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一章 步步引诱
    “我的印记被他抹除了。”宁飞雪双目一闪看向前方说道。

    严荣眉头紧皱,轻声道:“师兄,他又传送离开了,我的印记还在被他被不断削弱,用不了多久也要消失了。”

    洛扶风冷哼了一声,气道:“好小子,他应该是猜到了我们的行动,可他又能躲到哪里去,我就不信他能一直使用传送阵,这东西他不可能有太多。”

    传送阵的布置十分繁复,耗费颇高,还需要在阵法上有极高的造诣的人才能制作出来,就算是在第二层也并不多见,大多由各大宗门把持,洛扶风三人所在的紫霞宗就有,像林远凡这种轻便的传送阵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传送阵能够传送的距离和阵法的品质以及耗费的灵石以及空间的稳固程度有关,和元婴修士的瞬移有异曲同工之处,元婴修士瞬移的距离并不算太远,可传送阵的传送的距离则不一定,可短可长。

    一般元婴初期一次瞬移的距离在百里左右,元婴中期瞬移大约两百里,元婴后期差不多五百里,而且随着瞬移距离的增加,难度也会相应提高,对元婴修士来说长距离瞬移也会对身体造成很大的负担。

    所以元婴修士一般不会用瞬移来赶路,多用来出奇不易偷袭或是逃遁以及追赶,为了追求较远距离的移动,传送阵比元婴修士的瞬移还要好用,不过在灵活方面不及元婴修士的瞬移。

    而今天林远凡展现出的可携带的小型传送阵让他们大开眼界,从未见过传送阵还能这么用,洛扶风对林远凡层出不穷的手段越发感兴趣,一个结丹修士拥有这些都能在三个元婴修士面前逃脱,若是他们掌握了,那岂不是几乎没什么人能杀得了他们了,先一个瞬移拉开距离,再使用传送阵,一跃千里,谁又能追上?

    想到这,洛扶风眼中一阵火热,将林远凡当作了自己必须得到之物,不允许自己再失手了。

    此刻的林远凡算好时间,推测三人应该距离自己不远了,然后他便将严荣留在身上的神识也给抹除,之后再一次使用传送阵离开,去往下一处地方后他并没有停留,再度使用传送阵离开。

    对于体内洛扶风留下的神识他并未触碰,那一缕神识隐藏的很深,极为的隐蔽,毕竟对方是元婴中期修士,手段颇为高明,要是一般的元婴初期也难以察觉,无法排查,可林远凡却在对方留下之时就察觉到了,只是一直没揭穿而已,装作不知情的样子。

    林远凡想让洛扶风以为自己是一条被挂了线的鱼,让对方三人觉得事情一再都在掌控之中,那样他谋划多日的事情才能顺利展开,留着这缕神识,林远凡还有其他的用处。

    第四次传送,林远凡的身影出现在了一片平静的海面上,四周寂静无声,连一条鱼都没有,他取出飞舟慢慢飞行,同时进着他请君入瓮必不可少的一环准备。

    他左手急动,在右手上留下了诸多禁制,而后充满禁制的右手一拍胸口。

    “起!”

    一股特殊的吸力出现在他右手上,洛扶风留在他身体中的神识烙印开始松动,很快便被这股特殊吸力慢慢地吸出,最后被林远凡一手握住了。

    林远凡看着手中只有米粒大小散发出浅白色光芒的烙印,不禁笑了起来,一拍储物袋,一只结丹中期的噬灵蜂出现,然后噬灵蜂口中吐出一根尖利的细管,一口就将这缕神识吸入了体内。

    这还不算完,林远凡咬破手指将一滴鲜血滴在噬灵蜂后背上,再信手而动布置出禁制将噬灵蜂的气息掩盖,这一招他之前就曾用过,这次再用出,所谓一招鲜吃遍天,只要能骗到那三人那就是好计策。

    “去吧。”

    林远凡让噬灵蜂飞了出去,去往了他预定的海域,然后潜入到了海水之中,就好像他在哪里修炼一般。

    他继续飞行,避开了噬灵潜伏的区域,之后在距离噬灵蜂有一定距离的海面上停了下来,神识谨慎地放了出去,小心翼翼地检查了一下先前的布置,可不想在洛扶风三人没来之前这里有什么大动作,免得弄巧成拙。

    见自己的布置没有出岔子,林远凡松了一口气,启动存在于飞舟上的隔绝阵法,气息全消,然后也沉入到海水之中,好似和海水融为了一体,极难被察觉。

    他在等待,等待着洛扶风三人的来临。

    就在这段时间,在飞舟上的洛扶风知晓了林远凡在消除了严荣的神识烙印却没有对自己留下的印记出手,这让他心中十分的得意,以为林远凡毫不知情,而林远凡后连续两次传送也越发让他坚信这一点,先前林远凡都是消除了某一人的神识才传送离开,这一次却连续两次传送,中间并无停顿,好像笃定了没有追踪,放心动用传送,以求快速离开。

    洛扶风自信道:“林道,你千算万算,可还是少算了一环,把老夫的手段给算漏了,而这就将决定你的命运。”

    三人追踪林远凡已经深入了幻海,在这过程中,他们也发现了幻海中的奇异,各种噬血的海妖海兽不时地便会出现,从他们刚入幻海时见到的凝气筑基变成了结丹初期结丹中期,其实力也越来越强大。

    “洛师兄,这里的海很怪,不知为什么会孕育出这些妖兽。”宁飞雪看向下方的海面,脸上忧色隐现,提醒道:“要是再深入,应该会碰到结丹后期的妖兽,如此说来,只怕里面很有可能真的会有元婴期妖兽。”

    严荣心很大,并不觉得会有什么意外,笑道:“宁师兄,不就几个妖兽吗?没什么好怕的,而且我还巴不得碰到那些畜生,正好杀了取妖丹,那可是好东西,要是能碰到那些能炼器的妖兽,那就更好了。”

    洛扶风回头看了二人一眼,训诫道:“严师弟,你的心太粗,总是大意,若是继续如此,早晚要吃大亏,而宁师弟你,事事小心,慎之又慎,也是要不得,我辈修士若是少了一个锐意进取之心,畏手畏脚,那也难成大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