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六章 苏孤鸿
    七星联盟中一人回头看了一眼,终于发现了异常的源头,那具他们以为早已死去的人站了起来。

    “他,他,他……”

    那人手指中心原台,心神俱骇,嘴唇发颤,连话都说不好了。

    其他人也纷纷转过头去,看到了那活过来的人,感受到了那种令人窒息的压迫,元婴修士的气息席卷开来,连三乾阵都有了崩溃的迹象。

    “元婴修士!”

    吕尽空被吓的脸色苍白,身子颤抖,连身体中的灵力流转都不顺,被元婴修士的气势所慑。

    “怎么可能!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庄剑也是大惊失色,他们来之时发现那人周围死气极为浓郁,形如干尸,毫无生机可言,应该死的不能再死了,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活过来。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那道人影向前踏出了一步,右手向插在地上的长剑伸去,准备拿起长剑。

    除了林远凡外,其他人都头皮发麻,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齐坤,快解除三乾阵!不然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许如霜对齐坤大吼,他怕了,是真的怕了,他们身上的结丹法宝能抵挡住结丹修士的攻击,可是面对元婴修士,那些法宝不会有一丝作用,比薄纸强不了多少。

    其他人也陷入到了绝望的恐惧之中,不想再这里多停留一秒钟,每一秒都是痛苦的煎熬。

    齐坤低头看了一眼林远凡,明明马上就要成功了,只要再给他十秒,只需要十秒。

    但他明白,他们已经没有十秒的时间了,多停留一秒,死亡的可能性就会增大许多倍,没人能在元婴修士的手下存活,哪怕那个元婴修士只剩下一口气,可只要对方还有一击之力,他们这些人就不会有存活的可能,境界的差距让他们不会有反抗的余地。

    纵使心有万般不甘,他还是不想把自己的命送在这里,双手一撤解开了三乾阵,直接施展激发身体潜力的秘法,爆发出极快的速度向上方的传送阵出口冲去。

    七星联盟之人纷纷效法不要命地朝出口飞去,想要离开这处是非之地。

    “我让你们走了吗?!”

    林远凡的声音在众人耳中响起,他们再去看时,林远凡已经从地上跃起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他手中雷剑闪耀,整个人身上散出强烈的杀意。

    “林道,你给我让开!”齐坤大喝,林远凡如此作为分明就是想让所有人都死在这里。

    他们怎么可能甘心,全都再度施展出神通准备逼退林远凡。

    “你们还是留下吧!”

    林远凡长剑一斩,不是斩向七星联盟等人,而是他身后上方的传送阵。

    “不!”

    齐坤嘶吼,可却无法阻止林远凡的行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磅礴的剑气落到传送阵上。

    咔嚓一声,传送阵的一角直接被林远凡的剑气斩掉了,阵法受损,随即整个传送阵便停止运转,失去了光芒,无法再传送任何人离开。

    “林道!你疯了吗?你不想活了吗?”

    庄剑大吼,传送阵被毁,四周都是坚硬无比的岩石,不可能在元婴修士的眼皮底下打出通道离开,他们没有任何出路了。

    “你们会死,我不会。”林远凡神色平静,没有他们那种不安的情绪。

    七星联盟众人突然想到了什么,那柄剑上刻有一个“孤”字,而林远凡先喊的苏孤鸿里面也有一个孤字,说不定林远凡知晓那元婴修士的身份,甚至会有所联系。

    他们记得先前林远凡吐出鲜血却什么也没做,却叫了一个人的名字,结果那元婴修士就苏醒了,弄不好林远凡极有可能和那元婴修士有血脉关系,或许林道就是那元婴修士的后人,事情也就说的通了。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林远凡为什么敢毅然决然地破坏传送阵,因为他没有后顾之忧。

    “林道!!我要杀了你!你不让我们离开,那你就陪我们上路!大家一起死在这里!”

    齐坤双目变得通红,心中对林远凡的恨意已然滔天,青铜鼎再现,他用尽身体中的力量控制青铜鼎向林远凡砸了过去。

    林远凡没打算硬接,急忙向后退去。

    齐坤变得疯魔,已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了,既然谁都走不了,那就同归于尽好了,一指那青铜鼎,疯狂道:“给我爆!”

    林远凡瞳孔急缩,距离他不远的青铜鼎上铭文闪烁,一股毁灭的力量马上就要爆发出来。

    假丹法宝自毁,威力绝对不会小,这等距离收到冲击,哪怕他身体坚韧也无法承受这股力量,不死也得重伤,不会是什么好下场。

    就在青铜鼎要自毁的前一瞬,一道漆烟的人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铜鼎旁边,干枯的右手握着一柄断剑轻轻斩下,没有什么气势可言,很随意的一剑,像是在切土豆一样。

    可一剑过后,那坚硬的青铜鼎直接被切成了两半,自毁之力还未出现就消弭于无形。

    七星联盟众人都睁大了眼睛,都知道元婴修士很强,但真正遇到的时候才知道元婴境界的强大不是自己能够揣摩的,太可怕了,比他们阁中的结丹后期长老还要强大太多。

    面对元婴修士,没有人敢移动分毫,大气都敢出一个,整个空间都陷入到了诡异的寂静之中。

    枯槁般的面容,深陷的眼窝,浑浊不清眼珠,皮包骨的身体,浓郁到极点的死气,如同一盏油尽的烛火,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所有人都明白此人活不了多久,但却没有人敢对其有一丝的不敬或冒犯。

    那人看了林远凡一眼,林远凡立即抱剑躬身,认真道:“林远凡拜见前辈,家母苏家家主苏晓芙。”

    之前在踏入这里的时候,林远凡就隐隐觉得自己和那圆台上之人有种莫名熟悉的感觉,在看到那剑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什么。

    他在神识探查的时候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被剑锋所阻,察觉出那人并没有完全死亡,而自己和那人身上存在着同源的血脉联系,结合诸多信息,林远凡敢断定,在此地疗伤的元婴修士就是苏家先祖——苏孤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