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五章 死亡谷
    “你们听说了吗?俄国的死亡社和大英的维京旗帜联合在一起向那林道发出了战帖,又会有一场好戏看了。”

    “武道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当然听说了,那两大组织还真够嚣张的,竟然敢进入华夏跑到楚州对林道下战帖,当真是张狂,而那林道也是个人物,必定不会拒绝。”

    “这两大组织在世界各地横行了了几百年,实力不容小觑,当然有狂妄的资本。”

    “尽管这两大组织实力强大,但依我看,他们这次是碰上硬骨头了,那林道自从走入武道界以来就从没失败过,无一败绩,上次更是一举杀了多个世上有名有姓的强者,实力非同一般,而且他还有华夏的无极道做靠山,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恐怕被林道杀的人里面就有那两大组织的人吧,不然他们不会采取这种行动,至于到底谁会笑到最后,这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推断的了。”……

    众多修炼之人聚集在一起谈论最近发生在武道界的大事,关注度最高的非林远凡和那两大组织的纷争莫属了,世界上许多人都很在意这件事情的结果,因为这将会涉及到多个地区的实力平衡,很有可能是修真界一次重新洗牌的契机,牵连颇大。

    世界多地的地下赌场纷纷在此事上设立了赌局,许多人都参与了其中,只是选择那两大组织胜出而林远凡身死的人比较多,哪怕林远凡的战绩可圈可点,但大部分人还是原因相信老牌组织的底蕴和实力,不太看好林远凡这个新起之秀。

    两大组织这些天可没闲着,发布命令将分散在世界各地的高手统统召集了回来,林远凡给了他们极大的压力,担心实力不够,两大组织还用极高的财物和珍贵的修炼资源雇佣了数个实力不俗的散修,准备一同联手将林远凡斩杀。

    当初参与楚州之事的另外几个组织有的派人参与其中,有的打算在一旁观摩,想要摸透林远凡的手段,要是这次行动失败了,也能让他们得到关于林远凡的重要情报,好做出针对性的准备。

    事情闹得极大,不仅是各地的宗门和道派被惊动了,许多国家中的隐秘力量也在暗中行动了起来。

    死亡社和维京旗帜是臭名昭著的黑暗组织,在世界各地制造事端,暗杀,绑架,抢劫……而且针对的都是重要人物,对多国造成了严重的后果。

    所以和这两大组织有仇怨的人不再少数,这些人也暗中也联合到了一起,准备趁着这个机会对两大组织展开打击行动。

    山雨欲来风满楼,整个武道界都因为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而暗流涌动,原本平衡的格局因为林远凡的强势介入而陷入到了将要崩溃的边缘,或许很快就要被打破了。

    由于林远凡说过这件事他会亲自处理,因此特殊事件处理部和昆仑无极两道都没有派人出去,在见识了林远凡的实力后,他们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外界风传不断,林远凡却平静的很,不会在意那些人精心准备的阳谋,在强大的实力面前,挣扎不过是徒劳而已。

    ……

    三天时间悄然而过。

    死亡谷,位于俄国远东最大的半岛堪察加半岛之上,其上分部着不少火山,有的陷入沉睡,有的仍在活跃,其地貌颇为独特,环境条件十分糟糕,并不适合人居住。

    而在半岛上有一个极其特殊的地方,被称为死亡谷,和百慕大三角,死神岛,大西洋墓地这些神秘危险的地方一样因充满了危险而为人所知,飞禽走兽踏入其中便无法再出来,人类也是如此,为生灵的禁地,凶名赫赫。

    山谷中白骨累累,数以万计,每当阳光照入山谷,白骨便会在阳光下闪烁,哪怕是艳阳高照也会让人全身发寒。

    往日死亡谷一片死寂,不会有什么响动,可今天这里却一反常态,破空声从一大早就开始了,一直没有停歇,已经不少人来到了死亡谷的外围。

    敢来这里,这些人自然有几分本事,至少都是玄境及以上修为,其中大部分部分是想亲眼见证修真界又一大事的好事者,看热闹不嫌事大,全世界都一样,剩下的小部分则是参与楚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州之事其他几个组织的人。

