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跟随
    林远凡一笑,平静道:“离开这里?自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我提升一个境界,这五行大阵拦不住我。”

    他如今才筑基中期境界便拥有斩杀假丹期的实力,若是能踏入筑基后期,那结丹初期也不再会是他的对手,以其手段,通过五行大阵不会有任何问题。

    “突破结丹么?”

    张熙熙无奈叹了一口气,身体中被上官无言种下禁制,如果不能打破禁制,她终其一生也难以触摸结丹的门槛,而且就算万幸踏入到了结丹,那五行大阵的厉害也不是她能对付的,依旧是个死局。

    “张熙熙,你我本无瓜葛,我已出手救了你一次,现在你可以离去了,我还有正事要办。”

    林远凡不想将此女带在身边,不是亲信之人,需要提防,先前林远凡救她只是不想让上官无言如愿,现在远离了上官等人,林远凡没理由再留下她,她的生死和林远凡没有多大关系。

    张熙熙脸色一变,没想到林远凡这么快就要赶自己走,没好气道:“林兄,这就是你的处事之道?先可是我帮你们破开了阵法,救了你们,难道你就这么狠心让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救我们?难道你以为我破不开那阵法?”林远凡摇了摇头,“你看好了。”说着双手在空中疾点,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个九曲阵就出现将他们三人笼罩了起来。

    先林远凡已经将那九曲阵完全看穿,复制出来没有什么难度可言。

    张熙熙愣住了,察觉出这个阵法和她先见到的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林远凡再点了几处阵法的薄弱之处,霎时间,整个九曲阵全部崩溃,消失不见踪影,比她取出符箓破阵不知快上多少。

    “怎么会?”

    张熙熙喃喃,林远凡表现出的阵法造诣非同一般,绝对超过了秦符,难怪会对五行大阵有恃无恐。

    仔细地想了一下,她发现自己如今一无所有,好像只有林远凡可以依靠一下,也许跟着林远凡还能找到离去之法,要是离开那就没什么活路了,心中打定了主意。

    她对林远凡深深躬身,态度也变得极为谦卑,恳求道:“还请林兄帮我一把,带我离开七星域,只要林兄能带我离开,我愿甘牛做马报答林兄的大恩大德。”

    林远凡看了她一眼,冷冷道:“你若想跟着我,便交出魂血立下跟随我的魂誓,不愿意的话就马上离开,我不阻难,你自己选择。”

    张熙熙身子一震,身体中已经被上官无言种下禁制,好不容易压制禁制逃了出来,现在林远凡又要求立下魂誓,若真的照办了,那就是出了虎穴又入狼窝,命运还是掌控在别人手中。

    可要是不答应这条件,她相信林远凡绝对不会允许自己跟在他身边,最终还是死路一条,相当艰难的抉择。

    “你是要我成为你的炉鼎吗?”张熙熙抬起头来盯着林远凡问。

    林远凡轻哼一声,颇有几分自负道:“我突破境界何须炉鼎,你也太小看我了,如果我愿意,便早已是结丹修士了。”

    张熙熙默默地点了下头,纵使心中有万般无奈,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最后还是选择了妥协,手指一点额头取出了魂血,对林远凡立下了魂誓。

    林远凡取了魂血,没有要去她去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张熙熙为烟灵榜第三,实力不弱,林远凡算是再得到了一助力。

    “林兄,现在天色渐晚,晚上在七星域中并不适合行动,许多实力强大的妖兽都会在晚上出没,对我们的威胁不小,要是再遇到荆棘鸟这等结丹妖兽,那就不太好办了。”

    正如张熙熙所言,天空快速暗淡下来,过不了多久烟夜便会降临七星域,而晚上的七星域才是最为危险的,没什么人敢在夜晚还继续选择行动。

    林远凡也知道这一点,不过却没多少可担心的,他的噬灵蜂在周围,哪怕有妖兽能避开神识,可也绝对逃不过噬灵蜂侦查,就算他真的在夜间前行也不会有多大问题。

    不过林远凡并没有选择冒险,去到密林边缘,停在了一颗高耸的大树上准备歇息,冒险的人或许能抢到一时先机,却也不可能直接就进入到中心之地,因为保护修行之灵的阵法在七星会开始后的第十天才打开,先去之人反而更容易和其他人起冲突,没有强大的实力去往中心之地就是嫌自己命长。

    当然也有许多强者会直接选择去往中心之地外围,提前将参悟台的外围占领住,等时间一到阵法开启,他们就能直接进入到参悟台中,可其他人绝不会轻易放弃机会,往往就会为了争夺参悟台而爆发出激烈的争斗。

    林远凡推测这么安排肯定就是为了有足够的时间测试进入之人的实力,至于他才懒得早过去和那些人先打,必定是他们争夺地差不多了自己再雷霆出手,这样才是最节省体力的办法。

    夜色漆烟如墨,四周一片寂静,三人盘膝于飞舟之中安心修炼。

    张熙熙终于有机会施展各种手段来消除身体中上官布下的禁制,但是这些禁制已深入到了她的血肉之中,更是与魂相连,无论她怎么努力也无法撼动这些禁制,一旦触碰禁制就会带来深入骨髓的痛楚,让她无法继续下去。

    林远凡睁开双眼,明白这禁制是为炉鼎所下,当上官有需要的时候,这些禁制就会将张熙熙的身体中的灵力以及精血送到他的体内,能让他突破境界的可能性大幅度提高,手段极为狠辣。

    “林兄,你,你可有什么办法破掉这禁制?”

    张熙熙忍住身心的痛苦问道,先看到林远凡随手布置出九曲阵,明白林远凡在阵法的上的造诣非凡,或许能有方法解除自己身体中的禁制。

    林远凡摇了摇头,这种深入血肉和魂相连的禁制以他现在的境界还解不了,强行破解只会让人神魂俱灭。

    张熙熙看到林远凡摇头,心情变得极为低落,也许自己一生就只能止步于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