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宗怀
    [北-÷星♂小→♂ ],此地空间不像外面两处空穴那般巨大,也没有森林植物一类的东西,只有一座大殿,一座死寂的大殿。

    这大殿通体晶莹,由巨大的坚冰所铸,恢弘大气,远远望去自有威严弥漫。

    然而雄伟的大殿也无法掩盖空间中蕴含的浓浓死气。

    莫扶摇他们被此地的死气影响,眉间带着一缕愁意,其中感受最深的还是孔落和梁宇,随同他们下来同门全部身死,昔日好友埋骨异处,悲伤涌上心头化不开。

    林远凡叹了一口气,世事无常,谁又能想到此行竟会如此凶险,往日纵横一方的宗师巅峰在此地也难保性命,就算是他也险些身死,若不是提前准备了诸多手段,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人会在现在还活着。

    “随我去看看吧,里面就是建造这里一切的主人。”

    众人随林远凡缓步走出通道,神情肃穆。

    经历了先前的生死劫难,莫扶摇他们明白能建南极建造如此规模的阵法的人必定强大无比,是他们必须仰望的存在,让他们对武道界有了一个的认识。

    原来能有人那么强大,随手布置的阵法就能让外界为人敬仰的玄境高手灰飞烟灭,毫无反抗之力。被他们似为珍宝的灵石被人随便的摆放在棺木周围,毫不在意,就连手下一个仆从的残缺法宝就能让他们欣喜若狂,现在想起来,他们这些人在此地主人的面前算的了什么?

    蚍蜉?蝼蚁?怕也是不过如此。

    在场只有林远凡一人知道此地主人是何种境界,他心中的想法和莫扶摇所想完全不同。

    既然地球上以前有元婴修士的存在,那有没有可能现在还会有元婴修士,甚至是化神修士?

    还有先前看到的那段话,其中提到了很多信息,这里的元婴修士随同一批人去了一个叫灵渊的地方去抢东西,而那里有为数不少的元婴修士,双方大战了一场,最后他们败退,那肯定不止一个元婴修士逃出来,那其他人又在去了哪里?还有他口中的上人又是何人?何等境界?

    一切的一切又都成了一个巨大的谜团,好像在世界上还隐藏着更大隐秘。

    现在来到了这里,林远凡希望能解开一些疑惑,不想在未知的世界一无所知。

    步入大殿,大殿中昏暗低沉,带着阴森之意,让人脊背发寒。

    大殿中心处有一地早已熄灭的青铜烛灯,众多的青铜灯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环,而在圆环中盘膝坐着一道人影,一动也不动。

    林远凡双目一凝,看出周围的死气源头就在那人身上,而那人生机全无,显然早已死去多时。

    再一看地面的青铜烛灯,细细一数,足有九十九盏,每一盏灯都是一件法宝,而这九十九盏青铜烛灯与人心神相连组成了一个疗伤大阵。

    林远凡知晓那人的伤势极重,神魂残缺,元婴重伤,如此伤势,除非有逆天的手段绝对不可能治愈,就算是化神修士出手也是束手无策。

    可就算是那人已身死,身躯中残存的威压也很是惊人,彼此的境界差距太大,元婴修士与未筑基之人差了三个大境界,难以逾越。

    越靠近,莫扶摇等人的呼吸就越困难,似乎不由地想要对此人低头屈服,心中生出一种臣服之感。

    最后莫扶摇和木成林到了那人两丈外不得已停了下来,无法再靠近,强者不容冒犯,不是他们能接近的了,孔落三人则是更为不堪,在三丈外就无法前行了,似自己身上被加上了一座大山,再往前靠近的话就会被大山压死。

    众人唯有林远凡一人还在继续前行,他也感受到了那股威压,但他并不在意,步伐坚定,元婴修士而已,前世这等修为的人物见到他只能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边,连与他对视的资格都没有。

    来到一丈处,威压已然极大,就算是他也感到了强烈的不适。

    冷哼一声,林远凡迈步向前,来到了青铜烛灯前,手一挥,原本熄灭的青铜灯不知隔了多少岁月再度被点燃。

    整座大殿顿时灯火通明,所有人此时才真正看清了那人的面貌。

    尽管他早已死去多时,可这里的低温环境使得他的肉身没有太大的变化,还保持着身死前那一刻的样子。

    一身朴素青衫长袍,沧桑的脸染上了一层白霜,条条皱文好像诉说着一波三折的往事,头颅高高扬起,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依旧望着上方穹顶,视线似穿过了南极深深的寒冰望到了无尽苍穹,神色中带着失望与不甘。

    林远凡仿佛看到了他死前的那一幕,青铜灯盏盏熄灭,他自知时日无多,想起诸多憾事,所谋大事未能成,而自己又重伤将死,悲从心生,想要问问苍天为什么会如此对待自己,然而苍天不会回答,最终只能带着悲愤黯然离世。

    林远凡很快回过神来,注意到了在他手指地面,发现在身前摆着一个储物袋,还有他留下的绝笔。

    “吾,宗怀,自知大限将至,却仍有三大憾事萦绕心头,一是修行之灵未能夺回,后世难测,二是吾妻流落灵渊,吉凶未卜,三是吾今日身死,吾道将绝。若是……若是能有人来此,吾希望来人能将继承吾之道,完成吾未完成之事。”

    看完之后林远凡才明这老者名叫宗怀,身前的东西是给能来到他面前的人准备的,想要来人继承他的衣钵完成他的遗志。

    只是林远凡怎么也不可能继承宗怀的衣钵,以他的身份绝自然是不可能去接受一个元婴修士的传承。

    林远凡将他身前的储物袋取了,神识查探了一番,发现储物袋并未封印,而里面装有不少灵石,应该是为传承之人所留,担心来人境界不够无法打开储物袋所以故意没有封印,储物袋中还有众多的修炼功法,一直能修炼到元婴后期,对其他人而言算的得上极为珍贵。

    神识继续查探,见到里面还有不少杂七杂八的东西,想必都是宗怀往日的收藏,突然林远凡神识一顿,发现了一块让他十分意外的玉简,因为这块玉简他手里也有一块,就是上次在沂州武道交流会上赢得的彩头。

    他在踏入玄境后有好好查探过自己拿到的那块玉简,没从里面发现任何信息,现在又见到了一块,取出在手中摩挲,神识检查也没有见到有息记录在其中,好像是空的一样,但一连遇到两次同样的玉简,以他的经验,隐隐觉得事情就没那么简单。

    只是现在不好计较这些事,他便将东西收好,想着等出去之后再慢慢检查也不迟。

    还在找”最强修真在都市”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