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苏家之事
    等了这么久终于再度传出了林道的消息,还是这么的一个爆炸消息。

    宗师巅峰高手可不是什么时候能见到的,其实力深不可测,武道界中对暗河有所了解的都知道其实力的恐怖,不是什么人敢招惹的。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林道会招惹上了暗河,还引得对方出动了一位巨头前来华夏下战帖要与之一战。

    见过林远凡出手的人都被他的手段所震惊,能够在宗师大成中纵横,但这次的对手是宗师巅峰,没有多少人看好这场比斗。

    对这场比斗感兴趣的武道众人为了不错过,全都放下了手中的事情,从全国各地赶到了楚州,甚至这消息还传到了海外其他诸多势力之中,同样引起了不小的凡响。

    听到是暗河在华夏的作为,心思灵敏者隐隐猜出了暗河的目的,想知道事情结果,也急忙派人前来楚州,要亲眼见证这一切。

    一时间楚州风云涌动,武道人物络绎不绝的赶来,在小小的楚州掀起了一阵风暴。

    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

    ……

    京师城东,一处占地极广的大宅院,高大的院门上高悬一块颇有岁月的宽大牌匾,牌匾上铁画银钩两个大字,“苏府”,丝丝劲气透出,竟是用神通刻画而成,大气磅礴。

    此地正是苏家在京师的祖居。

    宅院中的大厅中,有三人坐在一起商议着什么。

    其中一人便是林远凡见过的苏广,而另外两人模样和他有七八分相似,正是苏广的兄弟,也是苏轩辕的三个儿子,分别为老大苏晋,老二苏广,老三苏英。

    三人中属苏晋和苏广的境界为宗师大成,苏英实力低了一筹只有宗师小成,他们便是苏门五虎中的三人。

    “二弟,这要和谢天行在楚州进行生死比武的林道就是你和父亲在沂州遇到的那人?”苏晋皱眉问道。

    他们苏家为武道界中有名的家族,林道和谢天行比武这种大事的消息自然也收到了。

    林道的事情他们也听苏广回来说了,所以知晓很多,还知道父亲苏轩辕对林道非常看好。

    苏广点头肯定道:“就是他,没想到他会和暗河结下梁子,恐怕这事情不太好办。”

    他也不太看好林远凡的比武,宗师巅峰和宗师大成中间还是有着巨大的鸿沟,不是那么容易跨越的。

    对于林远凡的真正实力苏轩辕并没有泄露给他们,那天林远凡一直隐藏实力,唯有苏轩辕一人看了出来,觉得林远凡可能有自己的用意不愿外人知晓,他和林远凡一见如故,便替林远凡保守了这件事。

    “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父亲。”苏广想了一下说道,觉得这件事和林远凡有关应该告诉一下父亲。

    “老二,你不是不知道父亲正在闭关冲击宗师巅峰,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去打扰。”苏晋坚定道。

    从沂州回来后没多久苏轩辕就感觉突破的契机到来,将家中所有事情交给他们三人全权处理,而自己则全心闭关要迈入那一道门槛了。

    这是苏家目前最重要的大事,一旦苏家出现一位宗师巅峰,那他们的身份地位马上就会提升一大截,不容出现一丝差错。

    苏广也明白,就不再提了。

    “金陵那边的部门准备怎么处理这事,暗河想在我们华夏插手,这绝无可能。”苏英认真道。

    “你也知道我们和他们不属同一指挥系统,他们的事我们管不到,不过我听说好像陈平并没有向上面求援。”苏广说道。

    “那他想怎么办?难道真的想靠林道解决这件事?”苏晋眉头紧锁。

    “这我就不知道了。”苏广摊手道。

    “就算陈平不上报,事情传开,上面的人也不会坐视不理,毕竟这谢天行原本是冲莫先生来的,就是不知道莫先生会不不会前去?”苏晋分析道。

    谢天行的事他们当然知道其中的是非曲折,觉得莫扶摇前去的话事情就能解决了。

    “不清楚,好像这段时间莫先生也在闭关,有可能去不了。”苏广摇头道。

    苏晋听到莫扶摇闭关,轻拍椅子扶手说道:“好了,这是他金陵的事就让他们自己解决,他们解决不了我们这边自然会出手的。”

    烫手山芋能先不接他们肯定不会先接,等到金陵确实解决不了他们京师这边的部门再出马,正好能杀一下金陵那边猛涨的势头。

    “大哥,我准备去楚州一趟看看,这事我要亲眼看过才能放心。”苏广平静道。

    “楚州么?小妹是不是还在那里?”苏晋神色一变,冷声道。

    “我也打算去看看小妹,这么多年了,不管当初有什么矛盾现在也该淡了,她总归是我们苏家的人。”苏广叹息道。

    “母亲被她伤透了心,她让我们苏家颜面扫地,那天她跟着那穷小子走的时候就已经不是我们沈家的人了,我知道你和小妹感情好,但母亲是绝对不会允许她再回苏家的,老二你还是死了这心吧。”苏晋沉声告诫道。

    那天发生太多的事情,有很多不愉快的记忆,苏家那天之后在再也没有提起那个名字,好像被生生抹掉了一样。

    苏广听到大哥的话,脸色一下就拉了下来,站起身来,气道:“大哥,我的事不用你来插手,苏家也还轮不到你一人做主。”

    这时一个满头银发精神饱满的老妇人拄着梨花木拐杖慢慢地走了进来,拐杖在地上一杵,开口道:“老二,难道苏家该你做主了?你什么时候成苏家的家主了,我怎么不知道。”

    听到这话,其余两人赶紧站了起来变的恭恭敬敬的。

    “娘,你怎么来了。”苏晋亲切道。

    “娘,我不是这个意思。”苏广态度也变了一些。

    在苏家他们怕父亲,可更怕的是却是母亲,母亲在苏家同样有着不小的决定权。

    下一任家主外人都看好是苏广,不过真正知道苏家内情的人就明白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要是这老妇人不同意的话,那苏广就算当了家主也不会安稳。

    “那你是什么意思,我说过不想再听到老四的事,你忘了吗?”老妇人瞥了苏广一眼说道。

    “母亲,事情该过去了。”苏广不打算退让。

    “不用你来说,她的事没商量,除非她能做出让我必须退让的事。”老妇人态度强硬。

    苏广心中叹息,不再说话,独自离开了大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