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林家剧变
    回到住处,林远凡将这些天换来的东西整理了一下,准备回楚州了。

    陈平指着夏灵手中的密码箱对林远凡问道:“林先生,这东西?”一脸的渴望。

    林远凡一笑,随意道:“你们打开吧。”

    陈平不在犹豫,从夏灵手里取来密码箱打开了。

    映入他们眼中的是一块孩童手掌大小的淡黄玉块,像是染了多年灰尘一样,毫无出奇之处。

    陈平小心地将玉简拿了起来,放在手心里来回翻看,没觉得这东西会是什么稀有材料,也没能看出这块玉简会藏什么东西。

    就算将灵力注入其中,这枚玉简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一个死物而已。

    上面要这么一个没有的东西做什么?陈平不解。

    他观察良久,找不出一丁点线索,然后将玉简交给了许安查看。

    想来也是,这东西在雷彪手里这么就他都没能看出丝毫端倪,不然他肯定不会拿出来当彩头,而自己又不必雷彪厉害,看不出也是正常的。

    “林先生,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陈平问道。

    “这东西不是现在的你能知道的。”林远凡道。

    陈平一怔,惊喜道:“这么说来,林先生知道这东西的由来了。”

    “这个我不会说,你也别问,知道太多不会有好处。”林远凡告诫道。

    里面藏着什么讯息林远凡现在也不知道,但明白里面应该是筑基以上境界留下的讯息,无论是什么,对地球上的武道者而言必定拥有着莫大的诱惑力,知道的人一定会被人盯上,弄不好就是一场杀身之祸。

    见林远凡不愿说明,还说的这么郑重,陈平猜到了一些,便闭口不言,不在追问了。

    许安和夏灵也仔细看了一圈,弄不清楚其中的名堂,也就放弃了。

    下午时分,林远凡和陈平四人按时赴宴,当林远凡进入宴会厅的时候,周围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众多富豪大佬纷纷起身迎接。

    宴席上,不时会有富豪前来敬酒,还有来送银行卡的,林远凡全都拒绝了,不愿和这些人有来往。

    倒是林远凡和苏轩辕比较聊的来,把酒言欢,聊了许多修炼心得,苏轩辕还邀请林远凡去京师做客,林远凡满口答应了,说有空肯定会登门拜访。

    客主尽欢,宴席过后,林远凡便和陈平一起坐车回楚州去了。

    ……

    桃源小区。

    林远凡和夏灵一起,两人背了一个背包,里面装着的全是林远凡这次在武道交流会上得到的东西,价值不菲。

    然而当林远凡到家的时候,现自家院子里挤满了人,十分喧闹,好像是出什么事了。

    林远凡心一沉,和夏灵快步走了过去,看到老妈正张开手臂站在门口,老爸站在老妈面旁,在他们面前有两个穿着制服手里拿着封条的人正要上前,周围还有其他几个穿制服的人。

    二叔林经业也在院子里,脸上带着愧疚低着头,不敢看林朗天夫妇。

    “你们凭什么要封我们家,凭什么?!”苏晓芙悲愤道。

    “苏女士,林先生,昨天法院判决你们也在场,你们林苏地产账目作假,负债太多,无力偿还银行和多家金融机构的贷款,资不抵债,法院已经宣布你们破产,所有资产查封,还请你们让开,不要妨碍我们执法。”为的那中年人正声说道。

    “我们还有城西的那块地,只要拍卖出去马上就能还清欠债,怎么能说我们破产了,这里面一定有人在搞鬼。”苏晓芙气道。

    “那块地目前已经被冻结,正在接受进一步调查,我们也只是执行命令,还清两位不要让我们为难。”那人皱眉道。

    原来就在林远凡走后没多久,林朗天准备贷款开始城西地皮的建设项目,可是突然毫无预兆的楚州所有金融机构全都停止给他们贷款,说是风险评估不过,公司账目流水不对。

    之后林郎天清查了一下账目,现公司中有一大笔资金去向不明,时间就在林远凡出车祸的期间,那时是二哥林经业管理公司。

    林郎天找来二哥询问,到了这时候林经业才承认在那时候他经人介绍说有一个只赚不赔的买卖要和林经业合作,他十分心动,便动用了公司的资金去投资,结果资金被套住,然后不断缩水,最后一分钱也没收回,他害怕三弟问起,便找人做了假账蒙混过去,然而这时事情不知怎么被那些金融机构知道了,停止了贷款。

    同时,原本和林家合作的几家公司同时催款,于是林苏地产一日之间资金链断裂,无法再运转下去。

    很快林苏地产就负债累累,想要拍卖刚获得地皮,还被冻结了,最终资不抵债,在昨日被迫宣布破产,从天堂到地狱,一无所有,仅仅只用了一个星期。

    沈家对此豪不知情,他们知道林远凡不喜别人干预他的家事,所以从没派人关注过林家,不然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

    今天是查封资产的日子,这一幕刚好被回家的林远凡看到了。

    “住手。”林远凡怒道,快步来到了父母身前,问道:“老爸,老妈,这是怎么回事。”

    苏晓芙看到林远凡回来了,再也忍不住几日以来压抑的情绪,抱着林远凡放声大哭起来。

    林远凡从没看到过乐观的老妈这样,心痛无比,看向变得憔悴瘦弱的父亲,问道:“老爸,到底生什么事了。”

    他心中此时已有了怒意,在面对覃高无礼挑衅的时候林远凡都未曾动怒,但现在竟然有人要动他林家,害他父母伤心流泪,他如何能不怒。

    龙有逆鳞,触之必亡,林远凡的逆鳞便是他的父母,谁要动他们林远凡绝不会善罢甘休。

    “远凡,全是我的错,这全是我的错。”林经业愧疚道:“要不是我一时鬼迷了心窍去投资那个害人的项目,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

    “二哥,我不怪你。”林郎天叹了一口气,然后将大致事情对林远凡说了一遍。

    林远凡越听越怒,双拳紧握,听出这分明是有人要对付他林家,不然事情不可能展的如此快,像是早就预谋好的一样。

    “老爸,你怎么不在电话告诉我。”林远凡问道。

    “你爸是不想让你在考试的时候分心,才没有告诉你。”苏晓芙擦了一下哭花的脸,抬起头来说道。

    他们想来这事告诉林远凡没有任何用,于事无补,反而会让林远凡担心,不想这样才没有告诉林远凡,想把事情赶快处理好,所有事情由他们抗下来,不愿牵连到林远凡

    林远凡心头一酸,前几天打电话的时候父亲装作什么事都好的样子,连他这个宗师都给骗过去了,心里恨自己怎么那么傻,就这么信了,无比自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