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章 解决
    “公子,是他,就是他对我们出手的,要不是我们跑的快,恐怕就再也见不到公子您了。”

    门外大街上,刚才被林远凡喝退的周熊等人这时再度来临,人数变多了些,气焰高涨,在他们这群人中有一个年轻的男子的身影格外醒目,一身顶级名牌,走路大摇大摆,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轻蔑,似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外面的声音当然引起了安家等人的注意,见到是那男子到来,几人心中是又惊又惧,他们安家会落到如今的凄惨境地全拜此人所赐。

    “袁阳!”安柔恨的咬牙切齿道,眼中有怒火要喷出来,她丈夫之死与此人脱不了干系,要不是袁阳,安家不会支离破碎,受尽了艰辛。

    安宁见到这些人,吓得赶紧躲到了林远凡身后,小心翼翼地露出半个头,有些害怕道:“大恩人,他们都是坏蛋,大坏蛋。”

    林远凡摸了摸他的头,而后侧过头朝那几人看了去。

    “先生,小心,这袁阳是宗师小成的高手,十米之内可杀人于无形,据说在他的背后还有更加厉害的高人,他袁家正是因为有了这个靠山才敢在常州搅动风雨,肆无忌惮地吞并其他家族,害得我安家落到今日的田地。”安家的老爷子对着林远凡轻声提醒道。

    “宗师高手么?”

    林远凡一笑,这种实力的人对普通人而言强大到无法战胜,可落在他眼中却和蝼蚁差不了多少,而且还是最小的那种,只要他愿意,弹指可杀。

    那些人大步走来,很快便在大门口停了下来,被众人簇拥的袁阳看见了倒在一旁墙下的手下,冷哼了一声,心情变得很不好。

    周熊身子一颤,谄媚道:“公子,当时我们已经将公子您的大名报了出来,可他还是将粗暴地打了我们一顿,他还说,还说,您算个什么东西?”

    “嗯?”袁阳瞥了一眼周熊,有了怒气。

    “公子,这不是我说的,是他们说的。”周熊急忙指向林远凡,添油加醋,祸水东引,希望袁阳能为他们出头。

    他相信以袁样宗师小成的实力和背后的身份,肯定能够震慑宵小之辈,没什么人敢轻易得罪袁阳。

    “一群没用的东西,交代的事情都处理不好,还要本公子亲自出马,我要你们有什么用?”袁阳冷着个脸教训道,随后扭头盯着林远凡,不怀好意道:“这些奴才没什么本事,但毕竟是我的狗,打狗也要看主人,阁下是不是管的太宽了些?难道不该给我一个说法吗?”

    袁阳平日虽然十分骄横,不过在碰到武道界同道中人的时候还是会先礼后兵,不会随便将事情闹大。

    林远凡一笑,随意道:“我做的事还没什么人敢跟我要说法,你的胆子不小。”

    听到林远凡如此强硬的态度,袁阳眉头紧皱,很是不爽,冷笑道:“阁下当真是好大的口气,你可知道我的身份?你给我站稳了,可别被我师父的名字吓倒了,告诉你,我师父乃是雷彪,宗师巅峰的强者!此刻就在常州城里。”

    说到后面,袁阳的声音都提高了许多,很是自豪,相信凡是在武道界混的人都应该听过自己师父的名声,必定会他几分面子。

    安家中除了安宁外的三人都被吓了一挑,宗师巅峰的雷彪,就算他们对武道界知晓不多,可对一些不能招惹的人物姓名还是知晓的,这雷彪就是其中之一,一个宗师小成他们都对付不了,更不用说宗师里最高深的境界了,根本就不是他们可以抵抗的。

    “先生,你还是赶快离开吧,那雷彪可不好招惹,既然他想要我安家宅子,我们给他就是了。”安柔好心地劝道。

    尽管知晓林远凡不简单,可她还是不认为看起来这么年轻的林远凡会是武道界成名已久高手的对手,林远凡为他们做的够多了,不想再让林远凡陷入到其中,引火烧身,那样就太对不起恩人了。

    林远凡轻笑着摇了摇头,毫不在意道:“这件事我自有分寸,你们看好就行了,不会有任何问题。”

