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九章 幻海风起
    洛扶风发现了噬灵蜂的这点异动,嘴角微翘,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

    “林道,我知道你就在这里,还有什么好躲的,还不赶快现身受死。”

    来这里之前他都不抱什么希望了,觉得林远凡极有可能再度传送离开,自己会被戏耍,在此寻到林远凡的身影完全超出了他的意外,突然有种幸运降临的错觉,这一路耗费灵力体力急行瞬移总算是有了收获。

    “上天总算是待我不薄了一次。”

    洛扶风右手一挥舞,数百杆冰枪浮现在他身边,如果林远凡不现身的话,他就会用手段将其逼出来。

    林远凡见洛扶风直奔自己藏身的位置而来,猜道他肯定是推断出了自己的位置,再隐藏起来毫无意义,肯定会被发现。

    既然如此,林远凡将飞舟收回储物袋,不再隐匿,手一挥,身上的禁制沉寂,身影出现在了洛扶风的面前。

    “你果然还在!”

    洛扶风神情振奋,但看到林远凡精神饱满的模样,瞳孔紧缩,脸色一变,心绪起伏不定。

    “这不可能!才两个多时辰,你身上的伤怎么可能完全恢复,没有人能做到!”

    林远凡现在的样子超出了洛扶风能理解的范围,前不久林远凡还是重伤之身,可现在一转眼,林远凡身上伤竟然完全好了,身上的气势更胜以往,好像境界提升了一些,实力也变强了,哪怕林远凡拥有圣品金丹,他也不觉得对方能够做到这一点,这完全不符合常理。

    “假的!你休想骗过我!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了吗?想太多。”洛扶风怒吼,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以为林远凡又是在虚张声势。

    林远凡眼中有浓浓的惊色,洛扶风的话语落到他的脑海中掀起了惊涛海浪,如同一盆冷水浇在了他身上将他给叫醒了。

    “洛扶风,你说什么?两个多时辰?你上次见到我真的是在两个时辰之前?”林远凡压住心中震动,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

    洛扶风皱眉,不解道:“林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是两个时辰前逃走的?”

    “我知道了。”

    林远凡双手握拳,眼中流出一缕惊骇之色,他看出洛扶风没有骗他,洛扶风身上残存的血迹凝固的程度显示出他们两人交手确实就在前不久,绝对不可能是他十天以前留下的痕迹。

    他经历了十天的疗伤,而洛扶风来临却只用了两个多时辰,对此林远凡只能想出一个解释,那就是他和洛扶风身上时间的流逝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扭曲,要么是他的时间被拉伸了,要么就是洛扶风的时间被压缩了,亦或两者同时发生。

    林远凡的自觉告诉他,最有可能是他的时间在此地被某种力量拉伸了,这才能让他在两个多时辰的时间里如同修养了十天,恢复了自身的伤势。

    林远凡抬头看向乌云密布的天空,脊背发寒,好像在乌云的上面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影响着这些事情。

    “是这里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奇异还是这种力量只针对我一个人?”

    操控时间之力,让一个人的时间延长,这种手段如果是修士所为,那其修为必定通天,不是常人可以窥探的。

    结合幻海能削弱七州之地的规则,林远凡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测,能抵抗规则的,那就只有另外一种规则,幻海中很必定存在于一种不同于七州之地的运行规则,甚至是与七州之地的规则格格不入,彼此对立,不然七州之地的规则不会在这里被严重的削弱。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林远凡心绪不宁,还是有些不能理解,发生在这里的事情让他困惑,似乎看明白了一些,可又好似镜花水月让人看不真切,让他不知是真是假,处于朦朦胧胧的状态。

    如果这幻海中的威胁来自于强大的妖兽话,那是看到见摸得着的,他还能想办法和手段对付,但眼下幻海中的奇异之处让林远凡明白,这里面怕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隐秘。

    对于涉及到了极高层次隐秘的事情,林远凡不想沾染太多,现在的他才结丹中期,哪怕拥有元婴初期中的顶尖实力,可这样的实力依旧是没有什么资格去探寻的。

    好奇心害死猫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没有足够的实力却有足够的好新奇心,什么都要去尝试一下,那离殒命也差不了多远了。

    见林远凡陷入到沉思,洛扶风很是不满,心中积蓄的怒火爆发,右手向前一挥,在他身边的冰枪如暴风雨一样朝着林远凡激射而去。

    他清楚林远凡的孤剑已毁,而那种品质的法宝林远凡不可能再有第二件,没了孤剑,那林远凡就少了一个强力的手段,是他将其击杀的好机会,不能再错过了。

    思绪被打断,林远凡一下就召出了血炼之间,长剑出手,将袭来的冰枪较为轻松地破开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真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恢复了伤势!”

    洛扶风眼睛睁的大大,林远凡一出手他就知道林远凡是真的恢复了,身体动作没有分毫的凝滞,气息沉而稳,绝不是受伤之人该有的样子。

    “这是我的事情,不可能告诉你。”

    林远凡摇了摇头,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他已没有什么心思和洛扶风在这里斗下去了,只想赶紧离开这片海域,离开乌云笼罩。

    看似普通的海,普通的云,普通的雨都给了他一种压力,不知者无畏,知者有所畏。

    林远凡望着洛扶风,郑重道:“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你若是执意在这里动手,引起某种危险,不单是我,你自己也会有危险,我可以告诉你,这里的凶险不是你我能够解决的,我绝不是危言耸听。你要打我可以陪你,但不是在这里。”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不成?几句话就想让我罢手?我看你是想借机逃走罢了,上了你这么多次当,你以为这次我还会信你?做梦!”

    洛扶风怒气满满,脸上笼罩了一层阴云,早就打定主意不会相信林远凡说的任何话,哪怕林远凡说的没错,可他还是不会同意,动手就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