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五章 交手严荣
    林远凡速度飞快,比一般的结丹后期要快上许多,但在严荣眼中却根本算不得什么,林远凡动作在他的眼中如同慢动作一般。

    他心中冷笑不已,暗道:“这林道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这点实力就敢挑衅我三人,真让人笑掉大牙。”

    可还没等他笑出来,林远凡用力一点虚空,速度猛然间爆发,空气中一声爆响,他的身子直接从那三柄长剑的攻击范围中跳脱了出来,一下就来到了严荣的右侧。

    磅礴的生死二气环绕在林远凡长剑上,一剑横斩,剑光如虹,凌厉绝伦的剑气直取严荣的脖颈。

    这一突入其来的变化谁也没想到,在林远凡剑旁的严荣更是心头狂跳,他从林远凡这一剑上感到了一丝威胁,这一剑的威力绝对不弱。

    但他乃是元婴修士,反应极快,手在储物袋上一抹,更加大量的金色沙粒出现在了他身侧。

    “凝盾!”

    随着严荣急喝,那一团金色沙粒快速涌动,瞬息间就形成了一个金色盾牌将他的身体给护住了。

    剑气撞击到了盾上,刺耳的金鸣声响彻在这处被坚冰包围的空间中,久久未能停歇。

    严荣的法宝就是这一大团金沙,这些沙粒十分特殊,被他称为幻金沙,具有浓烈的金属性,十分的坚硬,是他在一次外出执行任务时偶然得来,经过多年炼制,这些金砂能够在他神识的操控下变幻成为各种形状,刀叉剑戟,无所不可,是他最为得意的法宝。

    “可惜了。”

    林远凡摇了摇头,身子向后退去,这突发的一击未能得手,那后面对方必定会变得十分谨慎,想要让对方受伤几乎没有任何可能了。

    虽然没能成功,林远凡也没觉得有什么可遗憾的,对方毕竟是元婴修士,肯定没那么好对付,就算严荣没凝出金色盾牌,其身上的防护法宝应该也能保他周全,不是他随便一剑就能杀的,要是被就这么杀了,那元婴修士也太不值钱了。

    “好小子,差点就着了你的道。”

    严荣大怒,刚才就差一点被林远凡给算计了。

    洛扶风大有深意地看了林远凡一眼,察觉出林远凡刚才展现出的实力距离普通的元婴初期还有一点差距,可也差不了多少,如果有强大的法宝和神通,这份差距完全能够弥补,将林远凡当作一个元婴初期看待不为过。

    “这就是你的本事吗?难怪有张扬的资本,我记得孤剑还在你手中吧,为什么不拿出来,如果刚才这一剑你是用孤剑施展,威能会更大,难道我们三人还不够你动用那柄剑?”

    “我觉得还不到用那柄剑的时候。”林远凡平静道。

    洛扶风轻笑:“我很好奇,你会在什么时候会拿出那柄剑,今天你可离不开这里,你要是没出剑就被擒住,那可就再没机会了。”

    “那可不一定。”

    林远凡没有将洛扶风威胁的话放在眼里,左手在青白长剑上一划,一缕鲜血出现,于此同时,在他身上一股惊人的杀意出现,这股杀气和他身上的血气相互结合,一股玄妙的波动散了出来。

    “他在做什么?”宁飞雪眉头一缩,不知道林远凡在做什么,好像是某种奇怪的神通,那股独特的气息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做什么也没用,最后的挣扎而已,他不可能逃得走。”

    见到林远凡的动作,洛扶风并没有阻止,反而想见识一下林远凡独特的神通。

    到现在,他都没有出手的打算,有两位元婴初期的师弟在,活捉林远凡的事情他会让两位师弟处理,若是两人处理不了,他才会出手,总不能一来就出手解决了,那就太没意思了,难得出现了一个让他感兴趣的人,多费时间看一下对方的挣扎,这也不失一番乐趣。

    只是严荣没那份心情,先前差点中招的事情让他很不爽,心中只想快点将林远凡擒下好好折磨一顿,不然心中的那份不快消不了。

    “囚笼!”

    他双手在空中虚点,存在于空中的金盾和长剑重新变成了金砂,而后快速地蔓延到了林远凡所在的外围,随着他的话语传出,那些金砂变幻形态,直接在空中凝聚出了一个金色牢笼,林远凡就处在牢笼之中,好像变成了囚犯一般。

    牢笼从各个方向缩小,要将林远凡完全束缚。

    严荣得意道:“小子,在我的囚笼里,我看你还能往哪里逃?!”

    “你的牢笼困不住我,看我如何破了你的牢笼。”

    “风云起!”

    一声低喝,在他身前出现了一朵不算大的诡异红云,血腥气从红云中散了出来。

    “剑!出!”

    剑吟声起,鲜红的血炼长剑再度出现,速度奇快无比,瞬息间就斩在了严荣凝出的牢笼之上,直接将囚笼破开了一个缺口。

    可这囚笼是由金沙所凝,当长剑斩断之后,其他沙粒便会再度聚合,保持囚笼的完整,而这也正是严荣对自己幻金沙引以为豪的地方,不会像其他法宝收到重创便损毁,十分的牢靠。

    “小子,你别白费力气了,你破不开我的幻金沙笼。”

    发现林远凡这柄奇怪的剑能够破开幻金沙组成的牢笼,让他颇为惊奇,可也只仅此而已,他对自己的法宝信心十足。

    “真的破不开吗?”

    林远凡冷笑一声,用特殊金沙练成元婴法宝确实很奇特,别出心裁,就算金沙损失了部分,法宝的威能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但他从来就不相信有什么法宝是完美无缺的。

    “你的法宝能抵挡住一剑,可十剑百剑呢?”

    在林远凡神识的控制下,那血炼飞剑疯狂地劈斩牢笼,每一次斩过,就会有一些金沙失去灵性变成了普通的沙子从空中散落。

    严荣微惊,林远凡的剑相当奇特,受损后便自动修复,可这幻金沙法宝是他耗费心血炼制,被林远凡这么损耗,怕是过不了多久,这法宝就要严重受损,想困也困不住林远凡了。

    “你给我住手!”

    严荣大吼,右手一挥,空中出现了秘密麻麻的火焰长枪,而后这些长枪全部向囚笼中的林远凡插去,他已是动了杀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