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七章 离开前的准备
    得知了林远凡的目的,可是没有任何人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根本就没人敢靠近,毕竟林远凡刚才才杀了三个元婴期修士,他们这里所有人加起来也不会是林远凡一人的对手,上前阻止就是去找死,这等凶狠人物要做的事情不是他们能干涉的。

    “完了,全完了!七星联盟全完了!”

    此刻他们能做的事就是逃离这里,趁着林远凡还没有对他么出手,没人能猜透林远凡的心思,要是林远凡是个喜怒无常的人,等下出来还要杀人,那他们再待在这里可就没什么活路了。

    恐慌,莫大的恐慌,整个通天城的人都害怕了,纷纷收拾起东西准备逃跑,就连城中的七星联盟和其他势力也都行动了起来,想要赶紧逃离这里,但是他们的体量太大,想要在极短的时间离开这里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默城距离地表有数公里的距离,但这对现在的林远凡来说构不成什么阻碍,在利剑的开辟下,不消多时他便突破沉星阁经营千年的壁垒来到了默城之中。

    在默城看守的三位结丹后期和看守发现了入侵而来的林远凡,他们一直待在地下,刚发生的事情还并没有传入这里,他们并不知道林远凡的厉害,还以为林远凡是偷偷潜入默城的,有一人见到林远凡便大喝,正准备对林远凡出手。

    可还没等他们出手,林远凡庞大的神识肆无忌惮地施放而出,瞬间便将整个默城笼罩住了,实力不济的人直接被他的神识震慑吐血昏迷了过去,那三个结丹后期的长老呆滞在了原地,身体中的灵力都元转不灵被完全压制住了的,不敢乱动一步,彼此的差距宛若云泥。

    看了那三人一眼,林远凡对三人一挥,三枚玉简落到落到三人额头,众多的禁制便进入到了三人体内,林远凡十分轻易就掌控了三人。

    而后林远凡和这三人径直来到了默城中发布信息的地方,在林远凡的命令下,这三人便将七星联盟和七州上其他势力以及人物的信息全部发送了出去,这些信息中包含众多修真界的黑幕,足以颠覆如今秩序的黑幕。

    七州之地的修真界如同一团火药,此刻林远凡将所有的一切都点燃引爆,秩序被打破,混乱在这一刻降临,从东到西,从南到北,七州之地乱作一团。

    做完这些事后林远凡离开地下的默城来到了七星联盟的宝库所在,这次他要离开灵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来,那在离开之前拿储备一些修炼所用的东西必不可少,毕竟地球上灵气贫瘠,而且他现在已经是结丹后期,修炼所需要的灵石药材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数字,多准备一些总归不会有什么错,有备无患。

    通天城中是七州中数一数二的富庶大城,林远凡当然不会放过,接下来的时间林远凡便搜刮了起来,搜刮一城,这一城的资源可比他从其他地方获得的财富还要庞大,足够他修炼相当一段时间而没有后顾之忧了。

    花了半天,通天城中绝大多数有价值的东西都落入了林远凡的储物袋中,之后他便离开了通天城去往了下一处地方——七星域。

    当初七星域外的五行大阵还让他费了一些手段,可现在他进入七星域闲庭信步一样,就连上方的压制大阵也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影响,那点压力似有若无,连让他皱眉的资格都没有。

    没用多长时间他便再度来到了修真之灵树下,哪怕他实力已今非昔比了,可他还是觉得这大树依旧雄伟,不是他所能触及的,彼此间有着质的差别。

    几年前林远凡曾经将树下那一片灵气湖全部收走了,经过数年的沉淀积累,那灵气湖又再度充盈了起来,灵气氤氲,仿若世外桃源一般。

    林远凡身上还有一百多枚封印玉简,他不打算斩断这修真之灵,而是准备将其封印。

    之前他曾在这里失去过一次意识,这让他对此地存着一种忌惮,觉得此地有着隐秘之处,若不是打算离开,他还真不愿意再来这里。

    这修真之灵太过巨大,凭他手中的这些封印玉简根本不可能将其全部封印住。

    不过他早就清楚这一点,想要封印整个修真之灵难度很大,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这次来他只是要尝试一下限制修真之灵吸收灵气的速度,哪怕只能减慢一点也值得了。

    低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灵气湖,林远凡舔了舔嘴唇,右手一拍储物袋取出了一个大鼎,那下方的灵气湖立刻受到了牵引,湖水源源不断地进入到了那大鼎之中,和当年他收取此湖时的情况如出一辙。

    林远凡没有闲着,将手中还剩下的封印玉简全部取了出来布置在了树干周围,当封印启动之后,修真之灵从空间裂缝吸收灵力的速度确实减少了一些,能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不容易了,这对地球来说绝对算得上一件幸事。

    “可惜以为手中现有的手段只能做到这一点,或许离开这里可以将外界的裂缝封印。”

    林远凡摇了摇头,饭要一口一口地吃,想要一步到位做成这件事情还是有很大难度,等到一日他实力足够准备充分了说不定还会再来,能将事情办成这样已经是他目前所能做的最大努力了。

    手一招收了大鼎,下方的灵气湖再度消失,不在停留,林远凡动身离开了七星域。

    他并没有径直北上向寒云州进发,而是折道去了其他几州的大城,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抢了再说,凡是他出手,绝不会空手而回,名声这东西他从来就没在意过,更何况他在七州一直就没有过什么好名声,再说狮子可不会在意羊群对它的评价。

    这一路上,林远凡已经看到七州开始变得不安了,仇恨和伤疤被他揭露,许多地方的势力和个人都在蠢蠢欲动,一场血雨腥风正在酝酿,没有什么人能拯救这一切,因为七州的所有人都深陷其中自身难保。

    所有事情的始作俑者林远凡对这些事情漠不关心,他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在他走后,哪管洪水滔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