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第九层
    ,

    “若是先生没什么事,那我就先离开了。”林远凡退步往身后的楼梯走去。

    老者双目一凝,眼中放出一道金光,一股无形的威压将林远凡笼罩,严肃道:“你可知擅闯藏宝阁将会受到何种处罚?”

    林远凡受到了巨大压力,这股压力想要将他压倒跪下,可他怎么会给一个结丹初期的修士下跪,身子一抖,顶住了对方气势,稳稳地站在了地上。

    “不知。”林远凡不卑不亢道。

    “好小子,还有几分骨气,擅闯之人都会被废掉修为沦为奴仆,终生不得离开。”老者身上强大的气势再度放出,想看林远凡能在自己几分威压下跪倒。

    林远凡认真地看向那老者,任由老者的气势越来越强,他还是一动不动,身体中的灵力狂涌,抵抗着老者传来的强大威压,额头上起了一层细毛汗,以玄境巅峰境界面对一个结丹修士的威压对他来说还是太勉强。

    “你可知和我作对的人最后是什么下场吗?”老者声音一寒恫吓道,身上气势猛地再度提升,动用了五成实力。

    林远凡脸变得通红,身上像扛了一座大山,普通的筑基巅峰也难以承受这等威压,可他还是站着。

    看过太多风云,他岂会对一个结丹修士弯下膝盖。

    林远凡有了一丝怒意,沉声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若是没有我,昆仑道就算再有两千年也打不开第九层。”

    老者听闻后深深地看了林远凡一眼,没想到林远凡猜透了自己的目的。他确实想借助林远凡精湛的阵法造诣打开第九层,也知道林远凡很没有说错,昆仑道照此发展下去极有可能无人再登上第九层,那上面的秘密就会永远地沉寂下去。

    “你为什么要去第九层,你又知道些什么?是无极道派你过来的吗?”老者厉声问道。

    第九层上面有昆仑道其中一位始祖留下的东西,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马虎。

    “我曾得到宗怀生前留下的东西,听郑掌门说昆仑道始祖和宗怀关系不错,他们都是去了同一个地方而死,我想调查一下而已。”林远凡解释道。

    “你得了宗怀的东西,难怪对阵法如此精通。”老者点了点头。

    他也曾调查过过往的事,对宗怀有所听闻,据说是一位阵法大师,如果林远凡得到了宗怀的真传,那能打开这些阵法他也就不觉得惊奇了。

    老者平静道:“要是你能打开第九层,擅闯的罪名我可以既往不咎,若是你打不开,那后果……”

    “我自然能打开。”林远凡肯定道。

    “让我看看你的手段。”老者身上气势瞬间消失不见,四周的威压不复,林远凡身子顿觉轻松。

    林远凡明白下面该自己动手了,登上第九层的楼梯来到中段,一道繁复异常的阵法挡在了他面前,结丹修士难以破开,当初设置这阵法的人就是要限制进入上面之人的修为,非元婴不可上。

    也难怪,这阵法布置使用的是郑昆口中的古禁,古禁在两大门派中虽也有人修炼,但由于修炼功法的残缺,没人能真正修炼到高深处,想要打开元婴修士布置的阵法无疑于异想天开。

    细细观察了一下,林远凡发现这阵法是由一位元婴高手精心布置,其手法和他在南极遇到宗怀最坐化之地通道上的阵法有几分相似,弄不好两人曾经在阵法之事交流过心得。

    既然看穿了阵法,再加上之前的经验,林远凡处理起来快上很多,十枚破禁锥取出,双手齐动,让人眼花缭乱的禁制在他指尖跳跃。

    一旁用神识注视林远凡禁制手法的老者惊叹连连,林远凡在禁制阵法上的造诣非凡,对禁制的运用达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就连他也做不到林远凡那般娴熟,不是他所能比的。

    “很好的苗子,可惜是无极道人。”老者心中叹了一口气,有些惋惜,若是林远凡是自己昆仑道之人,他都想亲自收为弟子了。

    林远凡持续准备了半个小时,一切准备妥当,右手掐了一个剑指,向上一挥,低喝道:“给我开!”

    十枚破禁锥被激活散出白芒,他布置的禁制流转,不消片刻,一道裂缝在阵法出现,随后慢慢扩张开来,最后在阵法上打开了一个能供人出入的通道。

    老者见第九层的阵法真的被林远凡打开,心头大喜,一下就从地上站了起来。

    靠近那通道,两人都能闻到从第九层传来的沧桑气息。

    “你先进去。”老者对林远凡吩咐道。

    林远凡无奈,只能率先走了上去,老者见林远凡真的安然无恙地进入其中,也不在耽误,紧随其后登上了第九层。

    藏宝阁第九层和他们现象的不太一样,没有富丽堂皇的布置,也没有满目的法宝,反而显得十分的朴素,有种返璞归真的感觉。

    “这是书房?”老者有些发呆,想了许多种可能,就是没想到在藏宝阁第九层上居然只是一个简单的书房,一切陈设都很古朴,经历两千多年的变幻,一些陈设都变成了粉末,法器也禁不起岁月的摧残。

    随手拿起一本书翻看,老者认出上面都是古时武道界的文字,可记录的都是些门派琐事,没什么太多的参考价值。

    林远凡走到了书房中间的一个四方桌,看到了让他觉得意外却又在意料之中的东西。

    两枚玉简,其中一枚和他储物袋中得到的那两枚空白玉简一模一样,至于另外一枚玉简的内容他大致能猜到,必定也是记录了当初他们去做的那件事,肯定也存在限制,不是现在的他能打开的。

    林远凡手伸过去准备去拿那两枚玉简,老者神识牢牢锁定了林远凡,见到林远凡有所动作,冷声道:“不要动,这里的东西不是你能拿的。”

    随后那老者拿到了那两枚玉简,神识探入第一枚其中什么也没发现,眉头紧皱,不知为什么会这样,然而当他神识进入第二枚玉简的时候,他脸色大变,神情中充满了震撼,害怕以及深深的恐惧,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老者这么多年第一次变得如此慌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