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夺灵大法
    他相信林远凡应该是和师父同境界的宗师巅峰高手,想来林远凡如果真的是不世出的玄境高手,那昨晚师父绝对不会成功逃离,宗师巅峰在玄境面前不可能有分毫还手之力。

    不过哪怕林远凡不到玄境还是宗师巅峰,对他们这些人而言依旧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宗师巅峰和玄境和他们而言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一巴掌能虐杀他们无数遍的存在。

    还不待林远凡说话,方宏伟仔细的看了林远凡几眼,心头大震,惊疑道:“林远凡?你是林远凡。”

    “哦?没想到方大董事长竟然认得出我的身份,真是让我受宠若惊。”林远凡戏谑道。

    “真的是你!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方宏伟失声道。

    他曾几次听到儿子提起过林远凡的名字,还利用家族的力量整垮了林家,他自然看过手下提交的林家资料,见过林远凡的照片,只知道林远和自己儿子都是在宜兰中学读书,这种事情他见过不少,也就见怪不怪了,对于儿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放纵。

    要是别人出现在这里他还能接受,可出现在这里的是一个林远凡,怎么也不敢相信。

    想起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就在整垮林家没过多久,现在有看出林远凡的身份又极为特殊,就连吴大师的大弟子宗师都必须卑躬屈膝对待,这么一想,他不是愚笨之人,猜出了其中深藏着的原因,发现了弄垮自己方家事业的罪魁祸首。

    极有可能就是眼前的林远凡。

    “是你!是你害的我方家落得如此下场!”方宏伟咬牙切齿道。

    “没错,就是我,当方天豪想我下手之时,这一切就已经注定了。”林远凡瞥了方宏伟一眼,继续道:“你恐怕还不知道你儿子现在是什么模样吧。”

    “天豪他怎么了?”方宏伟大惊。

    方天豪是方家最后的资本,方宏伟绝对不允许儿子出任何事。

    “那我就让你见他最后一面。”林远凡一笑,神识一直注意着阵法中二人的动向,知道他们正要进行道紧要关头了,而只要自己出手,必定能打断他们。

    徐涛听到林远凡的话,吓了一跳,急忙出声道:“前辈,我师父他……”

    “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林远凡右手对着徐涛隔空一抓,直接将徐涛抓了起来,随手一丢,徐涛像被丢垃圾一样砸到墙上,整个人嵌入了墙中,生死未知。

    做完这一切,林远凡快步来到山庄中最大的一处房外,一脚轻踹,身前被法术密封的大门有如一张薄纸撕裂开来,露出了里面藏着的秘密。

    “差一点,只差这一点,就差这一点,再给我十分钟就够了。”吴为焦急万分。

    当林远凡神色扫过的时候他吓了一跳,知道应该是林道找过来了,而他多年的准备此时也进行到了最重要的地步,不愿放弃,心里期望自己三个没用的弟子能阻拦林道几分钟让自己完成这一切。

    他绝望了,林远凡出现在门外的时候,他不得不忍住痛苦中断了一切,明白若是继续下去自己必定无法抽身对敌。

    之前所作的一切努力化作流水。

    “林道,你真是阴魂不散,我吴为和你不死不休。”吴为恨恨地看着门口的林远凡,对林远凡已然怒极,比之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还要恨。

    “吴为,原来你叫这名字。”林远凡点头,话锋一转,厉声道:“这夺灵**你从何处学来?”

    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林远凡就看出了吴为正在对方天豪施展夺灵**,这夺灵**乃是一门颇为歹毒的法门,夺取他人灵根资质成就自身,这等方法能改施法者的灵根,被夺之人失了灵根必死无疑。

    而且施展此术的时候必须让被夺之人顺从,心里生不出任何的反抗之意,不然极为容易失败。

    能在地球上看到这等法门,林远凡很是意外,看出吴为施展的方法很粗糙,显然对此道并不精通,能成功的可能性应该不到四成。

    最让林远凡意外的还是方天豪的资质,竟然是三灵道体,虽然比他前世的五灵道体差了许多,但依旧是颇为稀有的修真体质,比现在他那普普通通的体质不知高了多少倍。

    之前林远凡曾在学校远远感受到过从方天豪身上传出的波动,感觉有点熟悉,不过那波动很快就被掩盖气息的法器所遮盖住,没能第一时间看出其中的门道。

    到了现在再无法器遮掩,林远凡才将一切看得明白了。

    听到林远凡一口道破自己最大的秘密,吴为脸色大变,惊道:“你怎么可能知道,你是玄机门的人?”

    这法术是他在被逐出宗门时盗出来的秘术,外人不可能得知。

    那时他已经修炼到了宗师巅峰,得知这秘术能提高突破玄境可能,于是他便隐姓埋名在全国各地寻找资质极佳的人选。

    苦心人,天不负,终于让他在楚州遇到方天豪,一眼就看上了方天豪身上那极为难得的天资,于是他便长住楚州,还给方家当靠山,为的就是等方天豪成年,好让自己施展夺灵**夺取他的修行天赋。

    在他遇到方天豪的那一起,他就为方天豪的命运做出了决定。

    昨天他给方天豪服用的破灵草根本就不是什么破灵草,而是离魂草,一种能将人体中的灵根分离出来的珍惜药草,可遇不可求,为了这药草,他也是费尽心机,花了大价钱购买消息,还带着徒弟深入日国险地历经艰辛才获得。

    结果就要在成功的时候被了林远凡横插了一杠。

    “玄机门?是修真门派么?”林远凡皱眉,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你不是玄机门的人,那你怎么知道这夺灵**。”吴为大为不解。

    “我自然有我的方法。”林远凡神色变的正经,认真道:“现在你有两条路可走。一,和我作对被我斩杀。二,成为我的奴仆,我可以饶你一命。”

    “哈哈,可笑。”吴为大笑,“你可曾见过有宗师巅峰成为他人奴仆?这事绝无可能。”

    宗师巅峰成为他人奴仆,他想都不敢想,也从没听说谁能收这种人成为奴仆,自认就算不敌林远凡,以自己手段想要逃走同境界绝对没人能留下他。

    “看来你是要选择死路了。”林远凡寒声道,体内气势凝聚准备出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