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七章 再临白云台
    乌森一愣,这曹木行的举动让他有些迷糊了,怎么自己就成了主谋?论实力,他比不上张熙熙,比一旁的洛扶风更是差了太多太多,更不用说和林远凡比了,完全不在一个层次,就算他想当主谋也没那份实力和胆量。

    林远凡微微一笑,没有开口,同样愣住的还有秦符张熙熙等人。

    张熙熙回过神来,掩口而笑,如同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那乌森似笑非笑地看了曹木行一眼,摇了摇头。

    “你们在笑什么?”曹木行似感受到了侮辱,怒火大盛,喝道:“不出来一战,那就别怪我的剑无情了。”

    “主人,让我再会一会他吧。”乌森请求道。

    还没等林远凡说话,张熙熙站了出来,平静道:“此人用剑,想必在剑术上有几分造诣,这次就由我来吧。”

    “你既然想出手,那就随你。”林远凡点了下头,同意了。

    曹木行双眼简直要喷出烈火出来,他乃是堂堂昆仑道太上长老,结丹中期修士,华夏修真界中的泰斗人物,哪个敢在他面前放肆,可此时在这几人的眼中竟好似沦为了可以争抢的货物一般,实在是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你们太狂妄了,今日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曹木行身上气势迅猛提升,一下就来到了结丹中期的巅峰,其手中的长剑也闪烁这白色光芒,威势惊人。

    正当他要爆发的时候,一直在旁边没有插手的易轻尘突然开口提醒道:“曹长老,这里可是有传送阵,要是在这里全力出手,你难道就不怕毁了这传送阵?这阵法要是受到波及,那这秘境可就再也打不开了,后果我们可承受不起。”

    经易轻尘这么一说,被怒火冲昏头脑的曹木行清醒了一些,确实,结丹中期全力出手可有摧山崩岳之威,要是真的一不小心毁坏了传送阵,那罪过可就大了,动摇了昆仑无极两道的根基,得不偿失。

    “这里不是比斗之地,你们可敢随我去峰顶白云台一战?!”曹木行冷声问道。

    “有何不敢?”林远凡轻笑。

    曹木行不知道,就算他想要破坏传送阵林远凡也不会答应,只要林远凡在这里,无论他们打的多激烈也无法伤到传送阵分毫。

    冷哼了一声,曹木行带着受伤的江天云和林远凡等人以及易轻尘一同离开了昆仑山腹,曹木行时刻凝神戒备,以防乌森突然发难背后偷袭,但在通道中林远凡他们都没这个心思。

    “他们这般有恃无恐,难道是真有几分本事不成?”

    曹木行一直注意着林远凡等人的神情,没有发现他期待的惶恐不安,对方反而十分沉稳,这让他心中不禁打起了鼓来。

    “他们恐怕是强装镇定吧,就算他们有几分实力,可这里是我昆仑道的地方,没我的同意想从这里离开,痴人说梦。”

    曹木行冷笑,有底牌存在,自觉胜券在握,不认为林远凡几人能掀起什么风浪,心中的担忧少了几分。

    出了山中曲折通道,一行人总算是见到了山外的世界。

    温暖的阳光洒落,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林远凡抬头看了一眼高挂在天空上那耀眼夺目的太阳,十年了,终于再次体会到了这种舒适的感觉,整个人都活泛了起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这才是真实的世界。

    回来,真好。

    张熙熙等人觉得十分新奇,在灵渊中只有明暗交错形成的黑夜,从出生到前一刻,他们都没见过太阳,更不用说宇宙中那些无法尽数的浩瀚星辰了。

    林远凡看着他们好奇的模样,说道:“这些东西你们用不了几日就会熟悉习惯了,没什么好奇怪的。”

    “哼,还几日?只怕你们连今日都过不去。”曹木行讥讽道,说着他身子骤然拔高,直奔上方峰顶的白云台。

    他不担心林远凡等人就此分散逃离,这里是昆仑道经营了千年之久的地方,他还是有几分手段和自信的。

    林远凡没有言语,一步踏出,同样去往了白云台。

    “全部退下。”

    曹木行的声音在白云台响起,原本在平台上比斗和观看的长老弟子听到了命令赶紧离开,他们很清楚,能在峰中这么做的就只有两位太上长老了,那不是他们能够违背的存在。

    不消片刻,偌大的白云台便再无其他人存在。

    “敢伤我,你们要为此付出代价。”受伤的江天云望着林远凡等人恶狠狠道。

    “少废话,自不量力还敢大言不惭,这种人我是最看不上了。”张熙熙嬉笑,一点紧迫感都没有。

    “你……你……”江天云被气的话都说不好了。

    “够了!下面的事情我来处理。”曹木行横了江天云一眼,对他的表现也很是不满。

    身子一跃,曹木行来到白云台上空,于此时,张熙熙也出现在了他的对面。

    曹木行眉头一挑,不满道:“好男不和女斗,我要和那个叫“乌森”的人一战,不是你。”

    张熙熙笑颜如花,美丽动人,动了动十指,她漫不经心道:“若是你能赢了我,那乌森自然不会是你的对手。”

    话音刚落,张熙熙身上涌出了一股比乌森还要强横的气势,狂风席卷四周,天色都变了几分。

    “这是……这是……”江天云脑海轰鸣,对自己的神识产生了怀疑。

    “结丹中期!又一个结丹中期!”易轻尘眼睛发直,喉咙有些发干,今天让他震惊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

    他先以为那貌美的女子是某个人的侍妾,哪里能够想到对方居然也是结丹中期,而且对方身上透露出的气势比他强大太多,二人虽同为结丹中期,但彼此绝对不在同一个层次上。

    “这绝不是普通的结丹中期!太可怕了。”易轻尘冷汗直流,赶紧用衣袖擦了擦,一点也没有往日从容不迫的风度。

    “这女子竟比那壮汉还要强大!”刚来到白云台的郑昆唐越呆立在了原地,口中喃喃,心神收到了冲击。

    这惊人的一幕出现在在场众人的眼中,除了林远凡几人外,其余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惊吓,这一幕,他们做梦都想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