    这只是死亡谷的外围区域,在山谷的核心区域有一处大的坑洼地,没有任何植被覆盖,这地方较其他地方平坦了许多,此刻正一大批人在这里面,最为引人注目的则是位于人群最前方的十人,九人环坐在这片缓地周围,一人位于最中央。

    位于此地的所有人自然是死亡社和维京旗帜阵营的人,众人此刻闭目沉思,心无外物,时刻准备着。

    环坐的九个人身上都散发出筑基期的波动,实力不弱,当然是相对其他人而言,他们的身处的方位有几分玄妙,似有几分真意在其中,一般人无法捉摸的透。

    那被人群环绕的那人与众不同,身上竟有一缕结丹期的修为,可要和真正的结丹修士想比较还是差了许多,但筑基后期甚至巅峰却达不到他的高度,其境界已是呼之欲出,假丹期。

    为了对付林远凡,两大组织不敢有任何的松懈,下了血本,全力以赴,连他们最强大的假丹修士都来了,为的就是将林远凡这个大难题在这里解决了。

    太阳从东升到此时高悬头顶,时间已经过了接近五个小时,然而所有人等待的林远凡还没有出现。

    “那林道在搞什么?还不现身?难道是看到拜伦在这里怕了?”

    “他是忘了还是怎么的?不敢来?这岂不是放我们鸽子,让我们白等了吗?”

    “不一定,说不定那林道现在就混在人群中,见到对方人多势众,没有胜算,恐怕就这么躲着了。”

    “那我下的五亿美刀的注岂不是要打水票了?”……

    不满的话语在观战的人群中传开了,就算众人身份不低,耐性不错,可还是不由地急躁了起来,如此重要的时间和场合,林远凡居然还不出现,不免让人怀疑他是害怕不来了。

    于外界的纷乱不同,山谷里的人依然能沉得住气,对别人来说这可能只是一场恢弘的演出,但对他们而言却极有可能是生死之事,容不得任何差错。

    一阵微风吹拂,太阳的光线不知为何变弱了一些。

    那位于山谷中心的老者察觉到了什么,猛地站了起来,抬头看向太阳,准确的说是和太阳存于一线的林远凡。

    随着老者的动作,四周的九人全都站了起来,手中掐着同一个诀,时刻准备采取行动。

    “来了!”

    “林道来了!”

    “他终于出现了,这一战看来怎么也无法避免了,不知道他和拜伦到底谁强了。”

    原处的众人神情激动,双眼放光,之前林远凡许多时间都待在楚州,极少在人前露面,武道界中亲眼见过林远凡的寥寥无几。

    尽管在外界流传的有林远凡的照片,但那都已经是十年前的面貌了,并不准确,如今这些人得见在武道界闯下偌大威名的林远凡,自然心绪难平,羡慕,嫉妒,仇恨……

    率先发现林远凡的老者一身黑袍,较长微卷的黄发随意地搭在而后,微起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丝残忍,他正是拜伦。

    “林道!”

    一声惊雷从拜伦的喉咙中发出,山坡上簌簌地滚落了一些碎石,威势不小。

    “你杀了我唯一的儿子,今日我要将你千刀万剐!”

