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六章 胜负
    “上官无言,这“六煞”是你最强的神通了吧,破不开我身上的法宝,你奈何不了我。”

    陆惊澜从刚才的失利中恢复过来,知晓上官有三招强大的神通,**,六冲,六煞,其中六煞最为厉害,眼下对方施展六煞都只能这样,觉得那下面的事情将不会再有什么太大的悬念了。

    上官没有回答他,而是默默地将手中的铜钱剑收回,之后取出了一柄他以前从未在人前展示过的古朴长剑,剑身上沈纹有朵朵祥云,只是那长剑之上还有一些暗红的斑点,好像是凝固多年的鲜血,而在剑身下方还纹有“云罗”二字。

    此剑气息不俗,乃是一柄中品法宝,如此一来,上官无言和陆惊澜在法宝上的差距不会太多,若是借由此剑施展神通,神通威能还能再大上一些。

    而当众人看到这柄剑的时候都怔住了,不是因为此剑是中品法宝,而是剑身上的“云罗”二字。

    “云罗?”

    林远凡眉头微皱,也有几分熟悉,好像之前在哪里听过,在脑海中搜寻了一下,找到了答案。

    “难道是云罗宗?两百多年前被七星联盟剿灭的哪个宗门?”

    如果上官无言是云罗宗残存之人,那这么多年只和和七星联盟作对也就说的通了。

    陆惊澜直直地盯着上官,冷笑道:“上官无言,原来你是云罗宗的余孽,还真是让我意外,那我今天就更不能让你走了。”

    “七星联盟毁我父辈宗门,此仇不共戴天,今日我定要杀了你为他们报仇。”上官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杀气冲天。

    上官手中的剑乃是他父亲所留,上面凝固的血迹都是七星联盟之人的血,让他始终不忘这份仇恨,带着仇恨,他一直活到了今天。

    林远凡没想到上官还有这个身份,叹了一口气,此人的一生恐怕背负了太多,修真界的恩怨谁又能说的清,无止无休,无休无止。

    “你报不了这个仇!”

    陆惊澜身子疾动直奔上官无言,空中喷出一口鲜血在玄骨刀上,使得手中长刀展现出了噬血的一面。

    他手中玄骨刀接连不断地斩击,爆发出了十二分的力道,长刀如同连绵不断的波浪,一浪强过一浪,一浪猛过一浪,在天空中掀起真正刀海狂澜,比之前来临时的波浪更加狂暴,让人心中生出绝望感。

    “绝空!”

    陆惊澜爆喝一声,长刀舞地更快了,众人只能看到刀的残影,却无法寻找到刀之所在,他手中的玄骨刀无论速度和威力,皆来到了化境,掀起的刀海狂澜速度之快天下罕有,无形的风,有形的云也会被这惊涛骇浪给淹没,撕裂,搅碎,万物灭绝。

    上官无言眼神无比凝重,咬破舌尖吐出一口精血,左手抓住精血在长剑上一抹,长剑散出一抹红芒,气势同样不可小觑。

    上官无言没有退让,挺剑冲了过去,没有什么花哨的动作,右手执剑顷刻间劈斩出十二剑,道道正剑,速度之快匪夷所思,只攻不守,剑气重叠不断变大,气势无双,无坚不摧。

    “十二冲霄!”

    绝空的刀海狂澜,冲霄的滔天剑气,剑气破浪前行,刀剑激鸣,海浪在上官无言身前分成两半。不顾身体安危,上官无言激发身体所剩不多的潜能再斩十二剑,**携雷霆之势破了陆惊澜一切防护。

    若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

    成败在此一举。

    “你休想得逞!”

    陆惊澜感受到了威胁,左手在玄骨刀上一划,用自身鲜血喂养玄骨刀,刀上的气势越来越强大。

    “我以我血饲刀灵,求破极式!”

    似乎是听到了陆惊澜的召唤,那玄骨刀吸收了足量的鲜血后竟脱离了陆惊澜的右手,并不是由陆惊澜控制,而是那长刀自己在控制行动,好像有自主意识一般。

    林远凡双目一凝,对陆惊澜手中的玄骨刀来了兴趣,没想到这刀中竟有一个刀灵,刀灵剑灵本质都是一样,林远凡心中盘算着若是将那刀灵夺到手并将其收服,说不定就能借此略微控制自己手中的那柄断剑了。

    就在林远凡心中盘算的时候,两人的交手也来到了白热化,上官无言拼尽身体中的大部分力量斩出了二十四道惊天剑气,而陆惊澜的刀海狂澜,还有他以自身鲜血召唤出了刀灵剑式,神通都是极为强大,两人都有其把握,可谁也不敢说能百分百胜了对方。

    只能是展现最强大的实力然后看命运的抉择了。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胜负很有可能就在下一秒。

    剑气破澜,可随着狂澜越来越多,先前的十二道剑气也显得有些不支了,等到前方的十二道剑气尽数消失,绝空狂澜也已在上官无言的身后了,而他还有一道十二冲霄剑气。

    就在这一刻,那玄骨剑倏然窜出,速度奇快无比,长刀呼啸,直插十二冲霄剑气,突破剑气之后并未止住势头,因为它真正的目标是上官无言的胸膛。

    上官无言心头狂跳,汗毛立起,有种生死危机之感,可他的神识竟然无法锁定那长刀的具体位置,只察觉空气波动急速荡漾。

    顾不了太多,他双手握住手中的长剑在身前向左一斩,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玄骨剑身上,改变了玄骨刀的运动轨迹,但是他没想到那玄骨刀上含有那么大的力道,他这一下双手发麻,长剑几近脱手。

    避开了致命一击,可那玄骨刀还是突破了他身上的防御法宝然佛从他左边的肩胛骨穿过,重创了他。

    上官无言重伤,而他的那被玄骨道削弱的十二冲霄剑气只是毁掉了陆惊澜的一件护身法宝而已,除此之外再没有对陆惊澜有其他伤害。

    至此,二人胜负已分。

    “太可怕了,实在是太可怕了,这还是筑基后期吗?!”一旁观战的许然咽了一口口水,知道自己比不过陆惊澜,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和他的差距会这么大。

    “他们无论谁输谁赢都将会名流修真界,太强了。”在他身边的一人感叹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