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章 离开昆仑
    洛扶风身上的元婴中期的强大气息让四周的众人都不敢再妄动,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都不过是笑话而已,此刻局面已定,强弱已明。

    “前辈,我……”曹木行对着洛扶风抱拳弯腰,喉咙发干,准备祈求对方的原谅,或许这样才会有一线生机。

    “要是昆仑道两千余年传承毁于我手,我纵然万死也难赎其罪,如何有颜面去见门中的师祖前辈。”

    曹木行怕了,不是害怕自己身死,而是害怕因为他的行为惹怒了对方,使得对方迁怒于昆仑道门人,那后果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

    “前辈,今日事由我而起,我愿一人承担所有罪责,还请前辈,不,不要对我门中之人出手。”曹木行颤声恳求,心中已经做好被洛扶风击杀的觉悟了。

    林远凡见此摇了摇头,平静道:“退下吧,无聊的闹剧我今天已经看够了。”

    这些人终究是华夏的修士,为数不多的结丹修士对如今修真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华夏修真界中有着举足轻重的昆仑和无极两门一共才三个结丹期,少一个便是伤筋动骨,元气大伤,宗门都有可能衰败,后果十分的严重。

    今日林远凡重新回归,并不想对他们出手,只是对方不识趣他才让手下几人适当地教训一下对方,好让对方知晓他如今的能力,这样也能为他以后减少许多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

    眼下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没必要在此地和这些人多做纠缠了。

    听闻林远凡的命令,洛扶风收回身上的气势,转身对林远凡躬身,再身子一个闪动回到了林远凡身后,恭恭敬敬地站着,如同一个听话的仆从。

    “这……”

    易轻尘看懵了,如果说先前林远凡命令乌森和张熙熙他还能强行解释一下,可现在那强大的元婴修士居然也听从林远凡的命令乖乖地退下,而且对方没有任何做作,神色自然而恭敬,好像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一样。

    一旁的郑昆和唐越突然想起了什么,先前在秘境中,林远凡曾说“他们都是我的人”,那时他们不以为为然,以为林远凡在开玩笑。

    但此刻,他们终于明白林远凡那时不是在说笑,这些实力强悍的修士真的全是他的手下,就连他们视为高峰的元婴修士也是!

    “他到底在灵渊中经历了什么,就连元婴修士都不得不听从他的号令!”易轻尘心中思绪万千,各种推测涌上脑海。

    众人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又听见林远凡说道:“今天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给你们一次机会,可若是再出现这样的事,那你们可不要怪我了。”

    说罢林远凡身子腾空而起,向着昆仑峰外飞去,洛扶风张熙熙等人随同林远凡一起行动,要离开昆仑峰了。

    突然,曹木行回过神来,才发现护山大阵还处在激活状态,自己还没有将其关闭,心中大惊,正准备关闭大阵让林远凡等人离开。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谁知还没等他解除大阵,林远凡便已行动了,禁制之眼开启,整个大阵的形式构造和弱点全部被林远凡掌控,只数个呼吸他便看透了昆仑道多位元婴修士穷其心血布置的护山大阵。

    林远凡右手五只齐动,道道繁复的禁制从他指尖跃出嵌入到了护山大阵之上,随后这庞大的阵法就如同冬雪遇阳春,直接消融了,无法阻挡他们分毫。

    曹木行痴痴地看着这一幕,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等到林远凡等人消失在了视野,曹木行才摇摇晃晃地从空中落了下来,谁知他心绪未平,身体无力,双腿一颤就瘫倒在了地面。

    “师兄,你没事吧。”江天云急忙冲过来将曹木行扶了起来。

    “没事,没事。”曹木行摇了摇头,望着林远凡离去的方向,喃喃道:“修真界,变天了。”

    易轻尘来到曹木行两人面前,感叹道:“我们都看走眼了,那林道才是那四人的主导,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世事当真是变幻莫测,谁能想到十年前还没筑基的他如今成长为需要我等仰望的人物。”

    曹木行叹了一口气,肯定道:“去了灵渊,成长的如此快,堪称恐怖,看来那玉简上的情况为真,在灵渊中还有一个修真界,有着远超过了地球的修真资源。”

    易轻尘眼中冒出精光,认真道:“自从得到关于灵渊的消息,我们也曾经计划了一番,却还是不敢行动,害怕一去不回,没有勇气去赌。但现在不同了,那林道成功地从灵渊中出来,实力提升,还聚集了这么一批人,想必他对灵渊里的事情非常熟悉,若是我们能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有价值的消息,那对我们将会有极大的帮助。”

    关于灵渊的事情他们从昆仑道藏宝阁中的玉简上知晓了不少情况,明白昆仑道先辈的所作所为,不过那些责任他们还承担不起,如今他们最关心的是获取灵渊中的各种资源从而提升自己,不然一切都是空谈。

    他们三人都已入了老年,寿元虽然还有,但剩下的并不算多,这是他们需要面对的问题,本来他们三人打算在寿元将近的时候进入灵渊一搏,而林远凡此刻的出现给了他们新的可能。

    “我们都和他闹成这样了,你觉得他还能给我们提供帮助吗?”曹木行无奈苦笑,悔不该。

    易轻尘摇头,分析道:“不一定,但我们可以尝试,他刚才放过了你,说明他还是念一些情意的,而且这些年我们两门一直派人去往楚州保护她的亲人朋友,或许有些可能。”

    曹木行仔细思考了一下,应道:“过几日,等秘境的事情处理完,我们便一同去往楚州向他赔礼道歉,如何?”

    “我也有此意。”易轻尘默默地点了点头。

    ……

    楚州。

    一个在华夏乃至世界上都有些特殊的城市,这些年来楚州社会十分安定,没有什么人敢在楚州惹事生非,哪怕是外界的大佬,来到楚州也不敢有分毫的造次,是龙都得趴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