    “小子,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敢大言不惭地说没问题?当真是死鸭子嘴硬。”袁阳冷嘲热讽道。

    见林远凡阻事,袁阳最后的耐心已经耗尽,从手中取出了一面小旗法器,准备对林远凡出手了。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 “让我杀了他吧,保证什么也不会剩下。”洛扶风请求道。

    林远凡微微摇头,没让洛扶风动手,杀鸡焉用牛刀。

    “你说你的师父是雷彪?十多年前我见他时不过宗师大成,如今十年过去,他突破到了宗师巅峰,地位和实力应该上升了许多。”

    林远凡缓缓开口,只是说到这里,话语突然一转。

    “但,就算是他雷彪亲自站到我面前,看到我也要抱拳躬身,大气不敢出,一句不敬的话也不敢说。”

    袁阳听到林远凡这看似狂妄的话,双目怒睁,大声喝道:“小子,好大的胆子,你以为你是谁?竟敢说这等狂话?你也太看的起自己了,要是我师父在真在这里,你敢当着他老人家的面说出这番话吗?”

    “有何不敢?”林远凡微微一笑,“不信你就把你师父叫来,看看我说的是真是假。”

    “我师父什么身份,岂是随便就能看到的。”

    林远凡这么说,袁阳就越觉得林远凡是在虚张声势,肯定就没本事,想借此将自己给吓跑,想到这让他更加坚定了对方实力不如自己的信心。

    林远凡摇了摇头,漠然道:“你不叫?那我来。”

    一股磅礴的神识林远凡他身上散发而出,瞬息间就将整个常州给笼罩了。

    袁阳心惊肉跳,哪怕他不到玄境,没有神识,但还是被这股奇特的感受吓到了。

    常州最豪华的酒楼上,雷彪正在和另外几个武道界宗师之辈推杯换盏,谈笑风生。

    “雷兄,那楚州林道的事情你可听说了?”一个中年男子问道。

    “他在楚州林家庄园一举斩杀多个筑基修士,这事情在整个武道界传的沸沸扬扬的,我自然听说了。”雷彪笑着点头肯定道。

    “雷兄,最近有不少同道中人都去了楚州想要拜访那林道,一睹其风采,我们也有此打算,想邀雷兄同往,不知雷兄意下如何?”

    “要说那楚州的林道,十年前我就见过了,那时的他还只是宗师小成,见到我还要称一声“雷爷”,那时的他,实力就已非同小可了,与多位宗师大成交手未尝一败,最后还赢走了我彩头。”

    雷彪一阵唏嘘,那时他就隐隐觉得林远凡不一般,但他还是没能想林远凡此后的种种举动,如今更是成为武道界有数的强者,他们想攀关系都攀不上了,心中难免会有几分懊恼和后悔。

    另外几人听到此时颇感新奇,便追问想要得到更多当初事情的细节,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颇为不错。

    就在这时,林远凡强大的神识覆盖到了这里,众人脸色大变,他们成就宗师多年,对更上面的境界也有些了解,能够猜到这是怎么回事。

    “雷彪,立刻到我这里来,不要让我久等。”林远凡冷漠的话语在雷彪的脑海响起,吓的他赶紧站了起来,随着林远凡的话语之后便是一段地理位置的信息,正是安家的别墅。

    “是他,是他。”雷彪身子发颤,听出了林远凡的声音。

    “谁?”众人面面相觑,疑惑不解。

    “林道!他就在常州!”雷彪激动道。

    “怎么回事?他不是在楚州吗?怎么会在这里?”

    雷彪没有再多说什么,赶紧离开了酒店,从林远凡的话语中他感受到了一丝不妙,他不敢违背,对方神通如此强大,不是他能够揣测的了,只能遵命行事。

    其他人将信将疑,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全都紧跟着雷彪赶了过去。

    安家大门处,袁阳死死地盯着林远凡,惶恐地问道:“你刚才做了什么?”

