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章 再会香取名流
    最快更新最强修真在都市最新章节!

    北太平洋上,一阵长长的呼啸声在鲜有人迹的海空上响起,一艘隐藏了身形的黑色飞舟在昏暗的空中急行,就算有人察觉到了空中的异常也看不到,最多心里疑惑一下。

    林远凡盘膝坐在飞舟最前方闭目养神,先前的战斗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影响,就算是那枚在他身边不远处爆炸的核弹丢也没能让他使用出全部实力。

    对于这一战造成的影响林远凡没有太过关注,什么最强者的虚名他更是不屑一顾,不管别人怎么说,他的实力已经是站在了地球的最巅峰,不会因为外人的任何话语有所改变。

    黎明已至,一缕阳光从远处照射到了他的身上,暖意流转,林远凡睁开了双眼,见到了橘红的太阳从海平面上缓缓升起,光明驱逐了黑暗。

    林远凡微微扭头看了一圈远处显出一丝弧线的海平面,不禁摇了摇头。

    “现在的地球对我来说还是太小了,我不可能也不会永远只待在这里。”

    地球对普通人而言已经非常庞大了,绝大多数人都不曾看遍和游历过整个星球,只是生活在一片固定的区域,过着相同的生活,碌碌终生。

    然而对修炼之人,尤其是像达到了林远凡这种实力境地的修士,他们的眼界和能力已经能够在天地间纵横翱翔,不拘一格,天地在他们眼中无形地变小了许多。

    林远凡早就有了离开的打算,所以这么多年来,他在地球和灵渊都一直在收集各种珍稀的炼器材料,费尽心思,为的就是想要收集够炼器材料,炼制出能够横渡星空的星罗盘离开地球。

    在灵渊的最后时间,林远凡斩杀了四个元婴修士,得到了许多宝物,再加上他洗劫了灵渊多个势力和大城的资源,已经得到了能够炼制星罗盘的所有材料,而他也确实打算炼制星罗盘。

    星罗盘是一种级别非常高的特殊法宝,炼制的方法和手段极为繁复,哪怕是最低等级的星罗盘也需要化神期的修士才能炼制。

    不过林远凡并非常人,虽只有元婴后期的实力,但也还是能想出了方法进行星罗盘的炼制,就是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做到罢了。

    原本林远凡计划这段时间进行一下尝试,将琐事放在后面处理,结果出了两大组织对他挑衅的事情,这才让他不得不腾出手和时间来处理。

    既然事情已经开始了,那林远凡也就灵活一下,计划将这些事情马上处理完毕,免得以后被这些无关紧要的琐事分心。

    抬头看向某处方向,林远凡喃喃自语:“应该要到了。”

    没有过多久,海面上出现了不少的私人游轮和航船,变得有生气了些,而林远凡也看到了海岸线以及陆地上的繁忙城市。

    米国,地球上现存的唯一一个超级大国。

    今天,这里成为了林远凡的目的地,他来米国境内自然是要将曾向他挑衅和出手的势力和组织毁灭。

    关于米国兄弟会和另外两个组织的情报林远凡早就从特殊事件处理部那里了解到了。

    这次他可没有心情和那些组织戏耍什么,也不会让对方有时间再准备了。

    ……

    日国,江户,香取名流神色所在地浅山。

    山顶上墓碑依旧,小屋静立。

    微风在山林拂过,一身黑色和服的荒木拓沿着山间小道急匆匆地小跑上了山顶。

    这已经是他三天里第二次登上山峰了,在以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发生事情,而现在他却不得不都这么做。

    此时他的脸色很难看,心绪不宁,再没有了往日的从容。

    他最近连续两次登上山顶都是为了一件事,和一个人有关。

    “荒木,又是关于那林道的事情吗?他又做什么让你们慌张的事情了?”木屋中的老者平静的问道,依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荒木拓咽了一下口水,颤声道:“老师,我们的情报部门得到消息,那林道前不久出现在了米国境内,不到半天时间,兄弟会、沉默者、暗夜这三个组织被林远凡给铲除了,其核心人员全部身死,现在这三个组织现在恐怕已经成为历史了。”

