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未完之事
    一旦和自身利益相挂钩,人就有了动力,当天下午沈家就动全部的力量去改造城西的那片地,二十四小时全力开工,巨大的围墙拔地而起,一株株古树从各地移了过来,珍奇花草一片片种起。

    原本还是一片荒地的地皮在短短几天之间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成了一个洞天福地,在那里中心的山包上还修建了一处豪华的宅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沈家要在这里给自己修建一个度假庄园。

    “听说了吗?城西的蔡园被沈家给改造了。”

    “好像是要搞什么庄园吧,可能要搞旅游业。”

    “不可能吧,哪里有什么好旅游的,沈家这次只怕是看走眼了。”

    关于沈家改造蔡园的消息不胫而走,看好这个项目的人并不多,没人知道沈家到底要做什么。

    在沈家改造蔡园的时候,林远凡依旧在学校上课,早上偶尔会和李慕青同行,闲来没事的时候就会去城西看一下进度,比较满意。

    而林远凡和李慕青住在同一小区的事情自然瞒不过方天豪的耳目。

    皇家ktv中,方天豪正和几个同学一起在包间中喝酒放松心情。

    当方天豪从手下口中知道这事的时候,怒不可遏。

    方天豪当即用力将手中的酒杯摔在地上,怒道:“好你个林远凡,我废了他林家,现在你自身难保了还敢打我女人的主意,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周围之人噤若寒蝉,不敢搭话。

    “萧寒,萧寒。”方天豪喊道。

    “我在这里,方少,要不我去带人废了他?”萧寒站出来冷声道。

    方天豪沉声道:“当初你没做完的事马上去给我做完,我睡觉之前要听到你的消息,处理不好你也就不用回来了。”

    “我明白,我马上就去处理,林远凡这次绝对不会再有那么好的运气了,我会亲手废了他。”萧寒心一颤,听出方天豪这次是动了真怒了,不敢有丝毫怠慢。

    “去吧。”方天豪命令道。

    “是。”萧寒躬身退了出去。

    夜晚,林远凡独自往住处走去,快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突然察觉到身后突然传出几股杀意,神识扫过,现竟是萧寒带着萧家武馆几人跟着自己。

    林远凡嘴角微翘,心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萧寒,今晚你们都得死,没人能救得了你们了。

    关于萧家参与谋害自己的事,林远凡从没有忘过,既然对方这次送上门来了,林远凡岂能让他们离开。

    走到小区门口,林远凡并不停留,反而悠然自得的朝着小区外面不远处的一条路人极少的马路走去,好像什么也没察觉。

    萧寒见林远凡没有进小区觉得有些意外,不过也没有太多疑心,继续跟了上去。

    “少馆主,这个人的身影我感觉在哪里见过。”跟在萧寒身后的一人小声说道。

    “对,我也有这种感觉,觉得好像很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谁?”另外一人也心生疑问。

    他们两人是亲眼看到过林远凡踢馆的萧家老人,只是当时林远凡戴着口罩,没人看清他的样子,而现在又是晚上,看的不清楚又只有一个背影,一时间没能联想到那上面去。

    “两位叔叔,认错人了吧。”萧寒眉头一皱,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觉得世界上背影相似的人那么多,有可能是自己两位叔叔认错了。

    如今是箭在弦上不得不了,不能心有怀疑,依然快步跟了过去。

    林远凡听到后面的对话,微微一笑。

    等你们见到我自然就会认出我了。

    前方一个拐角,林远凡突然加快了步伐。

    萧寒看周围没有人,又害怕跟丢林远凡,直接跑了过去。

    等到他们来到拐角的时候,看到林远凡就站在他们面前,神色平静,脸上还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

    萧寒一怔,不知怎么地心里十分突兀地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萧寒,好久不见,给方天豪当狗的滋味怎么样。”林远凡笑道。

    萧寒跟在方天豪身边,对方天豪唯命是从,做着和他父亲一样的事,外界不少人暗地里都称他是一条狗,对于这一点萧寒也心知肚明,但从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敢这么说。

    **裸的羞辱。

    “住嘴,你又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萧寒怒道。

    没有人愿意做狗,他也一样,形势逼而已,如果失去了方家这条大腿,他萧家将会被别的势力给吃的渣都不剩。

    他心里想着的是有一天自己能够成为内劲高手然后脱离方家的掌控,重新找回做人的尊严。

    然而,他今晚不该来这里,一切希望只能成为泡影了。

    “我不知道?”林远凡冷笑一声,“那你知道你萧家如今的状况是谁一手造成的吗?”

    当林远凡说出这话的时候,先前觉得林远凡背影熟悉的那两人一下就想到了什么,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了。

    “是你,是你。”其中一人双目大睁,惊恐万分。

    “四叔怎么了?你认识他?”萧寒还没有猜出来林远凡的身份。

    “是我,看来还是有人认出了我。”林远凡微微摇头,却没有任何失望。

    “是他来踢的馆,馆主也是他杀的。”那人颤声道,心中生了退意,身子不由往后退了两步。

    “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可能是他,我不信。”萧寒怒吼道,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拜林远凡所赐。

    “你父亲死的样子我还记得,眼睛睁得大大的,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会死吧,我那一拳应该让他经脉寸断,变成一堆扶不起的烂泥了吧。”林远凡平静地讲述着。

    萧寒的脑海波涛汹涌,恨意滔天,杀父之仇,如何能忘记。

    “我要杀了你。”萧寒什么也不顾的冲了过去,满腔热血。

    “少馆主,不要!”有人惊呼,想要拉住萧寒,却没能成功。

    连内劲大成的馆主萧斌都不是林远凡一拳之敌,萧寒现在连内劲还都不是,哪里会是林远凡的对手。

    “你要为当初对我做的事付出代价,今晚我就送你去见你父亲,你们一个也跑不了。”林远凡寒声道,要继续上次在萧家武馆未做完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