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九章 闹剧
    昆仑峰中的护山大阵法已经有千余年没被完全激活过了,整个大阵乃是当初创立昆仑道的始祖所建,后经千余年,昆仑道历代的元婴长老都会对阵法进行加固修缮和改进,这一过程直到昆仑道最后一位元婴修士陨落才停止。

    这护山大阵是昆仑道抵御外敌的最后一道防线,极为重要,此阵忧关生死,不到昆仑道最危急的时候是不会完全激活的,毕竟将阵法全部激活需要耗费大量的灵石,今时不同往日,灵力枯竭,灵石早已是珍稀资源,阵法的消耗太过巨大,哪怕是昆仑道积累也难以为继。

    眼下曹木行为了制住林远凡等人,不惜违背宗门训诫开启阵法,可见他心中的怒火达到了何等程度。

    “哈哈,如今我和护山大阵成为一体,就算是结丹后期也撼动不了我分毫,这便是我昆仑道的千年底蕴,何人能及?”

    曹木行俯瞰林远凡等人,信心满满,自鸣得意道:“我告诉你们,想要破我昆仑道的护山大阵,除非是元婴修士亲临,不然没有任何可能,你们还是马上束手就擒的好,免得受那无谓之苦。”

    “曹木行还真敢为了对付林道这几人就激活了护山大阵,太乱来了,要是昆仑道的前辈知道了非得从坟墓里爬出来教训他一顿不可。”

    “不过这下林道他们的处境确实危险了,尽管曹木行不是元婴,无法将阵法的全部威能发挥出来,但情况也的确如他所言,元婴期以下的修士不可能击破此阵,如今世界,哪里能找出一个元婴来,就算是灵渊第一层也没有。”

    易轻尘心绪难平,摇了摇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先还打着和林远凡结交的注意,此刻见林远凡等人处于此等险境,断定林远凡等人无力反抗,只得将这份心思收了起来。

    曹木行盯着林远凡五人,林远凡五人也望着曹木行,气氛没有太过凝重,反而透着几分诡异,因为林远凡五人的脸色显得十分古怪,让人猜不透怎么回事。

    终于,张熙熙的脸再也绷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笑的肆无忌惮,眼泪都快要笑出来了。

    不单是张熙熙,其他几个也哈哈大笑起来,就连林远凡也没能忍住,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人生四大乐事之一,敌人误入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还是对方自己主动跳进去的,笑的他们几个说不出话来。

    曹木行冷喝道:“你们在笑什么,都已经是瓮中之鳖了还敢笑?看来你们是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吧。”

    “我……我看……你才是那个还没弄清情况的人吧。”张熙熙有些岔气,已经很久没有碰到这种事情了。

    “大胆,冥顽不灵,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我怎么擒下你们。”

    曹木行口鼻出着粗气,一次次被羞辱,真的是受够了,右手执剑猛地对着张熙熙斩去。

    随着他的动作,一个由阵法凝出的更大的大剑虚影同时出现,直接就朝张熙熙落下,强烈的压迫,威势极大,和先前的曹木行判若两人,其实力提高了数倍不止,好像只这一剑就能将张熙熙重伤,把白云台一分为二也不是什么难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面对这等神通,张熙熙一动不动,不是她害怕的不能动,也不是她躲不掉,而是她不愿动,知晓肯定会有人出手,无需多担心什么。

    “洛扶风。”林远凡平静地叫道。

    “明白。”

    就在这时,白云台上的气温突然降低了许多,空气中出现了一股寒气,平台上竟然出现了凝结的白霜,如同寒秋降临。

    感受到这股寒气,郑昆和唐越不禁身子一颤,打了一个寒噤,这寒气极其诡异,无形无色,无影无踪,只片刻他们二人体内的灵力竟如同被冻结了一样,丝毫也运不出来。

    不仅是他二人有这份感受,易轻尘和江天云也觉察到了,赶紧运起神通进行抵抗,好在他们二人都是结丹期,这才没有像郑昆唐越那样不堪,但所受到的寒气侵袭还是让他们很不好受。

    “这是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易轻尘左右张望,正好看到了站在林远凡一旁有所行动的洛扶风。

    只见洛扶风右手探出,食指对着那大剑虚影一点,一阵咔咔声响起,那大剑就如同被敲击的冰块炸裂开来,不费吹飞之力。

    “这不可能!!”

    曹木行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刚才一剑有多强他最清楚,哪怕是结丹后期也难以抵抗,那有这么容易被人破掉的,太不可思议了。

    “你是谁?”曹木行死死地盯着洛扶风,心中不知为何有了一个让他不敢相信的推测,能让他心惊胆寒的推测。

    洛扶风一步踏出来到空中,沉声道:“你不说只有元婴修士亲临才能破掉你的阵法吗?现在,我来了。”

    “我不……”

    曹木行嘴的“信”字还没出口,就感受到了从洛扶风身上传来的那股凌驾于结丹修士的境界压迫和磅礴气势,就连加在他身上的阵法都不由地一顿,受到了一些影响,哪怕他被阵法保护,可还是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和对方一比,他只不过是腐草之荧光,而对方则是天空之皓月,如何能与之争辉。

    “元婴修士!真正的元婴修士!”

    曹木行脑海中在呐喊,哪怕他以往从未见过元婴修士,但他看过典籍,对其一些了解,能拥有这等强悍实力和气势的人,只能是超越了结丹的元婴期,他们这些结丹修士渴望却怎么也无法到达的强悍境界。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曹木行喃喃,今天一次次被打击,这一次更是受到了惊吓,额头直冒冷汗,脊背发寒。

    “我竟然要对拥有元婴修士做后盾的人出手,要是那人一开始就出手,恐怕我早就死了……”

    易轻尘和江天云等人看着气势无双的洛扶风,心中充满了敬畏和恐惧,生不出任何无礼的想法。

    一个元婴修士,这是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战胜的人,要是对方愿意,杀光在场所有人都只是小菜一碟,根本没有一丝难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