    老者沉声道:“那林道,当初只是一个小小的火苗,本可以被你们掐灭,如今却燃成了熊熊烈火,将武道界燃烧的千疮百孔,现在更是威胁到了我们的存在。”

    不到三天时间,林远凡先消灭了死亡社,维京旗帜和秘痕,现在又在美国消灭了另外三个老牌的地下组织,因为林远凡的疯狂举动,如今多个地方的武道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当初参与楚州之事的七个组织有六个在三天的时间被林远凡抹掉,荒木拓无比清楚,林远凡的下一个目标必定就是他们香取名流,香曲名流曾经多次和林远凡发生过矛盾,以林远凡的狠辣,他绝不相信林远凡会放过他们香取名流。

    说不定现在对方就在来的路上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以林远凡的速度从米国到江户,恐怕用不了多久,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哪怕没有亲眼见过林远凡,但林远凡这些天的一连串战绩真的让他感到了深深的恐惧,连强悍的结丹修士和原子弹都不能将林远凡杀死,他真的不知道在这世间上还能有什么人能够战胜林远凡。

    以前荒木拓对自己的老师有着绝对的信心,可见识了林远凡那无人匹敌的强大,他的信心也动摇了,老师也是结丹修士,但是林远凡确实在死亡谷杀了结丹修士,这让他心里不禁对老师能否和林远凡一战产生了怀疑。

    如果连老师都不是林远凡的对手话,那传承了一千二百多年的香取名流只怕也会和其他势力一样被林远凡给抹掉,没人能活,那是最坏的后果。

    “荒木,你的声音有些颤抖?是害怕了吗?”老者问道。

    荒木拓赶紧对小木屋的方向深深地拜道,恭敬道:“我不惧怕死亡,只是为我香取名流的未来感到担忧。”

    “香取名流的未来?”老者声音一顿,正声道:“荒木,你看看四周,这里的八百英灵都是我香曲名流的守护神,我香取名流一千两百年不曾经断绝,之后的一千两百年更不可能断绝!”

    “香取名流万岁!老师无敌!”荒木拓大声道。

    好像是知道荒木拓的担心,木屋的老者又说道:“地球上的最强者?那林道依我看没什么了不起的,被他杀的拜伦只是一个假丹修士,就算借助外力短暂突破到了结丹初期也没几分本事,杀他,我只需要一招,而林道能在核弹的爆炸区域存活我同样能够做到,算不得什么本事,至于美国那几个组织,徒有其表,外强中干,结丹修士都没有,怎么可能挡得住那踏入到了结丹期的林道。”

    “师父,您看那林道现在达到什么实力了?”荒木拓认真地问道。

    木屋中的老者认真道:“根据我的推断,那林道的境界应该和我一样,结丹中期,不然做不到这一系列事。但结丹中期也有强弱之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踏入结丹期,恐怕是强行提升,不足为惧。他若是真敢来这里,我定然叫他有去无回,而且我还请了一个帮手,双重保险,这一次绝不会给他任何机会!”

    “老师,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荒木拓兴奋道。

    ……

    与此同时,林远凡已经做完事情从米国离开了,其最后一个目标正是江户的香取名流。

    多年的纠葛早晚要解决,林远凡对香取名流并不陌生,正是因为熟悉,他才会将香取名流留在最后。

    不紧不慢,林远凡独自一人穿行在天空之上,这些事情都是因他而起,与他沾染上了因果,这般因果还是要斩断,他不想再和对方在有任何交集。

    他相信,只要这七大组织被他抹平,以霸道震慑世人,那从此以后将不会再有任何人敢对他的朋友和亲人下手,不会再有这样的麻烦了。

    没用多长时间,林远凡就从米国来到了日国江户。

    浅山外,林远凡出现在半空,在香取名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流周围的一大片范围都是山林,没有普通人存在,都是香曲名流的门人看守。

