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 剑之争
    喉咙鼓动,林远凡将口中的鲜血吞下,还没等他有所准备,许寞又是一剑斜斩,狂放的剑气快的不像话,瞬息间就来到了林远凡身前,想要将林远凡斩成两段。

    林远凡瞳孔猛缩,身子急速向后退去,孤剑疯狂斩出,生死两茫茫,一剑接一剑,一剑快过一剑,不断地阻滞削弱着身前这道惊雷剑气啊。

    于此同时,林远凡左手成剑指在身前一点,血杀红云出现,没有一丝的耽误,左手探入红云将血炼之剑拔出,同时用力一吸,整片红云便进入到他身体中,他的双目变得通红,气势再涨,整个人身上散发出噬血杀意。

    双剑接连出手,剑无停歇,哪怕是这样,林远凡还是难以阻挡许寞全力而发的惊雷剑气,结丹初期林远凡和结丹后期的剑修实力想比还是差了些。

    最终许寞那道剑气还是斩在了林远凡身上,突破了防御法宝,最后在林远凡胸口留下了一条浅浅的伤口,一些鲜血从伤口处浸了出来。

    好在林远凡已经削弱了这道凌冽剑气,又有中品法宝护身,再加上他的身体在突破结丹之时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体魄相当坚韧,所以这一剑才没有对他造成更多的伤害,只能算是受了一点点小伤而已,并无大碍。

    而且林远凡的自愈能力也是相当强大,侵入身体的剑气被他快速清除,长长的伤口马上就停止了流血开始了愈合。

    “怎么会这样?”

    许寞见到这一幕眉头紧锁,心中很是吃惊,刚才这一剑他动用了全部实力,本以为这一剑便能杀了林远凡,就算杀不死至少也应该将其重伤,可结果林远凡只是受了一点轻伤,还很快就愈合了,一点事情都没有。

    林远凡不会给许寞思考的时间,左手全力将血炼扔出,长剑轻吟,一道血色长痕划破长空朝许寞斩去,速度比许寞刚才斩出的剑气还要快。

    “好快的剑!”许寞失声道,眼中只能看到那血炼长剑在空中留下的痕迹,连他的神识也只能判断出这一剑的大致方位,无法准确定位。

    不过他马上就镇定了下来,历经多次厮杀,他的反应非常快,将神识的范围大幅度收缩,终于寻找了这一剑的所在。

    “左边。”

    许寞身子急转,猛地向左侧斩下,可这时那那长剑在林远凡的控制下立即掉调转了方位向下,避开了这一剑,就在许寞旧力已卸新力未生之时血炼长剑从下方直冲而上。

    许寞赶紧左手一掌向前推出,身子反而向后退开了一截,险之又险地避开了这一剑。

    这一下把许寞的冷汗都给惊出来了,余光看到林远凡还在操控此剑,心知此剑受林远凡操控,行动极为诡异,让人防不胜防,已经对他构成了一定威胁,久守必失,必须要想办法解决。

    再度避开了一次血炼长剑的偷袭,许寞再斩“剑雨惊雷”,并不是向那血炼长剑斩去,反而是袭向操控此剑的林远凡。

    果然,他的猜想没有错,林远凡见到许寞又出此招,直接就将血炼长剑召了回来,如法炮制再度接下了这一剑,而这一次林远凡提前有了准备,在剑气没有临身之前就拼尽力量将其给破掉了。

    见林远凡连连出剑不知疲惫,一般修士绝对做不到这一点,身体承受不了,想了一下,许寞猜出了其中的原由,心中更加震惊。

    “你不仅是剑修,还是一个体修!你走的是剑体双修之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剑修一道已是艰难,修剑之人需钟情于剑,一心修剑,心无旁骛,想要有所成很难,而体修这条路一样不好走,需要忍受锻体带来的巨大痛苦,不断地淬炼身体,绝非一般人能够忍受的。

    极少有人会同时选择剑修和体修,虽说锐利的矛和坚固的盾合在一起会很强,但二者同修无异于难上加难,耗时太长,反而会因为分心过多而导致两方面都难有所成,空耗岁月,得不偿失,还不如选择专修一道来的好。

    不过眼前的林远凡打破了许寞的认知,林远凡展现出的剑术神通精妙绝伦,体魄同样强大,而且实战经验丰富,绝非常人能够办得到,最让他感叹的是,林远凡如今才结丹初期就有如此实力,能和自己一战而不落下风,若是再进一步,恐怕结丹期中将再无人是其敌手了。

    林远凡认真地看着许寞,点头道:“许寞,你也不错,在结丹后期便能自创出这三招,尽管略显粗糙,也当的上人中之龙了,若是再精研下去或许再进一步也不是没可能。”

    被林远凡这么一个结丹初期评价,许寞并没有不高兴,林远凡的实力他看在眼里,对方对神通的掌握程度确实有资格评价自己。

    许寞摇了摇头,脸色变得冷漠,郑重道:“闲话不说,我还有最后一式神通,若是你能接下,我便放你离去。”

    说罢他将天心剑举起,整个人身上的境界气息完全消失,好似整个人都化作了一柄激荡长剑,与手中的天心剑融为了一体,唯有一身独特的剑意留存,疯狂的怒气,狂暴无匹,如同一个即将爆发的火山,雷霆万钧。

    林远凡神色变的凝重,感受到了长剑之怒,不再过多保留,收了血炼之剑,手一招,一股腐朽的黑暗将他包围,腐朽剑意在其中酝酿。

    一招定胜负。

    “剑怒!”

    一声低吼,许寞长剑染上了一层暗红雾气,那是愤怒,强大的愤怒,剑修一怒,出剑便是要杀人。

    此剑意便是其心中的怒火,心之怒化为剑之怒。

    许寞整个人化作一道流星冲击而来,天空都被其愤怒染成了暗红,强大的怒火如同要将一切都焚烧殆尽。

    “星暗莫问天!”

    林远凡双手握剑一斩而下,黑暗腐朽的剑意从孤剑上涌出,要将万物腐朽,天空一片黑暗,山林都变成了一层黑暗急速**。

    一个是要燃烧一切的剑怒,一个是要毁灭万物的腐朽,两股截然不同的剑意刹那间就碰撞到了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