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六章 出现
    “一个人孤独地活着,而活着就是永无止境的苦难,永远也无法逃离……只有死亡才能结束这一切……”

    这声音很轻,好像存在又好像不存在,虚无缥缈,如梦似幻,给林远凡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这轻飘的声音不停地在他脑海深处响起,有很强的渲染力,还有一种能让人迷乱错觉,拨动着他已濒临崩溃的神经,想要他推向死亡的深渊。

    人生如此艰难,从巅峰到低谷,生存竟变成了奢望,父亲离世,如今母亲也在不幸中离去,各种苦难接踵而至,一次比一次严重,失去的也越来越多,连他最珍惜的人也消逝了,林远凡承受了足够多的打击。

    他只是一个人,一个普通人,没有一颗无情冷血的心,母亲的离去击垮了他最后的心防。

    林远凡在此刻被这些言语影响,以为是自己的心神,受到了鼓动,心中的绝望如同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本就存在的死志被解除了枷锁,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好像一粒名为“死亡”的种子在瞬息间就成长为了参天大树。

    “死么?”

    林远凡紧紧地看着母亲,从小都和母亲在一起,相依为命,现在母亲一走,林远凡感觉生命失去了意义,世界都变成了灰白色,自己再活着都没有什么意思了。

    “妈,我很快就会来陪你了,很快。”

    林远凡眼中流露出一丝坚决,打定了主意,不过在付诸行动之前,林远凡打算将母亲安葬了,入土为安,不能让母亲就这么待在这里。

    用尽全力,林远凡费劲将苏晓芙冰冷的尸体背了起来,这一天他还只吃了一个馒头,脸色有些发白,但他依旧咬着牙在坚持。

    冰冷的雨水滴落在身上,冻得他直发抖,可他毫不在意,一步又一步,林远凡也不知道自己走了走多久,离开了城市边缘,来到野外,将母亲背到了曾经他们一起埋葬父亲的地方。

    稀疏的林中,一棵大树下有着几块青石,正是林朗天长眠之地,没有钱,他们连墓地都得不到一处,只能将林朗天埋在这片少有人迹的树林之中,如今林远凡将母亲背过来就是想让父母最后能在一起。

    没有什么工具,林远凡只能用木棍挖,用手刨,借助天空中不时划过的亮光看清一下周围的情景,然后继续行动。

    用完了身体里所有力气,林远凡也终于将母亲安葬了,没有动,林远凡就躺在父母的坟中间,任由污秽的浅薄淤泥将他包围,都快要死亡的人了,没什么发怕的了,也没有什么是无法忍耐的。

    雨越下越大,林远凡看着漆黑的天空,黑暗已将他完全包围,偶尔亮起的闪电和身上的饥饿寒冷,让他意识到自己还活着,活在这冷冰冰的世界之中。

    林远凡和父母说着话,但只有他一个人在说话,越说越哽咽,可就是不愿停下来,他眼睛周围全是水滴,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亦或二者都有。

    林远凡已经决定,陪父母最后一晚,等到黎明再看这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i

    个世界一眼就这结束一切,那他也就不用再忍受这些了。

    一夜自语长谈,雨没有停歇,天色渐明,林远凡四肢冰冷,但他并没有死,挣扎着睁开了双眼,费劲地跪了起来,对着父母无名的坟磕了三个头,

    痛苦地站起身来,林远凡向着山林的高处慢慢走去,他知道前面不远就有一个断崖,虽然不算高,只有二十多米的样子,但结束一个人的生命绰绰有余了。

    来到山崖旁边,林远凡回头,穿过了缝隙看到了雨中的楚州,依旧繁华,可所有事情都已和他没了联系,再没什么好眷念的,只需向前踏出一步,他就能结束所有加他身上的苦难了。

    “走吧,世界再无痛苦……另一个世界你能得到所有。”

    那缥缈的鼓动声音在此时又在林远凡的脑海中响了起来,催促他赶紧行动。

    乌云密布,大雨倾盆,世界显得那么凄冷,丝毫也不值得人留恋。

    林远凡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而后一步踏出,纵身一跃,毅然决然,可不知为什么,在这一瞬间,林远凡的嘴角上竟带着一丝笑意,好似解脱的微笑,又好似有其他含义在其中。

    坠落,随着雨一同坠落,林远凡脑海出现了过往,一生的记忆快速的飞逝,悲痛,凄凉,但还有一些他并不知晓的记忆也在此时飞速闪过,那些都是他做过的梦,很真实,两种不同的记忆竟然让他心中出现了矛盾和纠结。

    “我?到底哪个才是我?我究竟是谁?”

    林远凡头脑剧痛,好像要爆炸了一样,而他下坠的身距离悬崖下的碎石已然极近,下一秒就可能撞上去,以他现在的状态,只要加速落地必定是十死无生。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阴沉的天空猛然间变了一个模样,扭曲,狰狞,一个由乌云组成的巨大人头出现在了天空,口鼻等陷入的地方都是深沉的黑暗,好似一个丑陋的恶魔。

    这一过程发生的极快,下坠林远凡好像没有发现这一点,额头上青筋暴起,脸上一副痛苦的模样。

    桀桀,难听的讥笑声音响彻整个天空,亦或说整个世界,这声音如同来自九幽,冰冷刺骨,让人听了浑身发毛,很不舒服。

    狂风大作,这灰色人脸急速地想着下坠的林远凡冲来,速度奇快,体型也在快速缩小凝练中,刚才还在天上,还没等人眨眼,它一下子出现在了悬崖上,体型缩小到了两个篮球场大小的样子,变得更加漆黑了。

    即使是这样,这黑色的人脸也还是比林远凡大上许多倍,黑影张开了大嘴,锁定了林远凡的位置。

    林远凡马上就要坠落到了悬崖底部,但那巨大的黑影视悬崖如无物,竟穿过了山崖畅通无阻地向林远凡咬来,打算将林远凡给一口吃掉。

    可就在林远凡落入到了黑影口中之时,原本在痛苦中挣扎的林远凡却突然变了了一副模样,面色恢复了正常,眼神也变得坚毅,再无先前的悲凉和懦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