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收奴仆
    在这时,突然从白雾中同时冒出了八个一模一样的“吴为”,八个“吴为”朝着四面八方逃开,速度极快,教人真假难分,不知到底哪一个是真身。

    这种奇妙的手段或许能难住其他人,但对林远凡而言没有任何作用,因为他看出这些都不过是幻想而已,在他的神识下吴为根本就无处遁形。

    “这一个。”林远凡一笑,看出了吴为真身所在,一下就追了上来。

    吴为再度被林远凡拦了下来。

    他捂住胸口,嘴角还挂着鲜血,悲观道:““你,你怎么看出来的?”

    这法宝是他从一个异人宗师哪里高价换来的,曾经帮助过他逃过两次劫难,没想到又一次在林远凡面前失去了作用,好像这个林远凡对他的所有手段都有克制之法,无论用出什么手段他都能接下来。

    “等你死了去问吧。”林远凡长剑再度扬起,正是昨日的“一剑生死两茫茫”的起手势。

    感受到林远凡这一招凝聚出的力量,吴为大惊失色,清楚地知道自己怎么也不能接下这一招,很有可能成为林远凡剑下的亡魂,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念头。

    面对死亡的威胁,他是真的怕了,这一身修为来之不易,可不想葬送在这里,活着怎么都比死了要好。

    “住手,住手!我愿意成为你的奴仆。”吴为急忙大喊,生怕林远凡斩出这一剑。

    担心林远凡没听清,他竟然放下曾引以为豪的身份跪了下来,颓然无比。

    一个宗师巅峰向林远凡跪下了。

    林远凡大感意外,先前颇有骨气说宗师巅峰成为他人奴仆绝无可能,现在却毫无尊严的跪倒在地上,还以为他是真的有骨气,看来不过是嘴硬而已。

    见吴为跪下,林远凡手中的长剑消失不见,缓缓走了过去。

    “吴为,你还真是会见风使舵。”林远凡笑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能跟着前途无量的林先生,也不算辱没了我。”吴为恭敬道,态度转变的极快,面对能杀死自己的存在,心里说不畏惧那是假的。

    其实他心里还打着另外一层心思,想着现在不过是委屈就全,大丈夫能屈能伸,一旦找到机会的的话自己就会摆脱林远凡,甚至若是有可能的话还想要偷袭杀死林远凡,报这屈辱之仇。

    他身为宗师巅峰,哪里会这么容易就屈居人下成为别人的奴仆。

    “你选择成为我的奴仆,那我自然要给你一个东西。”林远凡大有深意的一笑。

    对于吴为这种人的心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若是不加以限制,他可不会放心使用这样一个人物,伤到自己身边在意之人后悔都来不及。

    “不知是什么东西?”吴为大为不解。

    林远凡并不回答,右手食指灵力散出在左手上不停的刻印着脑海中所记的一种禁制,很快这禁制就准备完成,最后右手凝出一道剑气放出其中,大功告成。

    吴为心生疑惑,不知林远凡到底在做什么,直觉告诉他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这是一道奴印,只要种下这道奴印,你就会成为我的奴仆,而且我在这奴印中放入了一道剑气,若是你有违我的命令,其中的剑气就会将你斩杀。”林远凡摊开手掌平静道。

    这是一种简单的控制奴仆的禁制,修真界许多人都会使用,以他现在的实力控制一个宗师巅峰完全不会有任何问题。

    “奴,奴印?!”吴为惊道,从来没在武道界听过这种禁制的用法,居然能够让人成为奴仆,心底骇然。

    若是身体中了这奴印,那不是生死不由己了,吴为双拳紧握,心思挣扎。

    “放开心神,不要反抗,反抗,你会死。”林远凡认真道。

    左手在空中一抹,一道繁复的符文禁制缓缓的飘向吴为额头。

    吴为一凛,现在暴起对抗林远凡是取死之道,而种下奴印成为对方奴仆还有生机可言。

    最终在奴印飘到额头前时,吴为放弃了挣扎,闭上双眼,放开了心神,让林远凡制作的奴印顺利的进入到了自己身体之中。

    身子一阵抽搐,吴为感受到脑海里似乎和林远凡之间有了某种玄妙的联系,除此之外并没有感受到身体有其他的不适之处,一切都还在。

    “感觉如何。”林远凡笑着问。

    吴为听到林远凡的话好像必须要遵循,无法去反抗,好像一旦生出反抗会发生不好的事情,让他头皮发麻。

    “还好,主人。”吴为恭敬回答道。

    “不错。”林远凡满意的点了点头。

    有了吴为这么一个宗师巅峰当自己的手下,以后很多事情就能省去自己很多麻烦了,心中微喜。

    “该去办正事了。”林远凡一笑。

    来到先前房间中,看到方天豪还在远处,再看到方宏伟的尸体,眉头微皱。

    “处理一下,守在外面,我要在这里修炼。”林远凡吩咐道。

    “好的。”吴为神色复杂,知道林远凡要做什么,要做自己先前没完成的事,自己这么多年的心血和准备全都为林远凡做了嫁衣,而自己还沦为了对方的奴仆,一时间唏嘘万千。

    心里想法虽然很多,可手上动作不慢,不敢违背林远凡的命令,将方宏伟的尸体带了出去。

    房间中只剩下林远凡和方天豪了。

    “我知道你要杀我,动手吧,我不怕,我什么都没有了。”方天豪大笑。

    笑命运无常,一步走错,万劫不复。

    方家破败,父亲身死,他也从天堂跌落到地狱,一无所有,真的一无所有,连自己的命都不能掌握在自己手里。

    “你会死,我说过。”林远凡没有太大波动。

    见过太多死亡,太多的尔虞我诈,修真这一条路太过艰难,与人斗,与异族斗,与天斗,有时候也没有太多的选择。

    “我诅咒你,诅咒你永世不得翻身,诅咒你有一天也会被人残忍杀死。”方天豪怨毒诅咒道。

    “我曾死过一次,诅咒我的人不知几何,多你一个不多。”林远凡摇了摇头,不以为意。

    方天豪一怔,不明所以,还想再说什么却再也说不出口了。

    林远凡一掌拍在方天豪头顶将他击晕,盘膝坐在他身前,双手掐诀,开始了夺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