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分析情况
    林远凡正在沉心闭关,放出在外的神识突然感受到了父母和沈家人都到来了,看到了他们脸上焦急的神情,他一下就知道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睁开双眼,林远凡长舒了一口气,看到周身的噬灵蜂实力又提升了一些,满意地点了下头。

    在他身边飞舞的噬灵蜂群已经不能之前的状态相提并论了,经过了林远凡二十多天的精心饲养,蜂群的体型增大了一倍不止,凶悍狰狞,翅膀在空中扑扇极为有力,气势惊人。

    若是一只噬灵蜂蜇到宗师身上,那蜂针上施放的毒液便能让其融成一滩脓水,更为可怕的是普通灵力神通根本伤不了噬灵蜂,也就是说噬灵蜂能无视宗师玄境的护体神通,就算是护体法器也能被极为锐利的蜂针穿透,挡无可挡,唯有死路一条。

    哪怕是筑基初期见到噬灵蜂群也只能望风而逃,难以抵抗蜂群的进攻。

    这还只是未长成的小噬灵蜂,为了将噬灵蜂群培育出现在的样子,所耗费的灵石数量就连林远凡也觉得有些心痛了,而且这些噬灵蜂的数量并不算多,要想让噬灵蜂群再扩大数量继续成长下去,需要的灵力灵石将会是一个难以估量的数字。

    到了现在林远凡才明白培养噬灵蜂群的困难,难怪实力强大的噬灵蜂群会选择横渡星宇吸吸收一个又一个的修真星灵力,到了能横渡星宇实力的噬灵恐怕也只有修真星中蕴含的庞大灵力才能满足那种等级的噬灵蜂了。

    好在星宇中噬灵蜂群极少,不然修真界的诸多的星球就会遭殃了。

    不去想那么多,林远凡起身来从噬灵蜂群中走了出去。

    见到焦虑不安的众人,林远凡问道:“出什么事了?”

    “我们派出去在国外寻找火属性灵物的人就在刚才全部失踪了,没有一个人都能联系的上。”苏晓芙说明道。

    “全部失踪了?”林远凡眉头微皱,有了一丝怒气,那些人都是为自己办事,猜到敢动手之人必定是冲自己来的。

    “是的,全部失踪了,有人失踪前传来消息他们是被实力强劲的人物袭击了。”沈修明解释道。

    失踪的五位宗师中有三位他们沈家请的人,剩下的两个都是苏家人,他也很着急。

    “远凡,你一定要想想办法,我儿子云横也被那些人抓住了,你一定要把他救出来。”苏广情绪很激动,要是儿子出事了他绝对无法原谅自己,白发人送黑发人,任谁也接受不了。

    “敢动我庇护的人,他们真的是找死。”林远凡怒道。

    苏家和沈家都和他有紧密联系,他不能坐视不管,若是连为自己办事的人出事了他不处理,谁还会相信他,人无信难立,承诺都成了一纸空谈,那他以后还怎么再让人为自己办事。

    “远凡,你知道是谁做的吗?”苏晓芙问道。

    林远凡陷入沉思,暗河之人已经被他杀破了胆,如今面对其他势力的威胁自顾不暇,不敢也没能力在全球抓自己的人再与自己为敌,那还与自己有重大恩怨的应该就只有日国的香取名流了。

    他猜到定是自己前不久杀那三人之时暴露了势力,其中身死的一人还是香取名流的玄境巅峰,身份不低,再加上自己曾经去过南极,怕是那些人联系这些事情猜到了些什么,这才引得他们出手,也只有日国的香取名流有胆子和实力这么做了。

    稍做推断,林远凡就将事情的真相弄得不离十了。

    “香取名流,你们好大的胆子。”林远凡声音一寒,有了几分杀意,对方三番两次前来挑衅,一次比一次过分,这一次竟是抓了自己的人,他如何能忍。

    苏广听到林远凡说出香取名流后大惊失色,他在京师特殊事件处理部任职,哪里会不知道日国地下龙头香取名流的消息,深知香取名流的强大。

    据他所知在这个神秘的组织中不仅有宗师玄境高手,更是有让人胆寒的筑基强者,杀玄境如屠狗,而且这种强大人物还不止一个,就算是他们特殊事件处理部对待香取名流也需要慎重再慎重,不会随便就和他们起冲突。

    他不清楚林远凡是怎么招惹到香取名流这么恐怖的境外组织,要是香取名流的话那事情就真的很不好办了,那都是一群杀人不讲原则的悍徒,自己儿子落到他们手中只怕凶多吉少了,一时悲上心头,失落难掩。

    这时鲁元彬在蓝书恩的带领下也来到了林远凡面前,他是在夏灵离开后从金陵赶来接替楚州特殊事件处理部部长之位的。

    先一下失踪了五十三个华夏之人,他们在第二时间从海外的情报部门得到了消息,发生了这种大事根本就瞒不住他们散布在世界各地的耳目。

    “林先生,事情我都听说了,上面也得知了情况,我部领导正试图和香取名流取得联系,争取对方能赶紧施放人质,我方已经开始对他们施压了。”鲁元彬郑重道。

    在事情发生发生没多久他们特殊事件处理部就启动了相应的紧急预案,处置事件的速度很快,不想事态再进一步扩大,若是处理不好很有可能就是华夏一方和日国香取名流彻底撕破脸皮,对谁都不好。

    林远凡摇了摇头,认真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他们是冲我来的,既然敢动手,肯定早就料到了之后会发生的情况,定会有所准备,不会因为你们施压而放弃,只要我不出面,他们那群人是绝对不会松口的。”

    事情林远凡看得很清楚,这是对方的一次押注不小的赌博,赌他会为了那五十三人的性命而出手,而对方甘愿顶着华夏一方的压力依然要行动,定然是势在必得,有恃无恐,可能背后的势力不止香取名流一方。

    “远凡,那我们该怎么办?这个香取名流一听就不是什么好货色,你可千万不要头脑发热上了他们的当,这肯定是一个陷阱。”

    苏晓芙担心不已,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有心算无心,要是处理不好儿子可能会有危险,这是她和林朗天不愿看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