚.挺的胸部磨蹭着陈超,她就不相信陈超就不吃这一套。

    色诱加软语相求?

    陈超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如果是前身面对这一招很有可能败下阵来了,但他不一样,已经认清了张静这个心机婊的真面目,他要是再被骗了干脆一头撞死算了,陈超一把推开张静,淡淡的说:“以前的事过了就过了不要再提,说吧!你这次过来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张静愣住了,真的愣住了,她万万没想到陈超不吃这一套,陈超越是对她无情,越是激起了她要征服陈超的心,她强行压住怒火,废劲挤出几滴泪水,楚楚可怜的看着陈超:“陈超,不要这样对我好吗?我是爱你的,我们在一起有很多快乐的回忆,相信你肯定没有忘,让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陈超在心里冷笑连连,说实话他有点佩服张静无耻的演技,这样的心机婊一般的男人还真是见一个收拾一个。

    “我说了,过去的事过了就过了。”

    “陈超,你别这样好吗?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对那件事耿耿于怀,原本我不想告诉你的,但既然现在是这种情况,那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当初我们约好去领结婚证,我之所以没有出现,那是因为被我妈妈给控制了,她不允许我嫁给你,非要逼着我嫁给别人,我消失的那几天被关在一个亲戚家里不吃不喝抗议,最后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我怕我妈带人来找我,所以躲了几天才敢来找你,你不要生我的气好吗?求你了,让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这份演技也是没谁了!

    这份无耻也是没推了!

    典型的既要当表子又要立牌坊!

    陈超在心里冷哼两声,就在他要张口的时候,门口再次传来敲门声,他瞟了张静一眼,大步走上前开了门,只见门口站着一个比张静漂亮很多倍的女人,属于那种一看眼珠就再也拔不出来的祸水级别。

    “你是陈超吗?”

    “我是,你是?”陈超回答完,喉咙不自觉的滚动了几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