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各出手段
    “痛快!”

    吴为大叫一声,已经很久没有和同阶高手这么酣畅淋漓的一战了。

    又是一拳对轰,两人身子都在湖面上退了十米,势均力敌,交手十余招,谁都没能从对方那里讨到任何便宜。

    谢天行脸色变得很不好看,吴为的实力超过了他的预期,明白这很有可能会是一场苦战,想要赢没那么简单,怕是必须要使出压箱底的手段才有可能。

    本来以为是很简答的一件事,现在却变得很不好办了。

    “再来!”吴为高喝,还想再玩一会儿。

    瞥了一眼不远处束手而立的林远凡,再看战意正浓的吴为,谢天行不想再拖下去了,担心继续下去的话事情会变得对自己不利。

    这一战为立威而来,鏖战难以达到效果,谢天行心一横,准备放手一搏,要使用雷霆手段击败吴为。

    “你既然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谢天行寒声道。

    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十分危险的气息,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动在湖水中蔓延开来。

    吴为瞳孔微缩,变得谨慎起来,谢天行的变化他自然看了出来,凝神以对,以不变应万变。

    谢天行双手缓缓抬起,猛然在身前合十,就在这同一时间,在吴为左右两旁的湖水突然高高涌起,形成了两道快速挤压的坚硬水墙。这两道水墙完全是凭借谢天行强大的灵力控制而成,含有莫大威能,就算是宗师巅峰也难以硬抗。

    吴为眼见水墙挤压而来,低喝一声,身子竟拔高了几分,双掌齐齐对着两边击去。

    一声巨响传去,两道水墙轰然倒塌,湖水重新落入到了湖面。

    谢天行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在吴为出手的时候右脚一踏水面,滴滴湖水震荡而起,环绕在他周身,手中掐了一个剑指对着吴为一指,在他身旁的水滴激射而出,每一滴水就像出膛的子弹一样,杀伤力十足。

    吴为旧力刚卸新力未生,未能再第一时间出招,有三粒水滴射在了他身体上,鲜血流出,受了一点伤,而之后吴为立即向着水面一抓,拉起一堵水墙才挡住了谢天行后续进攻。

    林远凡双目一凝,看的出谢天行对于进攻的时机把握的很不错,若不是吴为反应够快,这一招便能让吴为重伤。

    “你找死!”吴为怒极,竟然被谢天行给伤了,无法接受。

    然而谢天行的攻势却还没有结束,趁你病要你命。

    “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手段。”

    “九龙出海!”谢天行大喝,双手向上一挥,九条粗壮的水柱从湖面上跃出,声势浩大,用出了真正的压箱底杀招,要用这招击败吴为。

    “这就是谢天行的实力?!”葛剑生感受到这九条水龙中蕴含的庞大灵力,神色大变,心底生了退意。

    先前那两招他自认也能勉强接下,可谢天行这一招自己却是绝难抵挡,万没想到暗河这个新晋的巨头会这么强。

    隐藏在不远处的龙马真一和乔安娜也是紧紧注视着场中的变化,神情凝重,知道这一招过后应该就要分出胜负了。

    “谢天行,你果然有几分实力,比之三年前的我也不遑多让了。”龙马真一感叹道。

    在远处的众人更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宗师巅峰手段当真是神鬼莫测。

    这九条水龙齐齐朝着吴为快速冲击而去,带起湖水动荡不已。

    吴为神色变的极为郑重,他原先的绝招需要大量的火力才能发动,可这是湖面哪里有火力,看出谢天行这一招的厉害,想来就算是之前自己的那一招也未必能挡住。

    不过他却并不畏惧,还有林远凡传授的那一剑,这才是他的底气所在,也相信林远凡在一旁绝对不会让自己身死。

    “来的好,看我怎么破你神通。”吴为大笑,向前踏了一步,然后猛踏水面高高跃起。

    “看你望哪里逃。”谢天行看到吴为居然傻到跃到空中选择成为自己神通的活靶子,心中微喜,手一指吴为,嘶吼道:“去死吧。”

    那九条水龙齐头并进,最后竟汇聚成了一条更为巨大的水龙,威势再添三分。

    “只怕林道请来的宗师巅峰要输了。”葛剑生分析道,不认为吴为能接下这绝强的一招。

    船上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也不眨。

    吴为见来临的水龙,脸色不变,右手一握,手中出现了一柄暗红灵力长剑,左手握住剑柄,体内气势达到了一个巅峰,在此时他似有所悟,明白这剑招的含义。

    生死一念,生死一剑,不畏死才能生。

    “一剑生死两茫茫。”吴为轻叹一声。

    一剑斩落。

    剑光闪烁,剑气纵横无双。

    剑落无声。

    距离吴为不过一丈的巨大水龙再也无法前行一寸,整个身子直接被斩成两半,重新化作普通湖水无力地落入湖中,而这一剑还在湖面上劈出了一道长达百米的沟壑,直到剑气消散之后湖水才重新填了回去。

    若不是谢天行眼疾手快往旁边跃开一段距离,非得被这一剑重伤不可。

    但压箱底神通被破,谢天行受到了强烈反噬,五脏震动,一口殷红鲜血喷了出来,身子不稳,受伤不轻。

    勉强稳住身形,惊恐地望着重新站回水面的吴为,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势在必得的绝招会有被人完全破掉的一天。

    比身体的伤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心里受到的打击。

    他败了,败的这么苦涩,这么彻底。

    之前所有的骄傲自负再也不存在。

    “发生了什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很多人的疑问,距离太远,能看出一些端倪的只有为数不多的宗师大成以上几人。

    “太可怕了,他到底是谁?”葛剑生喃喃,这一剑给他的震动让他心神久久不能平复,自认绝对接不下,唯有逃跑一途,才明白自己和这些人的差距有多大。

    “不错,你这一剑已经有几分韵味了。”林远凡对吴为的表现很满意,能在危机时刻领悟这一招的要义,能做到这点的人不多。

    “还是主人教导有方。”吴为恭敬道,心中非常高兴,惊喜太大。

    “结束这一切吧,杀了他。”林远凡吩咐道。

    “是。”吴为领命,向着谢天行快步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