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激怒
    林远凡情绪没有变化,依旧朝他们走去,两人不再管林远凡,大步向前,同时来到了那宗师小成男子面前。

    那男子看到有三人过来,心中大喜,虽然觉得林远凡一个普通人可能不会有什么用,但只要有人上来,他都欢迎。

    他先和覃高交谈,在两人之间施放了一道能隔绝外人偷听的简单神通,这样其他人就不会知道他们两人到底在说什么内容了。

    林远凡在一旁看到覃高从怀中小心地取出了一个小瓶,然后那男子小心地打开,闻了一下,眉头紧锁,显然并不是很满意。

    之后便轮到苏广了,他拿出一个精美的白玉瓶,递到男子的手中,男子听到苏广的话,眼中有精光闪过,感受到手中灵药品质,微微点头,比较满意,尽管没能完全达到自己心中期盼的要求,但已经算的上相当不错了。

    不过他并没有马上就做出决定,最后将目光放到了林远凡身上,隔音神通用出将两人笼罩,想着要是这少年拿不出让他满意的东西,他就选择和苏广进行交换。

    覃高看到那男子的表情,知道自己没什么希望了,觉得应该会是苏广得手。

    苏广此时也是自信满满,对自己给出的东西相当自信,相信对方绝对会动心,头一侧,看向林远凡,不知道这个少年会拿出什么“可笑”的东西出来。

    “小友,把你丹药拿出来给我看看吧。”男子说道。

    林远凡微微点头,手伸入到背包中,稍一摸索,取出了一个透明的小玻璃瓶,里面有一枚暗红的丹药静静地躺着。

    “此丹药名为聚气丹,一品巅峰品质,服用后有九成以上几率踏入内劲大成,无任何副作用。”林远凡将手中丹药递给了男子并说明道。

    男子心头大惊,失声道:“九成?这是真的?”

    他一双手小心地接过林远凡递来的丹药,目光凝重打量着,对于林远凡说的什么一品巅峰的话并不理解,但确实感受到了这粒丹药中蕴含的那种让人狂热的力量,比之苏广拿出的还要好。

    毕竟苏广拿出的丹药也只能让人有五成把握成功,更不用说覃高那只又三成把握的劣质丹药了,彼此间的高下立判。

    在迈入通灵之后,林远凡能动用许多手段,而这枚丹药是他如今所能炼制的最好的丹药了,一品巅峰,距离二品丹药一步之遥,能在地球上炼制出这种品质的丹药绝对称得上凤毛麟角了。

    这种丹药炼制对他而言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所以炼制的数量并不多,每一粒都是精品。

    “怎么样。”林远凡问。

    男子激动地点头,然后看向覃苏二人,带着歉意说道:“两位,不好意思,我决定将这蕴灵石和这位小友交换,对不住了。”

    “什么?你确定要和他交换?”覃高难以置信道,心里对林远凡越来越恨了。

    “两位,请回吧。”男子不再多做解释。

    苏广将玉瓶收了回去,脸色不那么好看,原本对这蕴灵石抱着比得的心思上前来的。

    苏家前一段时间花了大价钱请出了一个在阵法道上造诣深厚的大师,准备请大师给苏家布置一个阵法,而这蕴灵石正是布置阵法的上好材料,结果被半路杀出来的林远凡给抢走了,心情那里好的起来。

    “看来是我小看了你林家了,连这种丹药都能轻松拿出来,果然不简单。”苏广对林远凡沉声道,说完便转身走回了座位。

    他手中的丹药价值不菲,而一个少年能拿出比他苏家还要好的丹药,不得不引起他的重视。

    不在意这二人情绪变化,林远凡将这块蕴灵石随手装到了背包中,走了回去。

    “父亲,这小子也太不给我们苏家面子了,连我们看上的东西都敢插手,胆子不小。”苏云横在一旁气道。

    “你不用去管他,一个普通人而已,就算有灵药辅助又如何,他一辈子也不可能追上你的步伐。”苏广安慰道:“相信这种珍贵的丹药他不会再有了,后面应该还会有别的材料,到时候我们再出手。”

    苏云横点了点头,坚信这一点。

    交换会继续,之后又出现了一些用来布置阵法的材料,苏广原以为林远凡没有那种丹药不会再出手了。

    而结果是,当有稀有材料出现时,这三人往往是一同站起来,而每次东西都落到了林远凡的背包中。

    覃高每次上前都是空手而回,尴尬无比,十分的丢人,到了后来,覃高只要看到林远凡站起身来,他就索性不再上去了,完全就是被一个少年不停的羞辱。

    如果的目光能杀人的话,林远凡现在怕是一个死的不能再死的死人了。

    苏家三人的脸上也早已变得铁青无比,猜不透林远凡一个少年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灵药,而且大多数品质都还不低,将他们大多数目标给夺走了,使得他们收获不少,没有达到原本计划。

    “赤炼陨铁,金刚木,换增进内劲或宗师修为丹药。”又有一人上前。

    林远凡看了一眼,现这东西自己已经有了,没准备上前。

    覃高一直注意着林远凡的动向,现他没有前去的打算,终于缓缓的站起身来走上前去。

    看到覃高前去,林远凡莫名一笑,突然站了起来,大有上前的意思。

    覃高身子一顿,看向林远凡,怒冲冠,已然怒极,喝问道:“林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故意和我作对吗?”

    林远凡微微一笑,说道:“我坐着看不清,站起来仔细看一下不行?”摆了摆手,摇头道:“东西不是我需要的,你能拿走了。”说完就坐了回去。

    “你,你……”覃高气的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知道林远凡是在挖苦自己上次和他见面时说的话,平静了一下情绪,寒声道:“小子,你不要以为你有陈平给你当靠山我就不会把你怎么样。”心中起了杀意。

    “我等你。”林远凡平静道,完全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众人一听林远凡这话心惊不已。

    “我去,和一个宗师大成正面刚,他以为自己是谁呀。”

    “能拿出这么多丹药的人,身份不简单,也许有说这话的底气。”

    “被覃高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覃高盛怒,大声道:“狂妄的小子,你敢和我打一场吗?你侮辱我就需要付出代价,不管你是谁家的子弟,宗师不可辱,难道你家大人没教过你?”

    先在此地他还顾及这交换会的规矩,但现在,他再也忍不住胸中的怒气,没有人能让他退让任何一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