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一同商议
    “后生可畏。”葛剑生站起身来第一次在众人面前说话,声音苍老而富有力度。

    “林道见过葛先生。”林远凡点头,不卑不亢。

    武道界本就是以实力说话,宗师巅峰对他而言算不了什么,也不需要对这人摆出其他什么态度。

    “你这是什么态度。”陆文远不满,以为林远凡的身份必须要向师父行晚辈之礼,而他竟然毫不所动。

    “无妨。”葛剑生手一抬制止陆文远继续说下去,笑道:“年轻人嘛,骄傲不逊很正常,凭他这么年轻就已是宗师,自然有其不凡之处,也该有几分傲气。”

    对于林远凡的实力他也没能看透,仿佛在林远凡身外有一层朦胧的迷雾让人难以琢磨,猜想可是是林远凡身上带着某种隐蔽气息的法器。

    其实这是林远凡的一点小手段而已,若是他想完全隐藏实力,那在场之人无一人能看出他的实力,只能发现他和普通人一样。

    “人都到了,我们坐下来聊正事吧。”陈平出面打圆场道。

    众人没有意见,纷纷坐了下来。

    “林道小友,不知你师承何门何派是何人弟子,这武道界中的许多宗门我也还是知晓一些的。”葛剑生双目一闪问道,想要打听出林远凡的真实身份。

    他见林远凡如此年纪就入了宗师,面对明日之事还神轻气淡并无焦虑,暗自觉得林远凡很有可能是某个隐世宗门培养的核心弟子,也许他师门现在就在楚州,所以林远凡才会这般有恃无恐。

    “我无门无派,散人一个。”林远凡回答道。

    “无门无派?”葛剑生大感惊异,如此人物真的是自修成才?心里不怎么相信林远凡的话,想来是林远凡师门有令不让他告诉外人。

    “我确实无门无派,信不信由你们。”林远凡认真道。

    葛剑生信了八分,若是林远凡是某个门派的弟子,那明天他们就会知道,相信林远凡没必要在这件事上对他们说谎。

    但心里却更疑惑了,猜不透眼前这个少年到底有什么底气敢和宗师巅峰一战,境界的鸿沟没那么好跨越。

    这时陆文远忍不住了,沉声问道:“你既无门无派,为什么还要接谢天行的战帖,没事找事?还是就想麻烦我们一趟。若是我们不来,你知道你将会是什么后果吗?”

    林远凡接受暗河巨头战帖之事在他们看来是愚蠢之极,他的境界比对方低,完全有理由不接这战帖,谢天行根本找不到任何借口,那现在的一切事都是可以避免,这件事也许就会变成京师那边需要操心的了。

    结果林远凡出人意料的两次接了对方的战帖,第一次可以理解为无意而为,算不得数,可第二次却是正式接下战帖还放出狂言让谢天行准备后事,到了此时事情再无挽回的余地了,唯有出面一战。

    他们心里并不认为林远凡有一点胜利机会,哪怕是入了宗师之境,可要和真正的宗师巅峰相比根本就不在同一层次上,想要和宗师巅峰一战完全就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而已。

    楚州是他们华中辖区的一部分样的大事,,不希望出任何事,然而林远凡却搞出了这弄得他们这些人不得不来楚州收拾这烂摊子,十分被动,一肚子的火。

    “什么后果?能有什么后果?”林远凡反问道。

    这件事他自己就能处理,没有让这些人来,也不需要这些人插手。

    “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宗师就是个人物了?不知道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陆文远凌厉的双眼望着林远凡,继续道:“人贵有自知之明,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难道要我来教你?!”

    林远凡听到陆文远竟教训起来自己了,脸色一变,冷声道:“自知之明?还是管好你自己的嘴,我不是你能说教的,这一次我可以不计较,下一次可就不会了。”

    若是凭他以往的脾气,这陆文远敢对他这么说话他早就出手教训了,重生之后脾气好了很多,不会太过计较。

    陆文远没想到林远凡居然还敢威胁他,怒气一下就涌了上来,猛然站了起来,指着林远凡怒道:“不识抬举的家伙,今天就让我好好教训你。”

    “文远,坐下。”葛剑生命令道。

    “师父,他……”陆文远身体气势再提升,真的想要对林远凡动手。

    “我叫你坐下。”葛剑生声音一沉。

    感受到师父情绪的变化,陆文远不敢违抗师命,忍住怒意重新坐了下来,但双眼还是死死的盯着林远凡,目光如刀。

    他并不知道刚才在悬崖边上走了一遭,若是他刚才真的出手,林远凡可不会手下留情。

    “大哥,不要生气了,明天自然有他好看的。”陆武近安慰道。

    陆文远默默点了下头。

    葛剑生对林远凡这般作为也有几分不满,当着自己的面对自己弟子说这等话,分明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不过为了大局着想,没有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来。

    “林道,明天你和谢天行一战,本来这是你和他的事,但你是我华夏武道界的宗师,所以我明天会在一旁,保你生命无虞。”葛剑生认真道。

    陆文远在一旁冷笑连连。

    这种保证有没有用不好说,毕竟是宗师巅峰交手,瞬息万变,一招生死也是大有可能,能不能保下很难肯定,而且还只说不死,至于林远凡会怎样,是修为被废还是变成残疾之类的他们可不会管。

    要是心里有别的想法,只要晚出手一秒,这些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要真是其他宗师大成之类的人物,说不定还真就会信了。林远凡不是傻子,其中的讲究怎么可能会不明白,对方只是随口说说,他不会当真,也不需要对方假惺惺出手。

    靠人不如靠自己,这个道理他多少年前就知道了。

    “我知道了。”林远凡随意道。

    他可不会指望这葛剑生真的会和谢天行交手,一切还是要靠自己来解决。

    “你还有什么问题没有?”葛剑生再问,以为林远凡还会提什么要求。

    “没有了,这事就这样吧。”林远凡不愿和他们再谈,一点意思也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