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一章 随手杀一人
    织田守腾空而起望着林远凡,抱拳郑重道:“林道,老夫织田守,无门无派,并不是香取名流之人。发生的事情我都了解了,香取名流往日是得罪了你,你想要报复无可厚非,但你们之间其实并不是什么深仇大恨,那些得罪你的的人你都杀了,心中的怒气应该消了不少。”

    顿了顿,织田守见林远凡面无表情,又继续道:“若是你能就此罢手退去,我愿意给你做个担保,保证香取名流之人从此之后不会有任何人再踏入华夏,更不会有任何人去楚州招惹你以及你的亲人朋友,若是有香曲名流的人敢违背,不用你出手,我就会将其斩杀,你看如何?”

    察觉到林远凡不是那么好对付,织田守心里生出了想要和林远凡和解的打算,毕竟这件事是林远凡和香取名流的冲突,和他的关系并不大,要是能不动手解决,那是最好不过。

    至于承诺,只要不立下魂誓,那就是几句空话,若是林远凡以后陷入了困境,他们可不会当真,定然要落井下石,现在这么承诺不过是权宜之计,给林远凡一个台阶下罢了。

    他觉得林远凡实力会比他们任意一人要高出一些,但也不会高出太多,他和香取无道两人联手定然会让林远凡心中生出忌惮,但是想要杀死一个实力和他们差不多的林远凡,难度太高,同样,他断定林远凡不会真的出手寻找不快,有台阶下肯定会下的。

    一旁的香取无道眉微皱,织田守的打算和他的计划有出很大的出入,完全没有和他商量过,他可是打算要将林远凡永远留下的,怎么能够妥协。

    无道正要说什么,却听到林远凡笑了起来,其中的讥讽之意不言而喻。

    “林道,你笑什么?”织田守不禁有了怒气,好像被林远凡给轻视了一样。

    林远凡面色一拉,冷声道:“你说我和香取名流没什么深仇大恨?他们敢对我的父母和朋友下手,若不是我及时出现,我的家人就要遭毒手,这种事情是你能说过去就过去?说和解就和解的?你是个什么东西?我需要你的保证?你也太看的起你自己了。”

    当时发生在楚州的事情将林远凡完全激怒了,太岁头上动土,要不是他赶了回去,那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不敢想象。

    一股惊人的杀气从林远凡身上出现,天色中带着一缕猩红,狂风在浅山之上肆虐,凶焰滔天。

    “父母没事,我才发了善心只打算毁灭香取名流,要是我父母有个三长两短,你日国整个武道界都不够陪葬的!”

    “林道!你太狂妄了,竟然敢不把我放在眼里!”织田守大吼,以他的身份和实力什么时候受过这等气,是人都有三分火气,被林远凡**裸的侮辱,他如何能不怒。

    身为结丹中期的气势全部释放了出来,刚才他说的和解的话语全部忘记,不再忍让,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他不能让人看不起看了,尤其是这个人还来自华夏,那就更不能了。

    于此同时,香取无道也跃起来到了织田守旁,望着林远凡郑重道:“林道,你不识抬举,给脸不要脸,你想死,我今天就成全你!”

    林远凡一笑,右手伸出手心向下,对二人做了个唤狗的动作,随意道:“出手吧,让我看看你们几百年修炼了什么不入流的神通。”

    “呀!林道,我要将抽骨剥筋!”

    织田守双掌合十,十指结印,嘴唇微动,念念有词。

    林远凡看着这一切,不动于衷,没有出手打断织田守的神通,想看看和华夏不同的日国经过千百年的发展究竟修行出了何等神通。

    一声撕拉的响动从上方传出,天空破了一个狐红色的大洞。

    大洞的另外一头,是一个巨大的储物法宝的内部,里面没有灵石和炼器材料,也没有法宝出现,而是两只妖兽。

    织田守并不怎么懂得炼制专门存放妖兽的储物袋,只能将普通储物袋改了一下,以便妖兽能在里面存活。

    那储物袋只有一种妖兽,狐妖。

    原本储物袋中的狐妖远不止这两只,而是有一群存在,只不过狐妖也需要修炼,耗费极大。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 织田守自己都没那么多灵力修炼,便实行了丛林法则,不再用外物喂养,使得储物袋中的狐妖为了生存不得不自相残杀,同类相互食。

