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七章 瞬息万变
    林远凡眼色中变得相当郑重,两个元婴初期要和他拼命一搏,容不得他有任何疏忽。

    没有片刻的犹豫,他直接将苏孤鸿送给的他的孤剑握在了手中,面对两位元婴修士,他手中的孤剑轻颤,好似欢呼雀跃一般,当初它便是饮了这些人的血,尘封千年的孤剑,再度被这两个元婴修士所唤醒,如同回到了血雨腥风的过往。

    风云变色,剑吟声起,传出千年的渴望。

    一剑生死两茫茫!

    二剑风萧易水寒!

    三剑寒落千堆雪!

    四剑斩尽蓬蒿人!

    五剑风云断沧桑!

    在这瞬间,林远凡也是动用了全力,五剑齐出,狂放生死剑气在天空激荡,寒风骤起,杀雪飘摇,剑迷人眼,血炼之剑一剑绝尘。

    天空中如同出现了一个由剑组成的杀阵,万物处于其中都将凋零。

    那首先向林远凡疯狂落下的血色手印,此刻碰上了凌冽的剑气,没有任何的停顿,那一个个手印立刻崩溃,被后续的神通湮灭,做不到任何抵挡。

    随后便是那团不断嘶鸣的黑色雾气,其声音能够让修士心神涣散,对一般元婴修士都会产生严重的影响,可这对林远凡毫无作用,他识海中五色采莲流光溢将所有能影响心神的因素隔绝,金色识海十分平静,波澜不起,丝毫不受影响。

    随着林远凡的神通斩过,那团黑气消失,露出了里面不断挣扎的一颗金色头颅,这金色头颅中存在着各种黑线,神色狰狞,好似十分的痛苦,不断地放出渗人的嘶吼声,让人很不舒服。

    “元婴!”

    林远凡瞳孔微缩,没想到宁飞雪居然将他人元婴炼制成了伤人法宝,难怪速度会这么快,他看出这个元婴残缺不全,只有一颗头颅,蕴含的元婴之力也宁飞雪污秽了,使其产生了一种能对修士心神有极大伤害的力量,让人难以防备,要不是他识海异于常人,说不定还真就中招了。

    “怎么会没用?!”

    宁飞雪不明白为什么林远凡没有受到影响,他这法宝对修士心神有很大的伤害,屡试不爽,每次用出都能让他占到上风,杀人利器。

    他本想出其不意让林远凡心神受损无法反抗,再配以严荣的手段然后将林远凡一举斩杀,但现在的状况反而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见到林远凡浩荡的神通袭来,那元婴头颅也收不回,宁飞雪心一狠,一咬牙,右手成剑指一点那元婴,疯狂道:“给我爆!”

    一声震天剧响,巨大的元婴之力在空中爆发,冲击波急速扩散,这可是元婴自爆,哪怕是残缺不全的元婴,其爆炸的威能也远比结丹后期的自爆要强大太多,能对元婴修士都能造成不小的伤害。

    林远凡神识一直注意着三人,在宁飞雪出手的时候就向后急速退去,可还是没能完全避开这股爆炸的巨大威力,被这股力量所伤,五脏震荡,直接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受了不小的伤。

    随着这元婴头颅的自爆,林远凡施展的神通全部被巨大冲击给化去了,不仅如此,他精心布置的阵法也波动起来,根基受到了损伤,变得十分不稳定,只怕也难以再维持多久了。

    还没等他身子稳定下来,严荣凝聚的大剑便冲破了爆炸区域直插他的胸口,尽管这剑也收到了波及,威能减小了不少,可对现在的林远凡来说绝对不好接。

    全力压下身体中的苦痛,林远凡右手将孤剑横于胸前,左手抚住剑身。

    他刚做完准备,严荣的金色大剑就刺了过来,叮地一声金属脆响,大剑的剑尖撞在在孤剑的剑身之上,林远凡只感觉身子如同被一座大山砸了一下,长剑上巨大的力量将他推地向后退去,火焰喷发将他包裹,如同置身于一片熔岩之中,其身前的孤剑剑身也被压弯到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弧度,距离他的胸膛已然极近。

    林远凡被推出了大阵,脸上现出厉色,咬破舌尖对着手中的孤剑喷出一口鲜血,孤剑吸收了鲜血之后寒芒大盛,而林远凡的双臂也变得粗壮起来,力量倍增。

    “给我滚!”

    怒吼一声,林远凡双手齐齐发力,将那长剑给弹开,随后立刻前行停下身子,不退反进,一跃来到那柄大剑旁边,孤剑连斩,将那大剑斩成了数段,短时间无法再连接为一体。

    先一连施展五剑,又被宁飞雪施展的元婴头颅的自爆之力波及,再硬接了严荣一剑,就算林远凡实力强大,此刻也是吃不消。

    “果然,元婴修士没那么好对付。”林远凡叹了一口气,赶紧取出灵药服用了些,稳定了一下身体中的伤势。

    透过阵法,宁飞雪和严荣看到林远凡面对他们两人这样的攻势都没有死只是受了伤,很是意外,不过看林远这么一副狼狈样,知道这次他绝对不是装出来的,一定是受了不小的伤。

    最让他们欣喜的是束缚他们的阵法摇摇欲坠,对他们行动的束缚减少了许多,就连洛扶风都在向阵法边缘靠去,只要能离开阵法,那就是天大地大再没什么能束缚到他们了,要走要留全凭他们自己做主。

    “林道,你的计划要落空了。”严荣哈哈大笑,胜利仿佛唾手可得。

    宁飞雪却高兴不起来,一件重要的宝物毁于此地,那元婴得来颇为不易,想要再寻一个谈何容易,而且他明白,要是他们脱离了阵法,那林远凡如此诡计多端,肯定还留有传送阵,狡兔三窟,如果他再次传送离开,那这大海茫茫,他们想要寻到林远凡无异于大海捞针,不会有任何可能,事情也就无法了结了。

    “看来,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林远凡摇了摇头,眼神却显得越发坚韧,身子一闪再度进入到了阵法之中。

    “他想做什么?难道他还有什么后手不成?”

    宁飞雪此时极为警觉,局势明明对他极为不利,可他却没有选择逃离,依旧选择停留,事出反常必有妖,心中担忧林远凡还有什么能够翻盘的底牌没有用出来,这或许将会决定局势的走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