    林远凡此行没有遮掩的打算,要做就做的光明正大,杀这些人还要小心翼翼可不是他的风格。

    他刚一出现,处于最高警戒状态的香曲名流众人就发现了,一些玄境以上的修炼者立即腾空,各自取出法器将林远凡团团围住。

    这些修炼者都知道出现在面前的谁,也明白凭他们无论如何也拦不住林远凡,但是荣誉和使命感让他们不得不飞了出来。

    林远凡身上只有一些气势,不过他身上的那股煞气却让人心惊胆战,仿佛能让靠近之人看到尸山血海一般的景象,心智不坚者根本就受不了,容易被刺激失去理智。

    有两个香取名流的人就这样被林远凡身上的煞气侵袭而乱了心神从半空中落了下去。

    没有看这些连筑基都还不是的人,林远凡的目光从始至终都是落在山顶,在那里他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波动。

    林远凡神识扫过整片区域,发现了山顶上的墓碑,嘴角微翘,默道:“有些意思,这香取名流还真有些不同之处,但依旧不会是我的对手。”

    “我远道而来,二位难道不出来迎接一下我么?”林远凡恢弘的声音响彻山林,神社和山顶之人都清楚的听到了。

    “若是有朋远来,我香取无道自然欢迎,可你!杀我香取名流多人,如今更是携恶而来,难道你还指望我会欢迎你吗?”

    木屋打开,一个面容枯槁的黑袍老者慢慢走了出来,他左手抓着一柄长刀,走一步,脚下的木屐就会发出一声清脆的踏地声。

    他脸上死气沉沉的,看模样年岁已经非常高了,说不定再用几年就会陨落,但是在他这副苍老的身躯里却藏着一股世人少有的强大力量。

    他的名字是无道,香取无道!偌大的香曲名流只有一人能姓香取,因为他是香取名流的最强者,只有最强者才配拥使用“香取”作为名字,这是香取名流千百年的传统。

    香取无道抬头望去,看到了林远凡,十分的不喜,瞬息间身上的气势爆发朝着林远凡碾压而去。

    “你叫林道,我叫无道,今天就是死期,你注定要死在我的手中,这是你的命运!”

    于此同时,另外一股结丹中期的气势从山的另一侧爆发出来,两股排山倒海般的气势从不同的方向朝着林远凡挤压,想要将林远凡嚣张的气焰压下去。

    荒木察觉到了两股气势的宏大,精神振奋,信心满满,暗道:“老师果然是将织田守先生都给请来了,二个结丹中期的大高手联手打一个,那林道绝对没有幸免的可能。”

    林远凡向前一步踏出,一股波纹从他脚下散出,两人的气势便被这股波纹给抵消了,而将他包围的那十多个玄境根本就受不了,全身爆出鲜血变成了朵朵血花在天空绽放了。

    林远凡笑道:“两个结丹中期,很好,随便一个都比那个拜伦用外力提升上去的境界要强,论实力的话你们是七个组织中最强的,只是这依旧改变不了你们的命运。”

    香取无道瞳孔微缩,林远凡这一挥手就显出几分门道了,绝不简单。

    “这林道的实力和我的推测有些差错,还要强,但也没那么离谱,应该还没强到结丹后期的地步,不过就算他真的是结丹后期今天也要死在这里!”

    想到这里,香取无道稍微松了一口气。

    刚才没有第一时间出现的另外一个结丹中期种现身了,是一个独眼老者,他名为织田守,是日国的另外一个结丹修士,和香取无道构成了日国武道界的武力巅峰。

    织田守一直隐居山林,并不关心外界的事物,香取无道找到他说明了林远凡的事情,让他认定林远凡将会毁灭日国整个武道界,他才会选择来到这里。

    先前织田守认定自己一方胜券在握,就算是华夏武道界的昆仑和无极两道的结丹修士前来挑衅也不可能赢,可现在林远凡带给了他不小的压力,事情只怕没那么简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