    经过一个月的厮杀,最后留下两只实力同样强大的狐妖,谁也奈何不了谁,织田守非常满意,就将这两只狐妖都留了下来并定下了企契约,每日喂食血食,经过了百余年的喂养,终于将其养成了结丹初期圆满境界,成为了他的一大助力。

    而且这两只狐妖由于吞噬了许多同类和人类血食,极为的噬血凶悍,其天赋幻术神通也都觉醒了,尽管还没有达到结丹中期,但以其手段就算是结丹中期也需要谨慎对待。

    此刻织田守一出手就将两只狐妖放出,足可见他对林远凡的重视了。

    那两只狐妖速度飞快,一出现就绕着林远凡飞奔,在空中留下了串串残影,而后这两只狐妖也察觉出林远凡不好对付,因此直接就施展出了天赋神通。

    在林远凡身边突然毫无征兆地出现了一群国色天香的女子,轻罗慢舞,体态妖娆,各个的小脸蛋上都出现了一抹绯红,莺莺细语,媚态尽显。

    见林远凡不为所动,这些美丽的女子纷纷轻解罗裳,想要进一步诱惑林远凡,动摇林远凡的心神,让林远凡露出破绽。

    林远凡的视线被遮挡,在那些女子外出现了不少神通凝出的长枪,全部对准了林远凡。

    “还是太年轻,实力强大又如何,心智不坚,注定在修真这条残酷的路上走不远。”

    织田守嘴角微翘,觉得林远凡肯定是中了自己狐妖的幻术,沉迷于美色之中无法自拔,不然的话早就该反击了。

    然而这还不算完,织田守再结新印,神通涌现,他身前出现了如同鸟羽般的光波,这些光波不断聚集在了一起,威能变得强大了许多,为了不让林远凡察觉,织田守还特意将这神通的气息给隐藏了,为的就是出其不意。

    “看来老夫今天也要动用全力了,这把老骨头折腾不了几会了。”

    摇了摇头,香取无道可不会放弃这样的难得机会,将略微有些佝偻的身子挺直,右手轻握刀柄的那一刻,他的那种老弱的感觉尽去,浑身上下散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荒木拓紧紧压住鞘中长刀,由于上官无道的凝聚的刀势,他的佩刀都受到了影响。

    “老师!老师要拔刀了!一百年了!距离老师上次拔刀已经过了一百年!只要老师出刀,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就算是拦路的是上帝和释迦摩尼,老师也能斩开!”

    荒木拓神情振奋,眼中有着火热,那是无上的尊敬和崇拜。

    外面两人都到了爆发点,马上就要展开雷霆攻势,然而林远凡就好像是真的陷入到了狐妖的幻术之中,在空中动也不动,神通都没展现,毫无防备一般。

    织田守和香取无道两人相视了一眼,点了点头,下一秒,就是杀招。

    织田守右手一指林远凡,冷声道:“神动——玄羽波!”

    一声毕,在他身前的巨大光球立刻朝着林远凡冲击过去,和龟派气功颇有几分相似。

    同一时间,香取无道气势来到了巅峰,一步踏出,身子直奔林远凡,在距林远凡三丈之时,他右手一旋,刀光闪过,长刀顷刻出鞘。

    “居合极意之——断云!”

