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从天而降的一掌
    不到二十岁的宗师,这在武道界已经是多少年未有过之事了。

    在今天,他们见识到了。

    “宗师!宗师!这个少年是宗师!”

    “天哪,他竟然是宗师,好年轻的宗师,不到二十岁吧。”

    “他到底是谁?是哪家的人物,怎么从没听说过。”

    “只怕今天这少年的名字将会名动武道界了。”

    林远凡在他们所有人的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完全刷新了他们根深蒂固的认知。

    没有人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但它确确实实生了,容不得他们质疑。

    所有的嘲笑被收起,没有任何一人再敢嘲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因为他是宗师!

    苏家天才苏云横在林远凡站在水上的那一刻起,之前所有为之骄傲的资本全都不复存在,到了这时他才明白自己在对方面前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彼此的境界根本就不再一个层面上,对方走到了更前面的路上,而自己还在为一点不起眼的小成就沾沾自喜。

    他不甘,手掌紧握,尖锐的指甲深深地刺进了掌心之中,阵阵疼楚传来。

    至于雷蕾则是双手捂住因为惊讶而张开的小嘴,久久合不拢。

    我错了,我一直以为他是有强大的后台才敢这么放肆和宗师正面作对,原来他最大的后台就是自己的实力,因为实力才会如此从容,我真是错的离谱。

    雷蕾摇了摇头,后悔不已。

    “父亲,看来我们看错了这个少年。”苏广道。

    “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走眼。”苏轩辕叹道。

    全部目光都盯着水面上的林远凡,想看后续事情到底会怎么展。

    “覃高,我来了,你我一战,我说话算话。”林远凡继续朝着覃高走去,最后在他身前不远处站定。

    毕竟是多年的宗师大成,覃高很快从刚开始的震动中恢复过来,重新调整了一下心态,但对林远凡是宗师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

    记起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林远凡身上有一件威力不俗的防御法宝,若是林远凡身上还有其他功用法宝的话,说不定也能做出眼前这种效果。

    一定是这样,他一定是用了什么特殊法宝才做到这样的,真正实力不可能是宗师,就算他是宗师又能如何,这样的年纪怎么也不可能是宗师大成,一个宗师小成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覃高暗道。

    想到这里自信又重新找了回来。

    “小子,你难道以为会踏水就能打败我了吗?痴人说梦。”覃高气道。

    宗师大成气势全力施放而出,向着林远凡迎面扑去,脚下四周的水承受不了这气势都被压下去一截,形成了一个深坑。

    面对覃高强大的气势,林远凡无动于衷,只感觉微风拂面,连护身法宝都没激,缓缓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说罢,身上宗师气势猛然迸开来,比之覃高的气势更加强大,完全压制住了覃高。

    到了这时候,覃高的脸色才真正大变,惊骇无比,身子不由地往后退了三步。

    还未战,心中已生了怯意。

    场外宗师感受到林远凡的气势,神情凝重,那几位宗师大成的小视之心全部收了起来,这等实力,就算是场外的他们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陈部长,他到底是什么人?这等实力怕是快要到宗师巅峰了吧。”苏轩辕主动靠近陈平问道。

    陈平摇了摇头,说道:“苏老爷子,我和林先生有约,他的身份我不能向外人透露。说实话,我对他了解也不多,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去打听林先生的真实身份。”

    苏轩辕默默点头,不再追问,明白这种神秘的宗师肯定不愿让别人知道他真正身份,能够理解。

    水面上的覃高感受更为强烈,对自己心中生出胆怯而变得出离愤怒,绝对不允许自己生出这种情绪,狂暴地大吼一声,疯狂了起来。

    “林道,今天不是你死就死我活。”覃高全身青筋暴起,灵力运转到极限,凝气成剑,手中出现一道长长气刃。

    一步接着一步,向着林远凡飞接近。

    “我就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林远凡身子稳如泰山,在覃高接近的时候,双脚轻踏水面,水纹传出,整个身子高高跃去,神情认真了几分,并指成掌,随后一掌强力拍下。

    众人只见在覃高头顶上方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掌影向着覃高急袭去。

    覃高感受到了一股生死危机,抬头望去,现根本无法躲闪林远凡这一招,到了这时候,明白自己已无路可退,心一横,也不寻求逃避之法,手中长向上举起,猛踏水面,朝着来临的巨掌对撞而去,势要斩破这天罗地网的一掌。

    这是他巅峰绝伦的一剑,宛如飞蛾扑火。

    天不随覃高愿,林远凡这一掌轰然坠下,将覃高从半空中毫无悬念的拍落,在水面上也拍出了一个巨大清晰的掌印,池水被高高溅起落到了四周观战的富豪大佬身上,一个个变成了落汤鸡,场面顿时变得十分慌乱,大佬们丑态百出,狼狈异常,却不敢说一句谩骂的话,心里只有一个词,那便是强大。

    让人窒息的强大。

    宗师有手段不让池水临身,护住周身的人,至于那些内劲武者也和其他人一样被淋湿了,同样不敢埋怨。

    待到池水平息,众人惊讶的现整个泳池中的水在足足少了四分之一,林远凡平静站在水面上,像个没事人一样。

    至于覃高则一动也不动地漂浮在水面上,七窍流出鲜血,身旁的池水被染红,生死未知。

    林远凡环看众人一眼,群雄莫不敢视。

    没过片刻,覃高身子缓缓沉入池水中。

    雷彪再不能坐视不理,急忙派手下一位内劲大成下去前去捞起覃高。

    那内劲大成心中一百个不愿意,碍于雷爷威势,不得已战战兢兢前去,万分小心的将的覃高捞了出来,生怕林远凡对他出手,感觉自己就算有十条命也抵不住水面上那少年的一掌。

    好在林远凡对他的行为不再意,让他把覃高顺利地带走了。

    “各位,继续吧,我等下一位的挑战。”林远凡平静道。

    他想要得到那彩头,按照规矩,只要再打败另一位宗师大成他便能晋级下一轮比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