    “很快你就知道了。”林远凡不会说明,在院子里自顾自地坐在了洛扶风取出来的椅子上,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安家几人也不清楚林远凡在做什么,只能相信林远凡有能力解决这一切了。

    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气氛,袁阳突然觉得自己错判了什么,有了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想离开却又不敢,好像被某种神秘的力量给盯上了,让他不敢什么的异动,生怕惊动了什么。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不过他还是动了一点心思,将自己的定位发给了师父,相信师父一定会明白其中的意义。

    诡异的六分钟。这份诡异很快就被人给打破了,因为雷彪一行人赶到了。

    “师父,您可算是来了。”

    袁阳长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有了靠山就有了底气。

    雷彪急速奔来,看到了林远凡,一眼就认了出来,不会有错,只是让他意外的是自己新收的弟子怎么也在这里,不禁眉头微皱。

    袁阳小跑来到雷彪面前,手指着林远凡说道:“师父,这小子打伤了我的手下,还对您出言不逊,我正要教训他一番。”

    “糟了!!”

    雷彪心中咯噔一声,头皮发麻,脸色变得铁青无比,没有任何言语,右手成掌对着袁阳白净的脸就是一巴掌扇过去,这一下他用了十足的力道,袁阳被他一掌给扇飞了,在空中打了几个转才摔下来,口鼻都流出了鲜血,受了不轻的伤。

    “师父,为什么?”袁阳咳嗽了几下,艰难地开口问道。

    谁知雷彪看也不看地上的弟子一眼,而是抱拳对林远凡深深地躬身行礼,恭敬道:“雷彪教导无方,让这不长眼的东西打扰到了林……林兄,我定会好好惩处他,还请林兄息怒。”

    “师父,你一定是认错人了,这小子……”然而还没等袁阳把话说完,雷彪又是一巴掌,直接将他的门牙打掉了数颗,让他此时难再说出话来。

    “住嘴,林兄岂是你能妄自评论的。”

    雷彪心惊肉跳,生怕林远凡动怒,心中更是对袁阳咒骂不已,默道:“我传授你神通法术,可你竟然想要我死!你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招惹谁不好,招惹这个杀星。”

    人的名,树的影,林远凡能斩杀那些筑基修士武道界人竟皆知,其手腕之强横,行事如雷霆,雷彪明白自己是绝对承受不了林远凡的怒火,对方只需要一根手指头便能将自己杀死千百遍,不会有任何的反抗余地。

    刚才的这一幕让安家几人吓了一跳,本来以为袁阳的师父过来会为袁阳撑腰,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似乎那雷彪对林远凡极为畏惧,一点也不敢得罪。

    那些紧随而来的宗师都看明白了事情的原由,看出林远凡和安家几人可能有几分交情,而那袁阳却得罪了安家,这才招致了林远凡出手。

    林远凡站起身来,平静道:“他们四人不是你们能够对付的,明白了吗?”

    “是,是,是!您说什么我都照办。”

    尽管林远凡没有说什么威胁的话,但雷彪还是能感受到其中的死亡气息,无言的震慑。

    “恩人,那袁阳害死我老公,我要他偿命!”白柔突然插嘴厉声道。

    雷彪吃了一惊,目光移到林远凡身上,见林远凡面色平静,没有同意却也没有反对,让人捉摸不透。

    叹了一口气,雷彪缓缓地走到了袁阳身边,轻声道:“你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还要连累我,事已至此,别怪为师,下辈子重新做人吧。”

    袁阳吐出一口含着碎牙的血水,用出了全身的力气吼道:“你到底是谁?!你凭什么能决定我的生死,我不服!”

    “楚州,林道。”林远凡看了他一眼缓缓地说道。

    “林道”二字代表着什么袁阳很清楚,那是绝对不能招惹的存在,在这个名字上沾染了太多强者的鲜血,是一个不能被挑战的人,但今天他却将其得罪了。

    “你就是林道!不可能!不可能!”袁阳变得疯狂了起来,然而雷彪一掌向他袭去,直落天灵,而后袁阳便再无声息传出。

    “你们敢得罪林兄,我岂能容你们。”

    雷彪也是一个狠辣之人,弟子都能杀,那这些跟随在袁阳身边的下人他也不会轻易放过,数掌连劈,这些人体内的经脉和骨头全部被强大的力道摧毁,变成了一个个废人。

    林远凡点了点头,吩咐道:“把这些人都带走,退下吧。”

    雷彪只能照办,很快场面就被清除,安家重新恢复了平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