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四章 屈服?
    当然,他还有最后一个手段,那就是自爆元婴,这件事他还可以选择,只不过,一旦选择这么做,那他就是选择了一条死路,万事成空,魂飞魄散,从此消失在修真界。

    而这对他来说是无法接受的事,没有人会不珍惜生命,他更是如此,活着总比死了强。

    眼见那元婴主魂被大幅度削弱,就算收回来也不能再恢复,宁飞雪决定死马当活马医,右手猛地向上一指,跟着他的动作,主魂急速向上冲去,好像要去寻找黑暗的边界。

    等到神识对主魂的控制开始减弱,宁飞雪大吼一声:“给我爆!”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强大的元婴之力在空间奔腾,就连黑暗都出现了一丝波动,毕竟是一个元婴自爆,哪怕这个元婴被削弱了许多,威能大减,但也不是什么人能够随便接下的。

    林远凡凝聚的黑暗上被那主魂自爆炸出了一道缝隙,一缕白光从缝隙上传了下来,正好落到了宁飞雪的眼中,在这一瞬间,宁飞雪中又生出了一股希望,好似从这一缕白光中找到了出路所在。

    “天无绝人之路!”

    宁飞雪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双膝微弯准备向着上方飞去,可还没等他来得及行动,黑暗中两声轻不可闻的剑吟响起,两柄长剑速度极快,在黑暗的掩护下,宁飞雪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两柄长剑疾斩而过,宁飞雪只觉得好像有一股清风从他旁边吹过,没什么特殊的,但等他低头去看时,才发现自己的两条臂膀不知怎么地被斩断了,不再属于他所有。

    没有鲜血,只有精纯的元婴之力从伤口出泄出,痛苦传入脑海,让他不得不停了下来,于此同时,黑暗上的裂缝消失不见,他的眼中重新归于了黑暗。

    “不!”宁飞雪悲愤地大吼,希望来的这么突然,熄灭的这么快,让他措手不及。

    “你没有机会了。”

    林远凡冰冷的话语在宁飞雪身前传出,手一招,宁飞雪断臂上还握着的储物袋就落到了他的手中。

    林远凡望着宁飞雪,沉声道:“没了储物袋,没了双臂,连神通和法宝都不能使用,我看你还能拿什么和我斗?”

    宁飞雪神色狰狞,威胁道:“林道!你欺人太甚,别忘了我是元婴修士,大不了我这条命不要了也要和你同归于尽,你有本本事来试试看。”

    林远凡不禁笑了起来,淡然道:“同归于尽?你舍得自己的命吗?刚才我已经手下留情了,若是我这两剑不是斩断你的臂膀,而是插入你的心脏,你觉得现在你还能在我面前说话吗?”

    “你!”

    宁飞雪脊背发凉,刚才他被那一缕光所吸引,有了短暂的失神,要是林远凡真的让那两剑刺穿自己的心脏,那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宁飞雪,你是一个聪明人,懂得取舍。”

    林远凡手一挥,存在于两人之间的黑暗暂时退散,宁飞雪终于能够看清林远凡所在了,只是他现在已没了出手的实力,伤不了林远凡。

    林远凡继续道:“你放心,我不会杀你,我本就不是为了杀你们而来,只要你愿意归顺于我,你就不会有性命之忧,相反,我还会助你重铸肉身,或者是帮你夺舍,就连真正使用魂幡的功法也可以传授给你。你若是冥顽不灵,做无谓的抵抗的话,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宁飞雪眼珠一转,认真地问道:“你真的不会杀我?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我说过的话自然是真的,而且你都落到了这个地步,你觉得你还有多少选择的余地?”林远凡冷冷地盯着宁飞雪,沉声道:“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臣服还是死亡,我的耐心有限。”

    时间快速流逝,宁飞雪看了一眼自己的处境,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掉,进退维谷,生死掌控在对方的手中,心中是百感交集,不知该如何是好,好像臣服于林远凡是他唯一的出路。

    “时间到了,我要知道的你的决定。”林远凡声音越发冷淡,手中孤剑一旋,剑气凌然,大有他不同意就雷霆出手的样子。

    宁飞雪叹了一口气,形势比人强,头一低,双膝一弯对着林远凡跪下了,情绪低落道:“我,愿意臣服。”

    林远凡脸上难得浮现出了一抹笑意,轻笑道:“我会在你体内种下禁制,不要抵抗,明白吗?”

    “明白。”宁飞雪只能默默地点了点头。

    林远凡将孤剑收起,双手齐动,开始准备禁制,繁复的禁制处在了他身前,有奴印,控制元婴行动的禁制,还有能限制元婴自爆的禁制,多重禁制齐齐出现。

    宁飞雪毕竟是元婴修士,境界比林远凡高了许多,为了能完全掌控宁飞雪,林远凡此刻也是拿出了自己如今能够布置的最厉害的禁制,可不想在最后一步的时候出什么差错。

    见到林远凡快速施展的禁制手段,宁飞雪越看越心惊,早就知晓林远凡在禁制和阵法的造诣上极高,连修真之灵周围的核心阵法都能破开,现在亲眼见到,他才真正明白林远凡的手段有多厉害了,绝非普通人能比的,就连那些元婴期的禁制大师也难与之比肩。

    一直准备了十五分钟,在林远凡身前的禁制已经来到了一个相当恐怖的地步,布置一个大阵的工作量也不过如此,林远凡的额头上也泌出了一层细毛汗,这对他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成了。”

    林远凡长出了一口气,终于完成了这一个能控制元婴修士的多重禁制,仔细检查了一遍,没有错误,满意地点了点头。

    “去!”

    林远凡双手向前一推,那繁复的禁制快速前行,宁飞雪心中忐忑不安,可还是不敢做出任何反抗的举动,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任由那些禁制靠近。

    那些禁制没有任何阻碍的进入到了宁飞雪的身体中,以极快的速度控制住了宁飞雪的元婴,林远凡感觉自己和宁飞雪已经建立起了联系,有了一种掌控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