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三章 破除
    做完这些之后,宁飞雪还觉得不够保险,一咬牙,将藏在魂幡中的那个元婴也给取了出来,让其在四周环绕来保护自己,面对林远凡层出不穷的手段,他是真的怕了。

    宁飞雪已经下了决心,一旦发现林远凡所在,就算再将这个元婴毁掉也在所不惜,一定要将林远凡重创甚至是击杀,在他看来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摆脱险境。

    “林道,你还有什么手段都用出来吧。”宁飞雪怒吼,心神紧绷,随时准备应对林远凡出手。

    “宁飞雪,在我的神通中,你不会是我的对手,我可以告诉你,我不会杀你,若是你能放弃抵抗,自然会少收点苦,要是你还想着负隅顽抗,那就别怪我下手无情,等你重伤,我一样可以让你臣服。”

    林远凡的声音在黑暗各处响起,让人无法分辨出具体方位。

    宁飞雪冷笑,喝道:“林道,你若是有本事就尽管来,我看你如何能让我臣服。”

    “这是你自找的,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家伙。”

    林远凡声音一寒,手向前一指,周围的黑暗立刻收缩,腐朽和死亡气息变得越来越浓郁,让人有种处于坟墓中的感觉。

    随着腐朽之力变得强大,宁飞雪的感受也变得越发强烈起来,金色的元婴上沾染了一层淡淡的墨色,腐朽之力不断地侵蚀着它的元婴,使得它的元婴都变得暗淡了一些。

    不论他用什么神通就是无法抵抗这股力量,好像这股腐朽之力对元婴之类的灵体有着更加强大的伤害,无孔不入,要将他腐朽掉。

    宁飞雪的感受还要好一些,而他周围的那些魂魄则有些承受不住了,一些实力较弱的魂魄已经开始消散,一缕缕黑烟注入到了黑暗中,使得黑暗的力量变得越发强大了。

    发现了这一幕,宁飞雪心头震动,魂魄一个个消散,就连那些筑基结丹期的魂魄也坚持不了多久了,要是林远凡能将这神通持续下去,根本用不着出手,他也会和那些魂魄一样被削弱,最后灰飞烟灭。

    “林道,你给我出来!我要和你一战!你躲躲藏藏算什么?”

    宁飞雪慌了,要是林远凡和他正面一战,哪怕失败了,他心里也还能接受,可这种一直被削弱,空有一身本事却无用武之地的输法让他感到了害怕。

    林远凡没有回答,回答他的是黑暗中的漫天剑气,那些魂魄被腐朽之力削弱,实力大减,就算所有融合在了一起也无法对林远凡构成威胁了。

    剑气无声而至,四面八方,环绕在宁飞雪周围的魂魄发出一声声尖利的嘶鸣,直接被剑气斩成了黑烟。

    宁飞雪急忙运起法宝和神通抵抗,将自己牢牢地保护了起来,不想元婴被伤。

    剑气在他的防护上炸裂,狂风呼啸,林远凡的剑气源源不绝,持续了小半分钟才终于停歇,等到宁飞雪神识再去感应时,发现他召唤出来的精魂除了那一个元婴主魂外,其他的都被林远凡的剑气给灭了。

    宁飞雪心都在滴血,为了收集炼化这些精魂他也是费了不少功夫,结果今天在林远凡的手下全都毁灭了,不过万幸的是魂幡还在手中,那元婴的主魂也还在,他仍有一搏之力。

    “林道,你给我滚出来。”

    宁飞雪越来越焦急,将魂幡收起,从储物袋中取出了诸多可以爆破的法宝向四周扔去。

    “爆!”

    巨大的轰鸣在黑暗中响起,他想要借此破掉林远凡的神通,就算破不掉也要将林远凡逼出来。

    在宁飞雪斜上方的林远凡摇了摇头,左手摸出数块青色玉简慢慢地朝宁飞雪扔了去,只见那玉简在靠经宁飞雪后便幻化成了他的模样。

    宁飞雪察觉到了,身子一转,神识中发现林远凡正手持长剑正准备从他旁边偷袭。

    “去!”

    宁飞雪急忙控制那元婴主魂向林远凡冲去,身子微微震动,打算将那元婴爆掉和林远凡同归于尽,哪怕他处在不远处会受到波及也在所不惜。

    眼见主魂就要碰到林远凡了,宁飞雪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觉得自己终于抓到林远凡了,只要能成功过,那此局可解。

    可就在他准备让主魂自爆的瞬间,那主魂竟然穿过了林远凡的身躯,一口要在了制造幻想的玉简上。

    “假的?!”

    宁飞雪一怔,随后又觉察到周围还有波动传出,去感应时发现全都是“林远凡”。

    宁飞雪记起林远凡常用的手段,虚虚实实,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这几个人中可能真的林远凡就在其中,容不得他大意。

    正当他再运用主魂去试探的时候,谁知被主魂咬住的那枚玉简猛然爆炸,剧烈的爆炸让主魂受了伤,气息变弱,实力减少了一些。

    “林道!!”

    宁飞雪看穿了林远凡的意图,逼他做两难的抉择,**裸的阳谋,若是他用主魂去攻击那些“林远凡”,那主魂便会收到重创,甚至到最后自爆都无法做到,让他少了一个杀手锏,可若不那么做,万一真的林远凡就在里面,因为害怕主魂受伤而不行动,让林远凡得逞了,造成的后果也不是他能接受的。

    “宁飞雪,我看你怎么选。”林远凡喃喃,“事情也该结束了,再拖下去没什么意义了。”

    他右手向前一抛,孤剑竖与身前,再一召,血炼之剑也出现,两剑齐出。

    此时宁飞雪陷入到了艰难的抉择之中,思索片刻,他还是让主魂向着那些靠近的“林远凡”袭去,到了这一步,他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不论真假,他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能,一步走错就可能满盘皆输,哪怕这么做也能让自己输得慢一些,他看似还有选择,可实际上,他已走到了穷途末路,这一点他很清楚。

    爆炸声不断在那主魂旁边响起,里面没有一个是林远凡的真身,一次又一次,那主魂的气息已经非常弱了,就算宁飞雪让其再靠近林远凡自爆也难对林远凡造成大的伤害了。

    杀手锏被林远凡所破,宁飞雪心中长叹一声,现实就是这么的无情,在他最得意的时候陷入到了万劫不复的深渊,最后被深渊所吞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