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五章 不识趣的家伙
    “唐越,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那面色发黄的老者冷声问道。

    此人名为易轻尘,如今已有三百多岁,无极道的结丹中期修士,也是唯一的一位,在无极道中拥有绝对的话语权,门中没什么人敢违背他的意志。

    唐越身子一颤,赶紧解释道:“太上长老,这是林道林长老,十年前他曾代表我无极道进入了秘境,后为了掩护我们两门派撤退和妖兽厮杀,之后失去了踪迹,太上长老你还曾进入秘境寻找过他呀。”

    “你就是那个林道?!”

    易轻尘紧紧地盯着林远凡,其目光如电,身上的气势全部向林远凡涌了去,这等威压,就算是一般的结丹中期都难以承受。

    不过这对林远凡来说又算的了什么,他可是连元婴后期都能杀的,易轻尘这个结丹中期所形成的威势对他而言和微风差不了多少。

    林远凡笑着向前踏出了一步,平静道:“在下正是林道,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易轻尘瞳孔微缩,以他结丹中期的修为竟然看不出林远凡的深浅,而同样让他在意的还有在林远凡身后的那四人,先前他的气势将这些人包围的时候,那些人同样不为所动,甚至有人露出了轻蔑的神情,这让他心中有了一种很不好的念头。

    还有林远凡对他的称呼,“道友”,这只有同辈以及实力高出他人的时候才会有的称呼,让他有了些不满。

    “难道这小子年纪轻轻就有了结丹期的实力不成?”易轻尘心中不由地警惕了起来,“那四人恐怕都是从那地方而来,这事情可很不好办,眼下需万事小心,先弄清他们的虚实再做打算为妙。”

    “老夫易轻尘,无极道长老。”易轻尘笑着摇了摇头,感叹道:“英雄出少年,一浪更比一浪强,后生可谓。”

    “后生?谁是你后生?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秦符听到这话不乐意了,跳出来指责道。

    “好大的胆子,在我昆仑道里竟敢如此猖狂,快说,你们是什么人?有什么企图?若是不说,休怪我手下无情。”

    那昆仑道的结丹初期长老一收手中折扇不耐道。

    自从踏入结丹期后,就再没什么人和他交手,也没什么人敢在他面前大声说话,他习惯了别人的毕恭毕敬,这么多年了,他都快忘了和外人平等对话感觉了,因此对林远凡和秦符刚才的行为很是不满,感觉被忽视和冒犯了。

    “你是?”林远凡微微侧头看向那人。

    那人冷哼了一声,冷漠道:“老夫的名字不是你这等宵小之辈可以知晓的。”

    “不是抬举的家伙!竟敢和我主人这般说话,不想……”秦符话还没说玩,就看到林远凡摆手,弄得他赶紧闭口不言,不再多说什么了。

    “不说也无妨,我本就没打算和你有什么交集。”

    说罢林远凡便动身朝着通道走去,准备离开这里了。

    谁知昆仑道的那长老很不识趣,身子一个闪动来到了林远凡身前不远处,拦住了林远凡等人的去路。

    “从没有人能在秘境中生存十年,你是不是真的林道还两说,此刻突然冒出来,还带着这些形迹可疑的人,对你的真实身份我很是怀疑,弄不好连郑昆和唐越都受到了你们的蛊惑,今天说什么我也不会让你们离开昆仑峰。”

    那男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子身上气势积蓄,手中折扇展开,其上画着的火焰如同活了过来,成为了一把火扇。

    “太上二长老,还请三思呀,有话好好说,没必要动手。”

    郑昆焦急万分,心急如焚,他亲眼看到秦符出手,那种神通极为强大,推测太上二长老也未必能敌,要是真的交上手非得出事不可。

    一旁的易轻尘暗道:“这江天云踏入结丹期后便狂妄自大,不将他人放在眼里,但毕竟是拥有结丹初期的实力,就让他先试探一下林道几人的虚实。”

    “郑昆,这里没你说话的份,给我退下。”江天云心意已决,不打算让林远凡他们就此离开,“告诉你们,我师兄已经得到消息,马上就会赶来,没人可以从这里离开。”

    郑昆无奈,明白自己人微言轻,不可能劝说的了结丹长老,只能默默地退了下去。

    “哦?你不让我们离开?可我若是执意要走呢!”

    林远凡的脸上有了一丝寒意,刚才念及昆仑道派人保护他父母多年,这才好言相对,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不曾想对方如此不识趣,咄咄逼人。

    “那就让你知晓我火云扇的厉害。”江天云将手中的火扇一挥,一条火龙从扇中飞出,气势不俗,**裸的威胁。”

    “好,好,非常好。”林远凡冷笑连连,漠然道:“乌森,教训一下他,让他知道什么人能招惹,什么人不能招惹。”

    “是!”

    乌森低吼一声,结丹中期的强大气势横扫,这股气势比易轻尘和江天云二人的气势和在一起还要磅礴,无法与之对抗。

    “结丹中期!”

    易轻尘咽了下口水,先前林远凡几人身上的境界都被隐藏了,让他琢磨不透,他本以为那些人中实力最高应该只在结丹初期而已,说不定懂得一些合击之术,几人联合起来能够和他一战,现在看来,自己的推测完全不靠谱,只这一人他都难以应付。

    “他……他到底在秘境中得到了什么天大的造化,才十年时间,居然能够掌控结丹中期修士为己用,那可是结丹中期!太上长老也才结丹中期……这……”

    听到易轻尘的话语,唐越脑海变得混乱,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

    其中最为震撼的还是刚才言语放肆的江天云,哪里能想到自己要对付的人如此强大,超出了他的极限,而这还只是林远凡身后的一个人而已!

    “怎么会这样?!”江天云被乌森的气势给镇住了,他本就没经历过什么实战,这么一弄,身上的战意全消,气势全无。

    乌森可不会在意这些,只会服从林远凡的命令,他身子立刻从原地消失,只在地上留下了一个残影,再出现时已来到了江天云的面前。

    江天云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将手中火云扇猛挥,火海喷涌而出,然而乌森一步也没有退,对着火海一拳,震力爆发,狂风席卷,那火海全部倒涌向了江天云身上。

    江天云只感觉体全身都在震动,好似要被扯碎了一样,口鼻中不由地流出了鲜血,那火海将他包围,好在他修炼的就是火属性功法,这火海不能伤到他太多,只是将他的衣服烧地乱七八糟。

    等到一切停歇时,江天云衣衫褴褛,脸上黑色和鲜血混在了一起,污秽不堪,体内灵力运转不畅,受了伤,不重也不算轻,其样貌看起来和乞丐一般无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