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六章 曹木行
    这一拳乌森并没有动真格,林远凡的命令是教训一下,那他自然不会下杀手,不然的话,以他能够和结丹后期一战的强悍实力,只需多加几分力道,那江天云便会身首异处,就不仅仅只是现在这副狼狈模样了。易轻尘头皮发麻,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才乌森行动的时候连他都没能看清,而且他认出了乌森施展的那种力量,那是只有在典籍中记载的强大体修才能掌握的震力,极具毁灭性,同阶修士难与之为敌。

    “太强大了,那人肯定没有动用全力,不然的话,江天云不可能还站在这里,就连我,也不是此人的对手。”

    “这林道到底在那里面得到了什么?”易轻尘微微摇头,叹了一口气,心中生出一阵苦涩和无力。

    他可不想和这种人成为敌人,要是对方对他有心思,以他的本事几乎是无路可逃,连反抗的机会都不会有。

    “好在我没有和他们闹出什么不愉快,绝不能和林道他们交恶,只能交善,要是惹得林道不喜,弄不好要出大事。”

    易轻尘打定主意,哪怕林远凡年岁看起来比他小的多,但修真界从来不以年龄论辈,实力才是决定因素,如今林远凡比他强,称一声“道友”“前辈”又何妨,有时候形势比人强,哪怕他心有不甘,可还是改变不了什么,能与强者交好是相当重要的。

    此时江天云脑海骇浪为平,一双通红的双眼紧紧地盯着乌森,颤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乌森看了他一眼便不做理会,事情做完,准备回到林远凡身后,当他转身要走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头一扭看向了不远处正缓缓开启的阵法大门。

    这一变故林远凡自然早有察觉,他举目望去,见一个瘦骨嶙峋的老者急速地从刚打开的大门冲了进来,那老者的手中握着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身上的威势非同小可,只比乌森弱了一些,在结丹中期中也称得上强者。

    能在此时到来,还拥有这等威势,其身份不言而喻,正是昆仑道的太上长老。

    “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在我昆仑道撒野?!”

    老者雄浑的声音在宽广的洞中响起,但当他看清了洞中的情况后,瞳孔微缩,尤其是乌森身上展现出的强大气势,给他带来了一些压力。

    那老者出现之时,林远凡便将其认了出来,这人正是当年他偷入昆仑道藏宝阁碰到的那个老者,那老者手中的长剑乃是元婴法宝,是他打开藏宝阁第九层才让这老者得到的。

    那时林远凡面对这老者无法对抗,只能听从对方的言语,如今十年过去,林远凡的实力今非昔比,这老者的实力对他来说什么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你是何人?来自何处?怎敢伤我门中长老?”老者长剑一指乌森,身上充满了寒意,随时都有出手的可能。

    在老者眼中,乌森的实力确实强大,但他却并不怎么惧怕,手中的剑给了这份勇气,元婴法宝在手,他还真没将同境修士放在眼中,不相信有人能够敌得过元婴法宝。

    至于乌森的来历,他已经猜出的七七八八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当初林远凡替他打开了藏宝阁的第九层,在第九层上的玉简中就记载的有秘境以及灵渊的事情,所以对于秘境中隐藏的那些隐秘之事他并不是一无所知。

    只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灵渊中的修士能够来到这里,心中认定来临的陌生人是敌非友。

    “乌森,退下。”林远凡出言吩咐道。

    “是。”乌森领命,向林远凡靠去。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就想走了吗?也未免太不把我曹木行放在眼里了吧。”

    老者心中怒气陡生,对着乌森就是一剑斩去,一道凌厉的剑气出现直奔乌森后心。

    乌森脸色一沉,猛地回头对着身后就是一拳,空气剧烈震动,两人神通碰撞,那剑气破碎,曹木行身子震动,不得再出一剑,这才挡住了乌森这一击,而趁着这段时间,乌森已经回到了林远凡身后。

    “道友,不知你是否还记得我?”林远凡平静道。

    “你是?”

    曹木行心中暗自心惊,听闻林远凡的话后看去,隐约记得林远凡有些熟悉,好似见过一般。

    “藏宝阁,第九层,不知道友记起没有?”林远凡轻笑。

    “你,你是林道!怎么会?”

    经林远凡提醒,曹木行终于记了起来,可却一时间没能想通林远凡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沉思片刻,曹木行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震惊道:“你去了那里!”

    林远凡一笑,对曹木行会知晓灵渊的事情并不意外,认真道:“我是去了那里,这四个都是我的人,现在我只想离开这里,希望阁下莫要阻难。”

    “莫要阻拦?”曹木行声音一冷,没好气道:“你们打伤我门中长老,你还叫我莫要阻拦?你觉得可能吗?我昆仑道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曹木行能够猜到林远凡在灵渊中变强了,却不认为林远凡能有资格和自己平起平坐。

    曹木行暗自推测道:“刚才出手的那人结丹中期,应该是这些人里最强的,其余几人身上都有隐藏气息的法器,不想被人察觉,恐怕是故弄玄虚,差不多是筑基期,最高也不过结丹初期,如此以求自保,以我手中长剑之锋,无需担心太多,那林道狐假虎威,等下被我擒下我定要好生拷问一番。”

    曹木行不打算放任林远凡就此离去,不管对方是什么原由伤了的江天云,就是不行!

    林远凡眉头微皱,没想到在昆仑道里会遇到这些烦心事,他明明不想动手,对方却非得要和他冲突,将事情弄成这副模样。

    “你既然执意如此,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林远凡不喜欢麻烦,但当麻烦来临的时候他就没害怕过,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怕事的人。

    曹木行指向林远凡身后的乌森,冷冷道:“我知道你就是这次的主谋,出来吧,我可不会怕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