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宗师!宗师!
    “承让。”柳河拱手道。

    汪秋兰礼节性拱手,随即黯然离场。

    在汪秋兰刚刚下场后,马上就有另外一位宗师快步行了上去,觉得看穿了柳河的招式,自认会多几分胜算。

    两人再度开战,激烈非凡。

    就这样宗师小成之间的比武切磋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期间也有两三个宗师没能收住招式伤到了对方,好在并没有伤到要害,都是一些正常受伤,受伤之人也不太在意,上场之前就已经做了许多事件预估,受伤也是在意料之中的。

    宗师之间的切磋比武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高手过招自是以毫厘分胜负。

    若是有宗师交手感受到确实技不如人,一般强撑几招知道自己极限之后就会退后认输,输了之人尽管心有不甘,但在切磋之中也会有所增益,能达到这点就够了。

    真的是那种彼此有仇的宗师要在此地分个身死的也有,只要双方提前说好,其余众人也不会干预,毕竟这也算的上是对方二人间的私事。

    宗师小成之人的比斗很快就进行完毕,最终能进入下一轮的仅有四人,现在终于开始宗师大成之间的切磋了。

    覃高一脸的兴奋,紧紧地盯着不远处的林远凡,觉得自己报复的机会终于到了。

    没人任何犹豫,不等其他人上场,他一个箭步就来到了水面之上,傲然而立。

    众多的宗师都知道覃高要做什么事,看向林远凡,不知道这个少年会怎么做,一副要看好戏的样子,经过了这么多比斗,很多人都想要好好娱乐调节一下,而这正是不错调节剂。

    覃高环视众人一圈,最后视线落到了林远凡身上,残忍一笑,指着林远凡得意道:“各位,想必昨晚的事情你们都看到了,这小子屡次挑衅与我,今日他要和我一战,还请个位给我覃高一份薄面,让我在这里教训一下这个口出狂言的小子,让所有人知道宗师不可轻辱,得罪宗师必将付出代价。”

    不少宗师点了下头,宗师的威严确实不容挑衅,没有普通人能在得罪宗师之后还能全身而退,若是开了这个先河,那他们的身份地位该往哪里放,岂不是以后要被别人给个看扁了,这是他们绝对不允许的。

    而覃高此言一出,在场地周围的大佬富豪们全都炸开了锅,不明白生了什么事,一个宗师大成的高手竟然扬言要教训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真的是少见,更不用说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了。

    闻所未闻。

    “这个少年怎么得罪覃高了,不是在找死么?”

    “有好戏看了,这个覃高应该是在杀鸡儆猴。”

    “得罪这么一个高手,怕是明天的今天就是这个少年的周年了。”

    ……

    众人议论纷纷,没有一个人看好这场比试,分明就是一场单方面的暴虐。

    此时目光下的林远凡情绪依然没有什么波动,没有害怕,更没有惊慌,冷眼看着覃高,如同看待一个废人一般。

    覃高见林远凡站着不动,以为是被自己震慑住了,大声道:“小子,还不上前受死。”似又想到了什么,佯装惊讶道:“哦,我都忘了,怕你是连这个场地都上不来吧。”

    **裸的羞辱,众人想来只有宗师境界才能运用灵力站在水面上,而林远凡这么一个少年怎么可能去水面上和一个宗师大成战斗。

    苏云横看到这场面,心中十分快意,暗道:狂妄的小子,牛皮吹破了吧,挑战一个宗师就是在作死,我看你今天怎么离开这里。

    雷蕾也在她父亲雷彪身边,一双秀眉紧皱,有些担心,又有点觉得这是林远凡咎由自取,没有强大的实力就不该大放厥词,到头来只会害了自己,心中暗自叹气,面对这场面,她可不敢再为林远凡说话了。

    夏灵期待地望着林远凡,双手紧握,嘴唇干,见到这架势,虽然对林远凡的实力有信心,但还是忍不住担心了起来,宗师大成的覃高可不是鲁副部长那种宗师小成能比的。

    林远凡面对咄咄逼人的覃高,坚定地往前踏了一步,认真道:“覃高,这是你自找的,今天没有人能救得了你。”

    覃高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众人也是哄然大笑,觉得这个少年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临死前还要逞一时口舌之利。

    “真是好笑,没人能救得了我,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办?用口水淹死我?”覃高笑道。

    “我会让你知道的。”林远凡径直朝着在水面上的覃高走了过去。

    没人知道林远凡到底要做什么,猜测不断。

    “我去,他真当自己是宗师了。”

    “我看他是想一头栽到水里把自己淹死,总比死在一位宗师手里要好。”

    “也许,他是一个傻子?”

    苏家里的苏广看着林远凡如此镇定,忽然想起昨天陈平放心地说这个林道会处理,将事情联系起来,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让他难以相信的想法,脸色大变,死死地盯着林远凡的身影。

    苏轩辕察觉到儿子情绪变化,皱眉问道:“老二,怎么了。”

    苏广吸了一口气,缓缓道:“父亲,这个林道,很有可能是……”

    还没等他说完,林远凡已经走到了泳池边缘,没有分毫停顿,他就这么一步踩了上去。

    周围的人感觉要看到滑稽的一幕了,面部肌肉抽动,就要笑出来了。

    然而在下一刻,没有人笑得出来,表情全部凝固住了,看到了他们这一生从没有看到过的一幕——林远凡稳稳地站在了水面上,波纹不起。

    当中最震惊的自然非覃高莫属了,他一副见鬼的样子,身子不稳,灵力差点运转停滞从水面跌落。

    “这,这,这不可能!不可能!!”覃高失声道。

    苏广看着这一幕,无奈苦涩一笑,不用他说父亲和所有人都知道了林远凡的真实身份——宗师。

    唯有宗师才能踏水而行,这是武道界常识,既然林远凡能做到这一点,那其中的含义已是不言而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