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杀萧寒
    萧寒冲到林远凡面前,扬起拳头就朝林远凡胸口砸去,用出最大的力气,势要为父亲报仇。

    林远凡冷哼了一声。

    这一声传入萧寒脑海,他整个人如坠冰窟,身子就怎么停在了林远凡身前,动也不动。

    萧寒骇然,瞳孔急缩,才明白彼此根本就不在同一境界,自己不可能是林远凡的对手。

    “少馆主!”

    看到萧寒身子不动,跟着他一起来的几人急忙冲了过来,想要将萧寒带回去,萧家武馆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萧寒。

    “好好看着他们是怎么死的吧,这是你曾种下的因,今日便是结出的果。”林远凡随意一手将萧寒拍到在地,让他无法动弹。

    “你们去救人,我来拖住他。”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大喝,直直地朝着林远凡扑了过来,抱着必死之心,其余的人想要绕开林远凡去救萧寒。

    “可笑。”林远凡轻轻摇头。

    面对冲过来的那人,轻飘飘的一掌拍去。

    那人惊恐的现林远凡看似随意缓慢的一掌自己却怎么也躲不过去,甚至连反抗都做不到,只能任由林远凡拍在自己胸膛上。

    鲜血洒落,身子无力地倒下,眼里还有着无限的悔恨。

    不去看这人,林远凡闲庭信步朝着那想要绕过自己的几人走去。

    随后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在这无人经过的街道上演,一个个萧家武馆的人毫无反抗之力的倒下,连林远凡的衣袖都不曾碰到。

    这便是境界的差距,这便是得罪了不能得罪之人的下场。

    萧寒布满血丝的眼惊恐地看着这一切在自己面前生,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走,快走呀!不要管我。”萧寒话说不出口,只能在脑海呐喊,看着亲信死去,眼里流出眼泪。

    绝望,恐惧在心中蔓延。

    当最后一个人倒下,林远凡拍了拍手,回头看向倒在地上的萧寒。

    “怎么样,看着自己关心的人一个个死去,这种感觉不错吧。”

    “恶魔,你是恶魔,你逃不了,方家不会放过你的,你根本不知道方家到底有多强大。”萧寒不知怎么又能说话了。

    “方家?”林远凡面色变冷,“方家过不了多久就不会存在了,可惜你看不到那一天了。”

    萧寒想到了什么,猜到了林远凡的目的,还想再说什么,可他再也无法开口了。

    林远凡手起手落,隔空一掌断绝了萧寒的心脉,死的不能再死了。

    做完这些,林远凡给许安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收拾一下,这样就不会有任何麻烦了。

    ……

    方天豪在豪华别墅中,一直再等萧寒的消息,等了许久还不见萧寒回来复命,耐性耗尽,给萧寒打了几个电话也无人接听。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萧寒绝对不敢不解他的电话,他不是愚笨之人,猜到应该是出什么事情了。

    果不其然,他很快就从自己家的人脉关系中知道了萧寒一行人全部被杀死在大街上的消息。

    惊恐万分,一时间不敢相信,不敢相信会有人会这么胆大在大街上杀人。

    但他并不认为这是林远凡做的,不信心林远凡会有这么大的本事,觉得应该是和自己方家有仇隙的敌对势力所为。

    没有犹豫,也没有通知父亲,方天豪直接来到了青霞山顶的一号山庄。

    在这里他见到吴大师留下的两位照看方家的两个内劲巅峰——蓝书恩,田维雨。

    方天豪一五一十的将今晚晚上生的事情对二人说了一遍。

    “方天豪,你说你让萧寒带人去教训一个名叫林远凡的少年,结果他们全部被杀了?”较胖的书恩平静道。

    “对,我从别人那里得知他们全都是被人一击必杀,是武道界的人,应该是冲着我们方家来的。”方天豪凝重道。

    如今方家最大的靠山吴大师和徐大师都去了日国,他现在所能依靠的只有这两位内劲巅峰了,希望他们能够出手摆平这事。

    “萧寒一个连内劲都不是,随便一个内劲小成就能杀他们十遍,没什么好担心的,有我们哥俩在,没人能动了你方家分毫。”田维雨认真道。

    对这事情并不放在心上,只要方家没招惹宗师,事情都好说。

    蓝书恩眉头一皱,提醒道:“田师弟,不要放松大意,楚州如今并不太平,师傅和大师兄还没有回来,这事依我看还是先放一放,等他们回来再说。”

    “师兄,有什么好怕的,这楚州我们难道还要怕什么人不成?”蓝书恩对师兄过于谨慎的态度提出质疑。

    “田师弟,你可能有所不知,先前我从一个武道界的朋友哪里得知一条重要消息,还没有告诉你。”蓝书恩摇了摇头。

    “蓝先生,是什么消息。”方天豪好奇道。

    “你们知道沂州的武道交流会吧,我听那朋友说在武道交流会上一举夺魁的人名叫林道,极有可能就在我们楚州。”蓝书恩神色郑重道。

    武道交流会这种大事,他们自然知道,能夺魁之人实力至少是宗师大成,但他们在楚州多年却从没听说过这种人物的存在。

    “这是真的吗?”田维雨惊道。

    “有八成可能,所以我才会让你们收敛一下,要是万一不小心招惹到那人身上,师傅不在那我们可就要倒霉了。”

    蓝书恩对于这事的态度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谨慎对待。

    “师兄说的对,等师傅回来我们就不用怕了,就算对方是宗师大成又能如何,岂会是师傅的对手,师傅可是……”天维雨看到师兄做了禁声的手势,知趣的不再说下去。

    “那萧寒这事怎么办?”方天豪问道,心里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先不用管,调查再说,看看到底是谁做的,清楚了之后我们自会做出判断。”蓝书恩吩咐道。

    方天豪点了点头,萧斌的死对他没有多少影响,就当死了一条狗,狗死了还能再养,反而心里对没能教训到林远凡觉得失望,不过既然两位内劲巅峰这么说了,他也只能照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