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羞辱
    他父亲是宗师,就算对方不知道,但要父亲过来给别人赔不是,而且还是在自己父亲弟子的面前这么说,在他看来就是裸的蔑视自己,双拳紧握,就要好好的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林远凡冷嘲道:“我说,叫你家大人过来跪在我面前给我们道歉,听明白了吗?”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马凯举起拳头朝着林远凡走了过去。

    可还没等到他靠近林远凡,夏灵先动手了,她虽没有迈入内劲门槛,但进入部队多年,基本的武功还是会的,面对同样不是内劲的马凯,没有任何惧怕。

    只不过两下,马凯就被夏灵给擒住了,纸老虎,弱的不堪一击。

    “大虎,救我。”马凯急忙呼救,没想到这个女子这么厉害,一时大意中了招。

    那中年男子看到师父的公子被人擒住,心中大惊,猛地就朝着夏灵扑了过去,想要解救马凯。

    突然,一只手出现在了二者之间,挡住了大虎的去路。

    “滚开。”大虎怒喝一声,就是一拳对着林远凡的手臂轰去,想要一拳废了林远凡。

    眼见那暴力的一拳就要打到了,胆小的三个女生都把眼睛捂住了,不敢去看这一幕。

    “傻逼。”赵文博心道,在他看来林远凡就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

    然而,让他们无法相信的一幕生了。

    林远凡手微微一动,手掌刚好正对着大虎那强劲有力的一拳,然后稳稳地接住了,手臂没有后退分毫。

    就这么简单地接住了。

    大虎双眼圆睁,感觉自己一拳像是打在了铜墙铁壁一般,心中大惊,气势提升,用出了内劲大成的全部力量,可还是无法再进分毫。

    他吓的不行,如见鬼魅,想要撤手。

    可林远凡岂会给他这个机会,手一抓,直接将他右手上的骨头给捏碎了,再随意一脚踢在大虎的小腹之上,一下就破了他的丹田,废了他全身武功。

    大虎倒在地上痛苦地大叫,而最让他绝望的是无法再感受到自己身体中内劲的存在了,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周云燕等人看到这一幕,眼珠子都快要惊掉了出来。

    马凯万没想到自己父亲培养的一个内劲大成弟子居然被人一招给击败了,这代表的什么含义他最清楚不过,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少年至少是内劲巅峰的高手。

    他眼中流露出深深地恐惧,大喊道:“父亲,救我!父亲!”

    就在此时,包厢的房门毫无征兆地倒下了,不是被打开了,而是轰然倒下了。

    怒意盛极的马凯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还跟着愁眉苦脸的杨忠。

    先在儿子叫大虎救命的时候,他就听到了,知道了儿子在隔壁出了意外,马上赶了过来,只是林远凡动手太快,等他赶来的时候自己弟子大虎已经被打倒在地上了。

    而林远凡等的就是这宗师老者的到来。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我儿子动手,今晚就留下吧。”马乾喝道,宗师气势外放而出。

    其他人呼吸急促,双腿打颤,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了,林远凡微微一笑,手一挥,将马乾散出的气势消散于无形。

    马乾瞳孔紧缩,神情凝重地望着林远凡,这一手唯有宗师才能做出,他先并没有察觉到林远凡散出的宗师气息,本以为对方仅是内劲巅峰而已,现在看来却是自己看走眼了。

    这等年轻的宗师太过少见了,他没有一点印象,也没有收到过这类消息,很意外。

    “父亲,快救我,他还打伤了大虎,你一定要好好地教训一下他。”马凯看到自己父亲进来了,急忙开口喊道。

    但马乾并不理儿子的话,对林远凡抱拳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同道中人,若是我儿子刚才有什么冒犯的话,我代他向你说一句不是,不知能否放开我那不懂事的儿子。”

    马凯不明白父亲会对这个人这么客气,喊道:“父亲,和他废话什么,快把他抓住,让我废了他。”

    马乾心里暗骂自己这个儿子太没眼力见,到了这时候还看不清形势,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生出这么愚蠢的儿子,真的是要坑爹。

    “臭小子,你不要说话,我自然会处理这件事。”马乾对儿子道。

    马凯听到父亲这么说才明白了一点什么,要是对方只是内劲巅峰的话,相信父亲现在肯定已经将他拧断四肢废掉了,可见面没有动手,还和对方平等相待,他只能想到一个原因,一个不可思议的原因。

    这个少年是一名宗师!

    怎么可能?!

    其他人都看得呆了,看到门倒地的时候,觉得大事不妙,尤其是赵文博后面听到这老者还是那倒地汉子的师傅,吓的不行,能当内劲大成之人的师傅,那这人的身份他大胆的猜测了一下,差点没被自己的想法吓晕过去。

    而他现在竟然在和那个少年交谈,真的给他赔了不是,这下让他完全看不懂了,感觉像雾里看花,不真切。

    林远凡冷笑一声,半开玩笑道:“他说要亲手废了我,你说这事该怎么办?要不要我站着不动让他来废了我。”说着双手一摊,做出一副等着你来的样子,很是嘲讽。

    周云燕看到林远凡这滑稽的动作,忍不住噗呲一笑。

    马乾哪里笑得出来,这分明就是不给他面子,目光入电看了周云燕一眼,她被吓了一大跳,赶忙捂住嘴。

    他脾气也上来了,沉声道:“你到底想要怎样,你的人擒住我儿子,你还打伤了我的弟子,我给你赔了不是,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

    连同阶都杀过,他身上杀气很重,先前只不过是在忍耐而已,儿子在对方手里,不想闹得太僵,可林远凡如此不给他面子,他也是一个宗师高手,怎么能够忍受。

    “我还想怎么样?”林远凡一笑,“我先对你儿子说过,只要叫你家大人来了给这里我们所有人赔个不是,今晚的事我就可以不计较,现在这话依旧有效,你觉得如何?”

    马乾看了一眼,其他人都是些毫无武功的普通人而已,叫他给这些人道歉,这分明就是在强人所难,要羞辱他,这对宗师而言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马乾脸上青筋暴起,怒道:“小子,你欺人太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