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 带人离开
    林远凡也察觉出了上官这一招的厉害,确实达到了结丹初期神通的水平,不想硬接,即刻全力施展身法带着乌森和张熙熙向远处退走。

    “你们跑不掉!都给我去死!”

    上官无法感受道林远凡的气息,却大致能估计张熙熙的位置,身子向前急闪,对着张熙熙所在的方位一剑怒斩而下。

    他得不到的东西也绝对不允许别人带走,哪怕张熙熙已经被他温养多年,他也要一并杀了。

    铜钱剑落下,剑身上的漩涡放出灰色的死亡气息,能剥夺所有生灵的生机,剑锋所指便是死寂之地,前方青翠的树林被灰色气息沾染,快速地失去了生机,绿叶变得枯黄然后凋落,还没等落地地上便已腐朽,以极快的速度过完了一生。

    上官没有估算错误,确实推测到了林远凡所在,那死气以极快的速度降临到了林远凡三人头顶,要将三人的生气剥夺进而完成斩杀。

    林远凡感受到死气到来,冷哼了一声,再度将手镯激发,黄色的光幕挡住了死气,但是却无法支撑太久,因为连光幕都被这些死气腐蚀而开始变得暗淡,手镯本体也被污染,很快就要碎裂。

    “果然厉害。”

    林远凡赞叹一声,能以筑基后期圆满之境爆发出如此实力,确实有资格稳坐烟灵榜第一的位置,而且这还是对方不知自己位置特意分散了神通,要是这些死气凝成一线,威能倍增,会变得更加不好对付。

    如若上官无言能突破到结丹,那实力也必定是结丹初期中的强者,同境罕有人可与之匹敌。

    眼见林远凡取出的防御法宝就要失效,张熙熙忙道:“林兄,我这里还有玉如意,应该能抵挡得住。”

    林远凡一笑,摇了摇头,淡然道:“不用,对付眼下这点死气还是难不住我。”

    话刚说完,玉镯碎裂,光幕消失不见,因为有光幕的抵挡,这些死气变弱了许多,但依旧还是降落了下来,威能犹存。

    这时林远凡右手凝出一柄青白长剑,在身前轻轻挥舞,画出了一个青色莲台,浓郁的生机从这莲台中浮现而出,生死二气息相遇,死气消散,生气也随着减少,但青色莲台中的生气似远远不绝,完全阻隔了死气,死气无法降临,也就伤不了三人。

    如今林远凡境界才筑基中期,想要完全接下上官这一剑会很勉强,必须倾尽全力,但削弱过的神通解决起来还是相当简单。

    “这是?生生造化?无中生有?”

    张熙熙大惊,林远凡随手为之的手段看似简单,可神通再生神通,只有那些对天地有深刻理解的高阶修士才能做到,在筑基其中她还从未见到或者听说过有谁能做到这一点,哪怕是上官无言也不行。

    林远凡没有回答她,挡住了上官的神通,便带着二人快速离去。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神通?”

    远处的上官无言当然也发现了那些突然出现的生气,对他的神通形成了完美的克制,这还是他从未遇到过的,还想再追过去却完全找不到林远凡三人的踪影了,秦符应对那些结丹期的荆棘鸟很是困难,也无法再分神去找寻消失不见的林远凡三人。

    上官脸色变得铁青,紧紧握住手中的铜钱剑,心中无边的恨意难消,精心饲养的炉鼎叛逃,自己强力神通被阻,欲杀之人未能杀掉,先破阵之时还失一法宝,可谓诸事不顺。

    “此子不除,他日必成大患。若是让我在七星域再遇到,我定要亲手手刃了他,不然以后便永无宁日。”

    到了现在,他才真正地将林远凡当作了自己的对手,欲杀之而后快,可现在事已至此,任凭他是地灵榜第一也拿林远凡毫无办法,盘算着林远凡三人必定会去往中心区域,那时候肯定会再遇到,他绝不会再犹豫不决。

    找不到林远凡卸心头恨,他目光转移到了那些荆棘鸟身上,将这些事情怪罪到了妖兽身上,直接执剑杀了进去,一时间血雨纷飞。

    ……

    林远凡带着张熙熙和乌森二人快速离开了上官无言等人神识的范围,距离相当遥远,此间林远凡更是出手屏蔽了张熙熙身上禁制和上官无言之间的联系,相信那几人绝对无法跟踪到自己的位置。

    而且由于先那三只荆棘鸟召唤了整片密林玄境以上的同伴前去,使得他们三人在密林中的行动畅通无阻,偶尔也会碰到一两只荆棘鸟,但境界只在宗师左右,对他们造不成任何威胁,连阻拦都做不到。

    行了许久,林远凡灵力耗费了不少,也觉得有些疲惫了,便取出了一艘小型飞舟乘了上去。

    有了先前遇险的经验,此处也没什么外人值得他在意的,便施放出了一部分噬灵蜂去了飞舟四周进行侦查,免得等下再碰到什么无妄之灾,就算遇到了也好让他有所防备。

    “多谢林兄搭救,小女子没齿难忘。”

    暂时得到了安顿,张熙熙立即对林远凡欠身感激,如果不是林远凡出手,那她现在的下场必定凄惨无比,心中暗自庆幸自己没有看错人,赌对了。

    林远凡挥了挥手,随意道:“张熙熙,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张熙熙眉头紧锁,情绪低落地摇了摇头,心中不由地叹了一口气,虽然说现在离开了上官无言,但她的面临的危机却还远没有结束。

    这里是七星域,外围是五行大阵,来时有多困难她一清二楚,想凭她独自一人穿过五行大阵没有一丝的成功可能,和送死无异,而正门由七星联盟的诸多结丹修士把守,想要蒙混过关太不现实,她更不可能独自一人长久留在七星域,早晚会被七星联盟的修士发现,到时候还是只有死路一条。

    思忖良久,张熙熙竟没找出一条生路。

    她看向林远凡,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眼前林远凡的境遇和自己一般,可他却没有任何的慌乱,泰然自若,或许林远凡有什么离去的方法,她便小心地问道:“林兄,你为何敢和上官和秦符闹翻,难道是有什么可以离开七星域的方法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