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六章 优势很大
    现在出现在宁飞雪面前的金丹超出了他的认知,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奇特的金丹,其中蕴含的蓬勃能量让他十分吃惊,这已经完全超越了一般结丹后期所能拥有的全部力量,已经达到了元婴初期的地步,身子就连他如今的元婴也无法比拟。

    “五彩金丹,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存在于一颗金丹之中,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圣品金丹么?”宁飞雪喃喃,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先前他还在林远凡的体内发现了那些流转的精纯灵力,比他那副身体中的灵力还要凝练,完全达到了元婴期的标准,还让他意外的是林远凡的体魄,这副身躯的坚韧程度也已超越了普通结丹后期的体修所能达到的极致,或许只比元婴初期的体修差一线而已。

    到了此刻他终于明白林远凡为什么会这么强了,除了境界意外,林远凡在诸多方面都已经达到了元婴初期,若是林远凡能够懂得瞬移的话,那就和真正的元婴期一样了,甚至在某些方面比他们这些元婴期还要强,不然也无法将他逼到如今的地步。

    “圣品金丹果然强大,不愧是传说中的存在,居然能让一个结丹中期修士跨域两个大境界拥有元婴期才能拥有的实力,若是我能拥有这副身躯,就算我境界降低到结丹,但实力并没有降低,反而会得到提升,当真是一个天大的造化,我宁飞雪一飞冲天的时机就要来了!”

    这种事情他从来没想过,本以为肉身被毁,元婴断臂,他将陷入绝境,马上就要被杀了,哪里能够想到林远凡竟然放过了他,最后让他计谋得逞,当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宁飞雪越看越兴奋,眼神火热,自信满满,觉得自己整个元婴进入到了林远凡丹田之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只要将将林远凡夺舍,那这一切将会全部属于他了。

    只不过他弄反了一件事情,并不是圣品金丹成就了林远凡如今的实力,而是林远凡凝聚了圣品金丹成就了自身,若不是林远凡的努力,哪里会有圣品金丹出现,重点是人而不是物。

    林远凡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腹,神识能够看到宁飞雪的一举一动,暗道:“你既然一心寻死,那我就成全你!”

    他身子一闪来到小岛的顶峰,直接盘膝坐下,心神集中,用神识在丹田处凝出了一个虚影。

    当林远凡的身影出现在宁飞雪面前的时候吓了他一跳,还以为林远凡能让神魂突破金丹出现,但看清出现的林远凡只是神识凝聚的,他的心放了下来。

    “林道,我都到了这里,你难道还有什么反抗的手段不成?”

    宁飞雪十分得意,元婴夺舍金丹,只要元婴能够进入结丹修士的身体中,那结丹修士的处境就会变得相当危险,他还没听说有元婴夺舍结丹修士失败的。

    毕竟结丹修士的神魂还在金丹中,只是元婴的一个雏形,并没有成长为元婴,处于十分被动的境地,只能被迫防御元婴的进攻,而这种防御对元婴修士来说几乎毫无作用,不可能抵挡元婴的侵入。

    林远凡脸色阴沉如水,寒声道:“宁飞雪,你高兴的太早了,刚才你距离我布置的阵法的边缘很近,若是你选择在挣脱我禁制的瞬间离开阵法直接施展瞬移离开,我是追不上你的,可你竟敢进入我的身体,还想夺舍我,那你的命运在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

    关于宁飞雪身体中拥有半神修士道念的这一点他确实没有算到,少了一些防范手段,他只是一个修士,或许比其他人强大许多,但他还是不可能算尽所有事情,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哪怕是仙也不行。

    要是宁飞雪逃了,林远凡多日的计划和付出化作流水,难免会让他失望,以后再想抓住一个元婴修士的难度将会提高太多,成功的可能性会很低。

    但宁飞雪没有逃,要赌一把,而且其所作所为以及他的念头已将林远凡完全激怒了,触碰到了他逆鳞,宁飞雪如此,林远凡自然要让他付出代价,哪怕这个代价是宁飞雪无法承受的。

    宁飞雪听了林远凡的话笑了起来,得意道:“林道,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能嘴硬,这份定力还真是让我佩服,在外面,我惧你几分,可在这里,你的那些手段难道还能施展不成?”

    “哦?”林远凡嘴角微翘,冷声道:“你以为在这里我就奈何不了你?是什么给了你这份自信?”

    宁飞雪心一凛,好像林远凡从来没有无的放矢过,言出必行,这让心中突然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难道他真的还有什么手段不成?不对,不对,没有结丹修士能抵抗元婴的夺舍,他这么说一定是虚张声势,其实心里害怕的不得了,一定是这样,一定是。”

    宁飞雪这么想着,找到了一丝安全,不认为林远凡能在这里阻挡自己。

    “林道,你既然真有手段,为何不现在用出来将我制服?只怕你没这份本事吧。”宁飞雪言语激将,想要试探一下林远凡的虚实。

    “在我的身体中,你逃不了,只是我想到了一个惩罚你的方法。”林远凡言语变得平静,缓缓道:“比如说,在你最得意的时候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无情的绝望,那种滋味想必很不好受。”

    “你!”

    宁飞雪气极,那种感觉他今天品尝的够多了,每一次都感觉比杀了他还要难受,他可不想再品尝了。

    “你什么你?我的金丹就在你面前,你再不去尝试的话可就没有任何机会了。”林远凡沉声道。

    宁飞雪听出林远凡这是在激他,其中或许真的会有什么危险,如同一个**裸的阳谋。

    “这是你逼我的,我要让你消散,这世间将再无你!我将取代你而存在!”宁飞雪大吼,元婴朝着林远凡的金丹急速冲去,就算林远凡不激他,他也会这么做,这是他现在唯一的出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