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七章 自取灭亡
    林远凡并没有立刻出手,只是静静地看着宁飞雪行动。

    金丹存在的空间的并不大,宁飞雪速度极快,一下就来到了林远凡五彩金丹旁边,触手可及。

    “圣品金丹!这副身躯,马上就都是我的了!”

    他喉咙鼓动,神情火热,眼中尽是贪婪,好似这金丹是他的囊中之物,唾手可得。

    没有任何犹豫,他的元婴再次变小,越发的凝练,金光灿烂。

    他嘴唇微动,右手猛地对林远凡的金丹拍下,一个由元婴之力凝聚的金色掌印出现想要将金丹中林远凡的神魂击杀。

    就在那金色掌印触碰到五彩金丹的时候,林远凡的金丹上耀眼的金芒大作,金属性之力爆发凝出了一层防护,掌印碰到这层防护的时候直接被弹开了。

    “怎么会?”

    宁飞雪一惊,还没听说过金丹会主动防御的。

    “我就不信了。”

    宁飞雪再次尝试,一连数掌齐齐发,可就是无法破除这一层防护,一怒之下,他凝出了长剑,攻击了许久终于在那一层防护上破开了一个缺口,不过他不敢再攻击,害怕长剑会损伤到金丹,那就不好了。

    心一横,他用出全部实力猛地一头向那五彩金丹冲去,穿过破开的缺口触碰到了金丹,准备亲自进入其中将林远凡的神魂抹除。

    “林道,你的末日到了。”

    他大喜过望,觉得胜利的果实就要到手了。

    可还没等他元婴融入金丹,金丹上火属性之力出现,一团赤红的火焰将金丹包围,而他进去的缺口也封闭了。

    猛烈的火焰炙烤着他的元婴,痛苦,钻心的痛苦不停地袭向脑海,就连其凝练的元婴也难以承受,他在林远凡的金丹外发出痛苦的嘶吼。

    金丹和元婴同源,林远凡金丹上的烈火能够对元婴修士造成威胁,自然也能伤到宁飞雪,而且宁飞雪修炼的功法对这种精纯的火焰毫无抵抗力,受到的伤害更大,就连其元婴都有了一丝融化的迹象。

    “林道!放我出去!”

    宁飞雪痛苦的大吼,那种痛苦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忍受的,金丹上的火焰好像要将他炼化一般。

    “你觉得这可能吗?”林远凡冷声道,“今天就是你自己选择的死期,我给过你机会,而我从不给人第二次机会。”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林远凡不会对宁飞雪这种人仁慈。

    元婴越来越痛苦,宁飞雪模样变得狰狞,疯狂道:“林道,你就不怕我在你体内自爆元婴?把我逼上死路,我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不要怀疑我现在的抉择。”

    “自爆?”林远凡一笑,毫不在意道:“若是在外面,我还真有一点担忧,可你进入我的体内,这里所有的一切都由我做主,你觉得你还有资格自爆吗?现在你连死亡的方式都没得选,不信的话你大可以试一试,看我是不是骗你。”

    林远凡无法掌控外界的事物,可若是他不能掌控自己的身体,那就对不起他所拥有的能力了,对于夺舍他早就有所防备,相信很多人都会对他打这个主意,不防不行。

    以他元婴期的实力,虽不能在自己的身体中制定秩序和规则,但以其在阵法的上造诣,在自己的身体和血肉中植入各种禁制布置出阵法还是可以的,利用这些他可以达到完美掌控自身的效果,创造出伪秩序和伪规则,在自己身体中,他便是主宰,没有元婴修士能够将他随便的将他夺舍。

    宁飞雪脸色大变,尝试了一下,控制元婴去往自爆的临界点,但就如林远凡所言,他根本就做不到,有一股力量阻止了他的行动,让他不可能在林远凡的身体中自爆元婴。

    “这不可能!这不是你能做到的!”

    宁飞雪惊恐万分,从没经历过这种事,一个结丹中期能阻止元婴修士自爆元婴,他连想都不敢想,这种能力超越了他的见识,他本以为对林远凡的手段都有所了解了,有了应对的方法,可到了现在,他才知道自己错了,林远凡的手段层出不穷,有太多是他不曾见识过的。

    此刻他连最后能对林远凡造成威胁的手段都失去了作用,再没有任何一个底牌了。

    林远凡淡然道:“我说过,我的手段不是你们揣测的,你既然要以身犯险,那我也不能让你失望了。”

    林远凡金丹上的火焰越来越烈,宁飞雪感受的痛苦也越强,他的元婴之体开始了融化,神魂收到了巨大的伤害,如果持续下去,他的神魂将会在丹火中化为虚无。

    “我不服!我不服!”

    宁飞雪疯狂地怒吼,朝着火焰施展神通,想要毁掉林远凡的金丹,但那些神通全部被火焰吞噬,触碰不到金丹本体。

    最后他只能不断施展神通攻击将他困住的那一层防护,终于在持续不断的进攻下,再度破开了一个缺口冲了出来。

    他不想再待在林远凡体内,想要冲出去,可当他出来的瞬间,一股强大的压力降临,直接将他定在了金丹旁,林远凡金丹上的火焰冲出,再度将他笼罩,他无处可逃,已是走到了穷途末路。

    宁飞雪感觉死亡离他这么的近,对死亡的无尽恐惧在他脑海蔓延。

    “林道,我求你饶了我,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你不想让我替你办事吗?杀了我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我愿意成为你的奴仆,我体内那一缕半神的道念已所剩无几,不可能再挣脱你的束缚,求你放过我,我辈修士修为得来不易,请你饶了我……”

    宁飞雪苦苦哀求,这是他能做的唯一一件事了,祈求着林远凡能再次放过他。

    “现在求饶,太迟了。”林远凡摇了摇头,“我确实需要你办事,但这件事杀了你我依旧能够办到,你对我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得到了林远凡的答案,宁飞雪变得绝望而疯狂,口中说着谩骂和诅咒林远凡的话语,不堪入耳。

    林远凡不再说话,丹火越来越旺,宁飞雪的元婴开始消散成了丝丝元婴之气,其咒骂的声音也在不断减弱,意识模糊,即将走到他人生的尽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