    音浪翻滚传播到了远方,空气剧烈波动,远处众人只觉脑海发闷,身子有些不稳。

    在楚州被林远凡杀的人中有一个正是拜伦的独子,他怎么也没想到儿子就这么死了,心中悲痛万分,誓要替儿子报仇,今天这里的事情正是他一手促成的。

    林远凡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一副慵懒的模样,哪里像是来和人决斗要进行生死厮杀的模样。

    至于对方说的什么儿子,他杀的人不少,没记住那些人的脸,也不知道真杀没杀,不过这没什么要紧的,都这份局面了,杀也就杀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n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   神识一扫,林远凡便看出了这些人打的什么注意了,在这山谷中存在着一个复合大阵,通过某种奇妙的法术,能够将大阵中所有人的修为聚集到中心阵眼那人身上,从而能够让这假丹修士具备更高修为的实力,甚至有可能达到结丹期。

    林远凡摇了摇头,百无聊奈道:“我还以为你们会有什么手段,原来就这样,太让人扫兴了。”

    拜伦跃起来到半空中,脸上青筋暴起怒吼道:“狂妄!林道,你也太看的起自己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周年,记住杀你的是我拜伦。”

    声音浩荡,如惊雷震动四方,于此同时,下方的众人齐齐一吼,强音震荡,地面都微微颤动,阵法也随之被激活,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淡蓝色细线从众人的身体中引出最后全部灌注到了拜伦身体中。

    尤其是那九个筑基修士,输出的细线比其他人要粗要明亮,已是全力而为。

    林远凡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并不着急出手,若是就这么一下将对方给杀了就太没趣了,要让对方展现出最强的实力,在巅峰的时候突然跌落,这才是最让人心碎的事情,才能彰显出他的实力,以达到震慑世人的效果。

    众人的修为涌入到了拜伦体内,一股难掩的气息从拜伦的身体中扩散而出,他的衣袍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气息,直接被自身之气撕裂成了碎片。

    他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强大的身体,如奔涌大河般的庞大灵力,低吼一声,修为直线上升高,竟冲破了假丹和结丹的壁障,暂时拥有了结丹初期的修为。

    拜伦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得意道:“林道,我很意外,你竟然不出手阻止我,我还准备了几个手段都没使用,此刻我踏入到了就结丹,你就算是想阻止也阻止不了了,后悔也来不及了。”

    “结丹期,我的天,世上居然真的有人能够达到这种境界!”

    “强大,太强大了,只感受他的气息,我身子都颤抖了起来,有种要臣服的感觉。”

    “那林道太托大了,看他现在怎么打?”

    “一代天才只怕要栽在这里了,恃才傲物终有报。”

    观战的人群见拜伦气焰滔天,心中已经认定林远凡输掉九分了。

    “出手吧,你的时间不多了。”

    林远凡笑着摇了摇头,别说一个靠外力一时勉强提升的结丹初期,就算是十个,百个真正的结丹初期也无法对他造成什么威胁。

    感受到林远凡的轻视,拜伦大怒,双手对着林远凡一拍,两个巨大的手掌虚影出现,好似要将林远凡拍碎一样。

    林远凡食指在身前一点,一股波动如水纹般散开,那两个巨掌马上就破碎消失了。

    拜伦微惊,不敢再托大,确实如林远凡所说,时间不多了,借助外力保持结丹期的境界的时间不会太长。

    一拍储物袋,拜伦取出一个巨大的十字架,对着林远凡猛地一扔。

    十字架上蕴含的威能不小,可林远凡右手随意一挥,那十字架便被弹开深深地插入到了山谷旁的石壁上。

    拜伦瞳孔急缩,吓了一跳,急忙将十字架法宝取回,然后双手将十字架的长端抱住,另外一端对着林远凡,一声大喝,全身猛地发力,身子在空中带起残影,向着林远凡直直地冲了过来。

    “无用功!”

    林远凡还是没其他的动作,只是一挥,拜伦连同十字架一同被拍到了石壁上,深深地嵌了进去,在石壁上露出了一个人形的石坑。

    远处观战的众人没人再说话,下巴都惊掉了,看的呆了,不敢相信看到的花名,怀疑是不是眼花了,强大的结丹修士怎么会这么的弱?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拜伦踉跄着从石壁里冲了出来。

    “你太弱了而已。”林远凡摇头,“还以为你能给我带来惊喜,看来是我高看了你了,事情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