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再败陆惊澜
    对于陆惊澜,林远凡从来就没有放在眼里过,现在他以圣品金丹踏入结丹,就更看不上了,根本就没想过擒下陆惊澜让对方投鼠忌器的事,既然要战,那就大大方方地一战,哪怕对方携全盛之势而来,可那又能如何?自以剑迎之。

    林远凡手中孤剑一翻,寒气逼人,剑芒大作,烟白二气在剑身上流转,生生死死。

    长剑斩落,一剑生死两茫茫,斩,再斩,再斩……一连七剑,剑气横拦,天空都好像要被斩开了一般。

    陆惊澜身上汗毛竖起,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生死或许就在下一刻,但眼下刀势已成,若是因为林远凡七剑而再度退让,只怕一生都将困在失败和屈辱的阴影中,修为再难长进。

    心中念头一闪而过,陆惊澜不愿再退,就是要与林远凡一式定胜负,分生死,他吐出一口精血于玄骨刀上,心一横,没有停下脚步,双手握住玄骨刀,一刀全力劈下。

    “斩空!”

    蕴含毁灭之力的刀气刀意完全爆发,天空立刻笼罩在了一片烟暗之中,刀锋所过,烟暗便至,要将林远凡一举吞没掉。

    远处观望的众人心中惊叹不已,就想看看到底是谁会更厉害,这场厮杀他们期待已久,全部实力的陆惊澜,被压制了境界的林远凡,两人都算的上一方强者了,尽管林远凡境界被压制,但他的金丹品质远高于陆惊澜,实力还是相当强大,此刻碰撞,没人知道结果如何。

    正当烟暗降临,林远凡的生死剑气也聚拢到了一起,这七剑都是孤剑所斩,凌厉程度远超以往,剑气直接就闯入到了陆惊澜施展出的神通之中,毁灭的烟暗在林远凡的生死剑气之下如同豆腐一样。

    剑气长驱直入,烟暗触之便溃,陆惊澜营造出的烟暗被剑气破开了一道巨大的豁口,直接被撕裂开了。

    陆惊澜呆住了,不敢相信这个令人残酷的事实,突破结丹后最强大的一击就被林远凡如此随意的破开了,比之前还要不如,连让对方认真对待都做不到,彼此的差距太大。

    “这就是你的实力么?”

    陆惊澜喃喃,心中有千万般不甘,可现实就是如此,如此的残酷,比不过就是比不过,有太多事情不是一厢情愿就可以的,挣扎也不过是徒劳。

    不再反抗,陆惊澜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存了死志,不愿背负失败者的名声苟活下去,想着死在林远凡的剑下或许才是他的归宿。

    剑气如虹,烟暗退避,马上就要落在陆惊澜身上,陡然间,沉星阁一个白发老者身子一闪出现在了陆惊澜身前。

    “好小子!还想杀我沉星阁少主!混元钵!”

    说话间,他一拍储物袋,一个紫金圆钵急速飞去迎着凌厉的剑气而去,越变越大。

    “砰!”

    一声巨响传出,合而为一的剑气落到了圆钵上,圆钵向后倒飞去,钵体剧烈震动,那长老手一招再度将紫金钵收了回来,而林远凡的剑气崩溃向四周横扫,周围其他人赶紧运气神通抵抗。

    陆惊澜睁开了双眼,看着挡在了自己身前的长老,很是愧疚,失落道:“王长老,对不起,我……”

    只是有些话他怎么也说不出口,再次败于林远凡之手让他完全丧失了斗志。

    “失败没什么可耻的,谁没失败过,被失败打倒才是最让人看不起,你这么做对得起培养了你数十年的父亲吗?对得起沉星阁吗?”

    王长老叹了一口气,情绪也是相当复杂,陆惊澜前面这数十年过的太安稳了,从来没经历过什么挫折,更谈不上失败,而这才是最危险的,一旦失败降临,极有可能一蹶不振,沦为废人。

    “冠以天才之名的修士不知凡几,可天骄易折,有太多人不是被别人打倒,而是败给了自己。江贤,三百五十岁才踏入结丹,比你差远了,六品金丹而已,三次冲击元婴失败,次次将死,第四次才成就元婴去往上界。你的先祖陆离,七入幻海死寂之地,险象环生,最后终成元婴,还有严萧,郑雨浓,你觉得自己会比他们差吗?”

    王长老说出了一些曾经在七州之地突破的元婴修士,他们的事迹广为流传,激励了无数倍后来修士,陆惊澜一听,心中几近熄灭的斗志再度燃烧了起来,别人能成功,为什么自己不可以?

    “可惜,你没有机会了!”

    这时林远凡冰寒的声音从两人左侧传了出来,无声无息间,林远凡来到了两人不远处。

    王长老一惊,看到还有一个“林远凡”待在先前的地方一动未动,立马明白用手段布置出了一个假身,真身早已靠了过来,对此他的神识竟然毫不察觉,要是林远凡以此手段逃走,那他们岂不是束手无策。

    话音刚落,林远凡速度爆发,刹那间便来到了陆惊澜身旁,孤剑对着陆惊澜的胸膛雷霆斩下,杀气如虹。

    “小子,尔敢!”

    王长老哪里想到林远凡会这般大胆,居然要在他的眼皮下斩杀陆惊澜,分明就是没将他放在眼里。

    林远凡行动快的出奇,王长老一时间无法再施神通,眼看陆惊澜就要被斩,他急忙将自己的混元钵丢了过去,那混元钵瞬息间就来到了陆惊澜头顶,一下变大将陆惊澜整个人都给包了进去。

    林远凡见此没有停手的意思,反而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孤剑斩在混元钵上,一声如梵钟的轰鸣传遍四方,在这之后便是一声轻响,那混元钵上裂纹密布,没能坚持片刻,直接炸裂成了碎片。

    在孤剑面前,这结丹期里的中品法宝哪里挡得住,螳臂当车,不自量力,林远凡的剑并没有停下,依旧朝着陆惊澜落下。

    “不!”

    陆惊澜心神大骇,最后只能将手中玄骨刀举起,生死由命了。

    “上路吧!”

    林远凡手中的孤剑将玄骨刀斩断,剑刃从陆惊澜的胸口划过,一道深可见骨的巨大伤口斜贯陆惊澜胸口,杀气侵入他的身体,鲜血狂涌。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