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一章 危机四伏
    ,!

    说着洛扶风手一招握住那柄寒冰长枪,对着林远凡猛地一枪刺去,他所在的一方区域的雨水全部凝结成冰刺对着林远凡刺去,而这些只是配角而已,在这些冰刺之中还有洛扶风凝出的三柄长枪,威势不俗,每一枪都能重伤甚至是击杀元婴初期修士。

    一出手,洛扶风就下了杀手,极为认真,没有分毫看轻林远凡的意思,他知道林远凡手段颇多,若是慢慢地和林远凡交手,很有可能会让对方再找到机会再次溜走,他没有想要戏谑林远凡的意思,不打算将林远凡擒下慢慢折磨。

    机会或许只有这一次,要是不能将林远凡击杀于此,再让林远凡逃走,那就真的是大海寻针,无法再将其找到了,那事情将不会有任何结果,任务完不成,宁飞雪的仇不了,洛扶风绝不允许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论境界,洛扶风是真正的元婴中期,林远凡才结丹中期,彼此差了三个境界,其中更有结丹元婴大境界,一道鸿沟,哪怕林远凡能够使用阴谋诡计杀了宁飞雪,洛扶风也不觉得林远凡能够和他一战,从林远凡从一开始就有意避着他,他便看出了这一点,要是林远凡有足够的实力,也就不会绕这些圈子布置这些陷阱了。

    “林道,我不会让你再有机会逃走!”

    在出枪之后,洛扶风立即将三面小旗抛向四周,将空间限制住,让林远凡无法再借助传送阵逃离,断绝林远凡一切能够逃离的手段,以确保万无一失。

    面对洛扶风的手段,林远凡脸色变得郑重,正面和一个元婴修士全力交手,这种压力不是什么结丹修士能够顶住的。

    冰枪袭来,林远凡急急向后退去,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其中蕴含了他的一丝精血,双手齐齐动,利用鲜血刻印出禁制,然后将这些禁制拍向胸口施展出了禁法。

    顿时,林远凡身上的气势暴涨,实力大为提高,已然达到了元婴初期圆满所能拥有的实力。

    此刻林远凡也顾不上许多,拼出全部实力,孤剑连斩,剑光闪现,一剑快过一剑,剑气纵横,雨水四散,无法承受剑气侵袭,好似一方剑的世界出现在林远凡的身前。

    二人神通碰撞,空中爆发出巨响,波动连连,寒冰碎屑飞溅,剑气也随之破裂,洛扶风凝出的三柄长枪被林远凡破开两枪,最后的一枪冲破剑气直刺林远凡胸口而来。

    林远凡低吼一声,双手握住孤剑,待到长枪距离极近的时候,他身子迅捷地向旁边一侧,长剑猛地斩下,直接将最后的一柄长枪斩成两段。

    “小子,受死!”

    洛扶风爆喝,趁着林远凡出剑的时候,他利用瞬移一下就来到了林远凡身前,双手紧握寒冰枪朝着林远凡的头颅劈下,雷霆万钧。

    林远凡身子向下落去,同时双手立刻回剑越过头顶进行架挡。

    两人的法宝刹那间就碰撞到了一起,强大的能量从碰撞处倾泻而出,两人周围的雨水全部消失不见,上方的雨水也无法落下,好像变成了一处禁地。

    洛扶风虽不是体修,但这一枪蕴含的力量却是极大,两人没有陷入僵持,林远凡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直接被这一枪的力量给击落到了下方海水之中,不仅如此,一股阴寒气息还从长枪之上传入到了孤剑之上,而后进入到了林远凡的身体中,影响到了林远凡的行动。

    海水中,林远凡本想第一时间跃出来,却突然感觉水中有一股莫名的气息在流淌,让他不由地顿了一下。

    这股气息十分微弱,若不是处于这种激发了身体的这种状态,使得林远凡的六识变得极为敏锐,对周围的感应能力成倍的提高,这才能发现幻海中奇异之处。

    “这是什么?”

    林远凡只觉得这气息他很熟悉,只不过他现在处于生死危机之中,脑子来不及思考这些,不能在第一时间分析出来,危机未解,再待在海中的话,行动不便,怕是要成为洛扶风的活靶子,他只能赶紧从海中脱身。

    洛扶风盯着林远凡活动了一下双手,缓解了刚才林远凡震力带给他的影响,恢复到了正常。

    林远凡这种天才人物千百年难见一次,洛扶风也是第一碰到,心中暗自庆幸这一次他下来了,要是来执行此次任务的只有两位师弟的话,只怕两人都将被林远凡所杀。

    林远凡的威胁太大,连他都感受到了一股压力,要是林远凡的境界再高一点,突破到了结丹后期,那实力将会变得更加恐怖,或许连他都无法解决祸患,好在事情还没有超出他所能控制的范围,他还能够拨乱反正,不然后果难以预料。

    洛扶风长枪斜指,冷笑道:“好个林道,你的震力竟然能影响到我,看来你的体魄也强到了一定程度,不愧是以圣品金丹踏入到结丹,果然够强大。剑修,体修,禁制阵法,你都很精通,我很好奇,你还会什么,都用出来吧,不然今天过后你就没有机会了。”

    “没有机会了?那可不一定,元婴中期的你确实强,我虽不能胜你,但你还杀不了我,我要走,你也留不住我。”

    林远凡脸上依然平静,神色坦然,好像自己并没有陷入到绝境。

    “那你为什么还不走?”洛扶风沉声问道。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

    林远凡长剑一甩,剑意盎然,身上战意火热,他站在哪里就好似一柄出鞘的剑,锋芒毕露,多重剑意在他的体内流转,杀机显露。

    不是他不想走,而是从一个元婴中期面前逃走付出的代价会很沉重,他不想轻易就付出这种代价,而幻海深处林远凡更不想去,他在海中察觉到了一丝危险,这危险看似很淡,但直觉告诉他,不要去,不能去,去了就有可能是九死一生,比面对洛扶风更加凶险。

    对于自己的直觉,林远凡十分相信,前世依靠直觉他多次避免了危险,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