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章 被追上
    人心善恶之事林远凡不好推断,关于那半神修士的意图他说不清,当然他也不需要去弄清,是误入歧途还是步入正轨,那些被植入道念的元婴修士的未来和他半点关系都没有,他才没有闲情去管他人的事。

    林远凡小心地将那缕道念从元婴之气中剥离了出来,这东西对他有不小的作用,能够当作参考,或许能对他有所启发,哪怕现在还用不到,以后也能有所用。

    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玉屏,林远凡将这缕道念放入其中,然后布下多重禁制,隔绝气息,斩断其与外界的联系,让人无法寻找道此物,如此一来,和宁飞雪一同下来的两人也就无法再凭借道念之间的相互联系找到他的位置了。

    之后林远凡再将宁飞雪的元婴之气从身体中慢慢地排了出来,用一个他炼制丹药的小鼎将其盛下,同样用禁制和阵法将其封闭,使其无法外泄,保持原样,最后将其放入到了灵气湖中,以保万全。

    聚精会神做完这一切后,林远凡神情一松,终于可以缓一口气了,到了这时他才将神识向外放开,发现了外界环境的变化,和他之前到来之时有了很大的不同。

    “出了什么事情?”

    林远凡抬头望向天空,眉头紧皱,只见天地极为昏暗,乌云密布,海天好似连成了一体,让人难以分清彼此,空中大雨滂沱,海风寒冷刺骨,让他情绪都不由地低落了许多。

    身为结丹中期修士,林远凡目力惊人,环境的昏暗并不能影响他的视力,而且他还有神识,依旧能够辨明周围发生的情况。

    “难道是幻海中心那片降雨的区域扩散到了这里?怎么可能会这么快?”

    林远凡还有些不太清楚情况,这座孤岛距离他数日前到达的降雨之地本该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按道理来说那片雨不该扩散到这里,但眼前的情景让他不得不这么认为。

    而且让林远凡惊疑不定的是,随着天空乌云越来越深厚,七州之地对他修为的限制也变得越来越小,好似此界的规则不适用与此地,他未曾松动的境界有了一丝向上提升的**。

    同时,他心中有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那日在阴云的边缘,他就曾看到过一闪而过的异像,不认为里面是什么善地,相当于人类元婴中期圆满的幽冥蛟所在的位置都还不是幻海的核心之地,再深入幻海就将进入到那片降雨的区域,里面会有什么存在,林远凡也说不好,直觉告诉他最好不要深入其中,危险随时都有可能会降临。

    和这份未知的危险相比,修炼之事也就没那么重要了,有机会提高实力,可没命使用实力,那也是白搭。

    “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赶紧离开这里为好。”

    林远凡不想多生事端,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可还没等他飞起离开小岛,一股强大的神识从远处横扫而来,发现了还没来得及隐匿气息的林远凡。

    察觉到这股神识,林远凡脸色微变,知道来人是谁了。

    “洛扶风!”

    他猜到对方应该会来,只是没想到对方会来的这么巧,要是洛扶风晚来三分钟,那他就能够利用手段逃之夭夭了,以他的隐匿手段,再加上宁飞雪元婴中的道念也被封印,洛扶风无法再探寻他的位置,再想找到他几乎没有任何可能,但现在林远凡已被发现,那再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了,发生的事情没有假设可言。

    林远凡有些犹豫不定,不知该如何是好,正面和洛扶风交手,他没有胜算可言,可要说逃走,一般的手段想要逃过洛扶风追击,难度很大。

    他手中还有最后一块传送阵可以用,但传送的地方是之前降雨区域的边缘,现在应该已经和这里一样,满是乌云和大雨,很有可能传送过去还会碰到某种危险,他无法确定,进退维谷,难以抉择。

    “世事当真难料。”

    林远凡叹了一口气,身子发力全速向外冲去,只能先走一步是一步了。

    小岛不远处的空间一阵波动,洛扶风施展瞬移直接出现,一眼就看到了前方全速离开的林远凡。

    “林道!你往哪里逃?!”

    洛扶风大吼一声,空中的雨水都被他的声音震散,音浪滚滚。

    看准林远凡逃去的位置,他再一次瞬移出现在了林远凡前方,拦住了林远凡的去路,他对距离把握的刚刚好,正好是在林远凡无法用玉简封印的区域,让林远凡不能打断他的瞬移。

    “洛扶风,你来的倒是不慢。”林远凡停下身来望着他冷声道。

    洛扶风脸上青筋暴起,怒气冲天,就在刚才没多久,他察觉到自己身体中的那缕道念和宁飞雪的失去了联系,这说明宁飞雪的元婴已经消散,不然的法那那缕道念是不可能消失的。

    为了确认心中的推测,洛扶风喝问道:“林道,你把我师弟宁飞雪怎么样了?”

    “我把他怎么样了?他到现在都还没出现,那事情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清楚了。”林远凡平静道。

    “你杀了他!林道,你该死!杀我师弟,动紫霞宗的人,没有人能够保住你!”

    洛扶风怒火中烧,眼中充满血色,他平日与宁飞雪经常一起执行任务,在修行方面也会相互探讨,彼此关系不错,不曾想七州之地一个看似普通的任务竟然能让宁飞雪死亡,这让他心中很是自责,觉得是自己没能照顾好宁飞雪才会出这样的事。

    林云飞冷哼一声:“杀了就杀了,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走上这条路,随时都要做好陨落的准备,不是吗?”

    林远凡精神紧绷,孤剑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时刻戒备着,不过现在他的身体中灵力剩下的不多,先炼化宁飞雪元婴时耗费了许多力量,无法久战,只能先做尝试,真的不能敌的话也只能去往更危险的地方一搏了。

    洛扶风身上杀意弥漫,寒气肆虐,一旁落下的雨都凝结成了冰。

    “林道,我要杀了你,为我师弟报仇!想必你也已经做好了受死的准备,那就拿命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