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各施手段
    上官无言斩出的十二道剑气在空中纠缠,如同由剑气组成了一道铰链,要将前方万物绞杀,同样是极为霸道之术。

    两人一交手便是动用了全部实力,霸道对霸道,都存了要杀死对方的心思。

    周围的众人都屏住了呼吸,一秒都不愿错过。

    只见汇聚在一起磅礴的刀气瞬息间就和那十二道剑气碰撞到了一起,轰地一声巨响,刀气和剑气发生了剧烈的碰撞,彼此神通相互侵蚀,半斤八两,不消片刻,众多的刀气向四周乱窜,纠缠在一起的十二道剑气也分崩离析,谁也没能占到便宜。

    不过周围观战的人群可却吃到了苦头,一些不受控制的凌厉刀剑之气正好向他们刺了去,尽管这些刀剑之气只是双方交手的一部分神通余波,可也不是什么人都有本事接下来的,有数人就被这些刀剑之气重伤,受了无妄之灾,吓的众人不得不再往外边退了一大段距离,以免再被两人交手的神通给波及了。

    陆惊澜没有意外,也没有气馁,若是上官无言连自己一招都接不下,那才让人失望。

    “好个上官,我看你能接下我几招!”

    陆惊澜身上气势如虹,长刀之上铭文浮现,一股威严的气息出现,好似绝不容许侵犯一般。

    以其卓绝的实力,尽管不能完全催动手中的法上品法宝玄骨刀,却也能展现出此刀的些许威能,可以释放出刀身中残存的一缕元婴气息,毕竟此刀乃是用元婴修士之骨炼制而成,还保留着元婴修士的一点气息。

    筑基与元婴,中间差两个大境界,筑基修士感受这股气息必定会收到巨大的压迫。

    果然,上官无言感受到这股气息后就变得十分不自在,好像他不是在和陆惊澜打,而是在面对一个元婴修士,让人提不起战意。

    他明知这是那法宝的气息,和陆惊澜无关,可他却在短时间无法摆脱这种念头,始终对强大的元婴修士存在敬畏,那种人物不是现在的他可以追赶的,心中不由地怯了三分。

    不仅是上官无言,周围的其他人也很不舒服,元婴修士对他们来说太过强大,光是气息就能让他么感到强烈的不安,而陆惊澜拥有玄骨刀,几乎就是立与了不败之地,哪怕是上官无言,也在此时有了一股沉重的危机感。

    众人都不好受,唯独林远凡对那元婴气息毫不在意,活着的元婴修士他前世见得多了,哪一个不需要向他卑躬屈膝?就在前不久他还唤醒了一个元婴后期,也没觉得有什么,更不用说他还当初还在秘境祭坛见到了半神修士,和这些一比,现在这一缕残缺不全的元婴气息真是让他觉得好笑。

    陆惊澜紧盯着上官,发现了上官隐露的不安,很是得意,没有停顿让上官有反应的时间,手中玄骨刀在空中狂舞,狭长的刀身之上涌出无数刀气,搅动一方风云,狂暴的刀气同旋风般在天空围绕,刀影重重,破风裂石,气势更胜以往。

    而这股刀气旋风的风眼便在上官无言所在之处,上官周围看似风平浪静,可只要上官一动便会引动刀气杀机降临,那怕他不动,等下旋风急剧收缩,风眼也将消失,他必须要接这一招。

    上官脸上阴沉如水,明白自己情势很是不容乐观,看了一眼陆惊澜手中的玄骨刀,一咬牙,咬破舌尖,让自己清醒了几分。

    眼看上方的刀气旋风就要降临,风眼的范围越来越少,刀吟渐响,上官闭目聚精会神,身上不知怎么流露出一股如寒秋一般的萧煞之意,周围的温蒂都受到影响降低了许多,他手中铜钱剑蓦然翻飞,剑影茫茫,似缓实急,同时灰蒙蒙的死气出现在剑身之上,不单如此,在剑身上还有了那股无比萧煞悲凉的气息,两种气息混合在一起,一柄萧杀绝望的剑。

    好像这一招牵动了上官无言往日的悲伤回忆,他的眼下竟然出现了一滴清泪。

    当他刚引动剑势,陆惊澜也已蓄势完成,玄骨刀上铭文闪烁,他轻喝一声:“千刀不尽!”

    一刀竖斩,空中的刀气旋风立即缩小降临到了上官无言的头顶,无数刀气要将上官千刀万剐一般。

    上官无眼没有抬头,双手握住铜钱剑举到了头顶之后,就在那刀气旋风将近前一刻,他身上萧杀气息轰然爆发。

    “六煞!”

    上官大吼一声,脸色变得通红,空气为之剧烈震荡,双臂爆发出极强的力道,手臂上的衣袖被撕裂,化作漫天的碎布,一剑落下,天空陡然出现了一条灰暗细线。

    无声无息,降临的众多剑气直接被陆惊澜这一剑给斩开了。

    陆惊澜脸色微变,神通被破,身体受到了一点反噬,不由地向后退了一步。

    上官无言的“六煞”一剑,不仅破掉了他的千刀无尽,而且那条灰暗细线还延伸到了陆惊澜身前。

    此时的陆惊澜心绪未平,来不及再施神通,只能勉强向前斩出数道刀气,却根本挡不住上官无言含恨全力斩出的萧杀剑气,那一线剑气破开刀气,直接就落到了陆惊澜眉心上方,死气和煞气降临。

    这时一片柔和的白光闪过,陆惊澜身上的防御法宝自动激活,挡下了上官无言这一击。

    陆惊澜吸了一口冷气,若不是身上有法宝防身,中了这一剑,他不死也得重伤,太大意了。

    上官无言看着没有受伤的陆惊澜,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暗道:“想要用这一招便重创陆惊澜还是不行,不破掉陆惊澜身上的防御法宝就可能伤得了他。”

    观战众人也是惊诧不已,先看到上官无言被陆惊澜气势上压制了,还以为山上官会在交手中处于劣势,谁能想到上官反手一击就破掉了陆惊澜的神通,看来事情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陆惊澜眼中闪过一丝疯狂,要是公平切磋的话,刚才那一剑他便是输了,不过现在是生死亡之争,法宝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无关胜负,只关生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