    整个天空之上掀起了一阵刀气狂澜,就连地面的山林被刀气的末梢席卷,石崩树断,地面上出现了一道深达三米的沟壑,而这只是刀气的些许末梢。

    两人施展神通之时,那将林远凡包围的神通长枪也爆发,全部朝着林远凡刺去,封死了林远凡的所有退路。

    为了杀林远凡,他们二人一开始就动用了全部实力,不想给林远凡留下反击的机会。

    那些环绕着林远凡的女子身后出现了一团耀眼的白光,随后白光将那些女子淹没,撞击到了林远凡身上。

    那狂暴的一道剑气也划破长空,准确无误地斩到了林远凡身上。

    轰鸣和爆炸在空中响起,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好似一个大型军火库爆炸,剧烈的波动传遍了数十公里,下方的山林被爆炸波及,一大片区域直接变成了废墟。

    耀眼的白光让人睁不开双眼,波动一时未能停歇,众人都还无法探查里面的情况。

    隔的有一段距离的荒木拓身子都在这波动下难以站稳,被吹地倒退了去,胸腹发闷,但他脸上却更加振奋了。

    “太强了!老师和织田守先生太强了,二人联手,世界上绝对没有人等挡得住这一下,就算是被夸大为最强之人的林道也不行,只怕现在那林道已经什么都没剩下了,有二老在,我日国武道界可傲视天下!”

    “无敌!老祖无敌!”

    “老祖无敌!”……

    香取名流里的门人齐齐恭祝,为香取名流的强大感到深深的自豪。

    香取无道十分满意,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笑容。

    “这就是无敌么?还真是让人笑掉大牙,夜郎自大。”林远凡冷漠的声音爆炸的区域里传了出来。

    “怎么可能?”香取无道吃了一惊,刚才那一刀他动用了全力,绝不是什么人能够轻松接下的。

    两人望去,只见一阵狂风在天空吹过,林远凡的身影再度出现,衣衫完整,连一个破角都没有,哪里像刚被两大神通攻击过的样子。

    “我明明砍中你了。”香取无道难以置信道。

    “是你们太弱了。”林远凡摇头,就算他站在那里让二人这么进攻,哪怕一百年,对方都不可能将他的防御神通破开。

    “我到底招惹了怎么一个对手?!”

    织田守头皮发麻,吓的往后退了一步,他自认绝对接不下这等神通,可林远凡做到了,还无比的轻松,毫无费力之感,见微知著,他不是傻瓜,明白自己绝不可能是林远凡的对手。

    “无道,你们的事情我不参与了……”

    织田守一招还停在空中的妖狐,身子同时向后退去,想要逃离这片是非之地,逃离林道这个是非之人。

    “我的事情你想参与就参与,想离开就离开?”林远凡了冷漠道,“世上那有这样的事情,你还是留下吧!”

    林远凡右手一挥,空中出现了三柄长剑,瞬息而发。

    织田守只感受身后有一股冰冷的杀意,一回头,刚好看到一柄长剑急刺而来,事无可挡。

    “不!!”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林远凡出手对付他自不会落空,长剑从后刺穿了织田守心脏,其上的剑气将他体内斩碎,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他的那两只狐妖也没能逃离,被一剑斩成了两段。

    “这不是真的!”下方荒木拓身子颤抖,林远凡只一挥手,那看起来极为强大的织田守就这么死了,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想到了什么,荒木拓急忙去找老师,害怕老师也被林远凡给杀了。

    此时的香取无道趁着林远凡杀织田守的时候重新回到了浅山山顶,正站在那个小木屋上。

    “太可怕了,他绝对达到了结丹后期巅峰的实力,不然做不到一招就杀死织田守。”

    “下一个就是你了。”林远凡低头盯着香取无道,缓缓道:“我在这山中察觉到了众多残魂以及一个封印,这些东西应该只有你才能开启吧,想必这就是你的信心所在,快让我见识一下吧,不然你不会有任何机会了。”

    香取武道心中大惊,没想到林远凡竟然能够看头这片墓地中蕴含的玄机,只是然他有一点不明,这山中并没有封印,为什么林远凡要这么说?

    “难道他是想让我心存怀疑不敢动用最后的手段?”

    摇了摇头,香取无道没时间去想那么多,不管林远凡意欲何为,他都要走出这一步了。

    “林道!这是你逼我的!你确实比我预料的还要强大,但你今天依旧离不开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