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九章 七封
    两人本以为这只是路途中的一点,车到山前必有路,此路不通或许还有其他路,可当弄清情况后,他们才发现这里就是终点,再往前是还有路,可却是死路。

    之前两人侥幸从一个元婴后期的手中逃得性命,要是两人还没什么改变的话,那再进入还是同样的结果,甚至会更惨,毕竟会对他们出手的可就不再是一个元婴后期,而是一群元了。

    洛扶风觉得离去的希望渺茫,接近于零,再去试探也没什么作用,最后他想出了一个看似有一线希望却遥不可及的办法,既然自身实力不够,那就再将自身的实力提升,达到元婴后期,这或许还有一丝可能。

    想到了这一点,洛扶风便不再和林远凡一起去探查什么了,三次详细的搜寻都没能找到能离开的地方,他不认为再多几次就会有收获,索性放任林远凡一个人行动了。

    他自己则找了一处地方恢复身体,准备闭关修炼了,反正这里也没什么力量压制,能够让他提升境界,他希冀能够突破元婴后期找到出路。

    林远凡还在禁制山周围环绕穿行,只不过他的目的从寻找出口转到了观察禁制山上的禁制,这些禁制有他见过的,也有他没见过的,不过那些没见过的他也能推测出来一些。

    洛扶风的心思他看了出来,只不过他并没有去管,也没去干扰,从元婴中期到元婴后期,这一步跨越不小,每一层境界就是一道坎,既然洛扶风这么多年都没能跨过去,想要短时间完成飞跃,哪里可能会那么容易,所以林远凡一点也不担心,还是专注于自己的事上。

    多日的观察,林远凡差不多弄清楚这禁制山的作用,那就是封印镇压,可以说整座山就是一个巨大的枷锁,封锁着什么。

    “封形,封灵,封魂,封古。”

    林远凡神识锁定在那巨大的禁制上,眼中流露震惊之色,终于知道这山上的阵法到底是什么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乌云上面的禁制便是封今,封死,封生,七封之术!”

    形体、灵力、魂魄、过去现在、死位生门,七重皆被封印,被封印之物的一切都被禁锢,极难挣脱。

    这七封之术林远凡前世也只是从古老典籍中聊聊一眼瞥过,却从未亲眼见识过,好像此术来历颇为神秘,而且极难习练,变化无穷,若是心神定力不够的人观看计算阵法变化,那繁复程度能让众多修士吐血,唯有那些在禁制上拥有通天造诣的人才能习得。

    不过随着最后一份七封术的禁制图在古时失传,修真界修士就再也没人见过这等奇阵,更别说能会有人施展了。

    “这里到底封印了什么?”林远凡嘴巴有些发干,这七封阵法存在数月肯定非常久远,甚至比他前生五千年还要久远的多。

    这封印如此强大,林远凡可不相信布置阵法的人会故意布置这么繁复的阵法去镇压什么小东西,里面必定是有能与阵法相匹配的存在。

    林远凡隐约记得这七封阵法的最高层应该就是生门,要是被封印的存在突破七重封印,那它就能重新拥有一切。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生门,生门。”

    林远凡抬头望向高空,视线仿佛能够穿破乌云看到禁制山峰上的最高处,那里便是生门所在,只要他能去到那里,那他应该就能够离开了。

    “这谈何容易。”

    尽管知道了眼前的阵法,但以林远凡现在的实力,想要将其破解,那完全就是天方夜谭,痴人说梦。

    正当林远凡陷入颓废的心情之时,远处的禁制山上传出了磅礴的轰隆声,一股剧烈的波动从禁制山上传出,哪怕林远凡隔了很远的一段距离,依然能够感受到铺面而来的强烈罡风,随后便是一股超过百米的巨大浪头从远处奔涌而来。

    林远凡运出神通抵抗罡风,心中却突然有种特别的感受,他神识集中向那黑色的禁制山扫去,不知怎么地,在那山上居然出现了一条很不起眼的浅蓝色细线,如果不是他神识够强大了,说不定还真不一定能发现这点异样。

    那浅蓝色的细线若隐若现,一直向上,穿过了乌云,而他神识有一缕好似被细线牵引一般,竟然跟着细线穿过了云层,去往了禁制山更高的地方,来到了生门。

    “这……”

    林远凡惊得说不出什么话来,怎么也没想到在他看出七封之术后会发生这等变化。

    这异动来的快,去的也很快,禁制山没用多久就恢复了平静,而那淡蓝色的细线也很快就消失不见,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罡风停息,巨浪从林远凡脚下经过,这一幕出现的十分短暂,但以林远凡的神识的强度和记忆力,已经完全将那条线路记在了脑海之中。

    林远凡嘴角微翘,看了四周一眼,心中已经推断出了七八分,刚才的动静很有可能就是被封印存在和封印进行交战,不过这封印极为强大,那被封印的存在完全无法进行抗衡。

    “看来这一切都是“你”捣的鬼。”

    林远凡默道,心越发寒冷,猜透了对方的目的,对方肯定是想让自己帮“它”打开封印,而这也是他唯一的能离开的路,不然的话他就只能被困在这里,然后被活活耗死。

    “你还不现身吗?我知道你就在这里!”林远凡环顾四周寒声道。

    四周一阵静默,没有任何身影出现,也没有任何声音响起,没有人回答他的话。

    等待了片刻,林远凡不再试探,心中叹了一口气,都到了这一步,他什么都没得选,只有一条路走到黑,生死由命。

    “实力!我还是太弱了!”林远凡暗恨,感觉很是不好。

    禁制山上的线路浮现在脑海,他立刻进行全面分析,相信对方告诉他这点信息应该是有用的。

    “这就是你为我选的路么?”

    林远凡看出那条线路颇为刁钻,四方穿插,经过之处全是阵法中结点或薄弱处,以此通过阵法,的确能够做到事半功倍,大大提高去往顶层的效率,其对阵法的掌握程度,连林远凡都不得不叹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