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冲突
    周云燕看到身边的男子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冷哼了一声,高跟鞋一下子就踩到了他的脚背上,严厉的警告。

    原来这男子正是周云燕的男朋友,名叫赵文博。见自己男友这么眼也不眨地看着别的漂亮女生,她哪里能忍,醋意荡漾。

    赵文博暗叫一声痛,嘴巴一咧,忍住不出声,急忙把视线收了回来,说道:“原来是萱萱的堂弟,那就是自己人了,今天晚上一起去玩,我请客,怎么样。”

    在他身边的其他三人应声附和,有人出钱请客,不玩白不玩。

    林远凡见他一身名牌,价值不菲,说话豪气,显然是个富二代。

    “一起去吧,要是让萱萱知道我没有好好招待你,她以后肯定会在我耳边说来说去的。”周云燕再次劝道。

    林远凡不想和他们有太过瓜葛,可这周云燕竟然直接强拉着他就往旁边不远处的ktv走去了。

    林远凡不愿对女人出手,两人又没有什么仇怨,而且她还是堂姐的闺蜜,对她无礼了怕是马上就会传到堂姐耳朵里,到了堂姐耳朵里就等于到了父母耳朵里,那之前找的借口就要被拆穿了。

    颇有些无奈,他也就只好先跟着他们去了ktv,想着等下就找个借口离开。

    这家活力ktv修建在河边大道上,足足有四层,地理位置优越,能从落地窗看到外面的喷泉,别具一格,是青山县城里最豪华的ktv了,不少富商大佬都会在这里面放松心情。

    他们到了ktv之后,问了一下前台,运气不错,在三楼刚好有一间上等的大包厢空了出来。

    之后赵文博点了一些果盘,小吃,酒水,还大方地点了两瓶价值不菲的红酒,用以彰显自己的土豪气质。

    “博哥,真土豪呀,今天我们可要打土豪,分田地了。”同行的另一个男生羡慕道,他家境一般,看到别人这种手笔,心里是羡慕嫉妒恨。

    “江涛,今晚我买单,你和胡敏就不要客气了。”赵文博笑道。

    很快几人就上了三楼坐在了豪华的大包厢之中,那四个大学生马上就开始唱起来了,而林远凡对此一点兴趣也没有,他身旁的夏灵也无动于衷,反而那孟雪和他们打成了一片。

    可能是她刚毕业没多久吧,对这种同学情意还是比较怀恋的。

    “喂,你怎么不来唱歌呀。”周云燕对着林远凡问道。

    “你们玩吧。”林远凡摆了摆手,倒上一杯红酒喝着。

    其他人见林远凡和夏灵没有动作,只当他们是害羞不好意思,也就不管了,继续高兴地玩着。

    觉得没意思,林远凡准备站起身来离开这里了。

    “要走吗?”夏灵看出了林远凡的心思。

    林远凡点点头,可就在这时,在他的神识范围中突然传出了一阵波动,现了一个五十岁左右精神矍铄的老者模样出现在隔壁包厢之中,感受到此人的实力应该是宗师小成,神识再一扫过,现其包厢之中还有两人,都是内劲大成。

    其中一人站在老者身后,似弟子一样的人物,而另外一人则战战兢兢地站在老者身前,不敢直视那老者。

    这一下让林远凡来了点兴趣,宗师人物不常见,而今晚却在ktv遇到了一个,难道这宗师喜欢唱歌?看情形肯定不是这样。

    正要起身的林远凡又重新坐了下来,端着红酒慢慢喝着。

    “怎么了?”夏灵好奇道,不明白林远凡怎么又重新坐下来了。

    “没什么,等会儿再走不迟。”林远凡随意道。

    夏灵觉得林远凡可能是有什么自己的安排,也就不再说话了。

    隔壁包厢之中。

    一个右脸上有道狭长伤疤,面目狠厉的中年男子现在一点气势也没有,先前他在街上遇到眼前这位宗师,把他吓得不行,在武力的威胁下他不得不跟着老者来到了这里,心里直打鼓。

    “大人,你把小的我叫到这里来不知是有什么事情吩咐?”男子小心翼翼地开口,不明白自己在什么时候惹到了一个宗师,真是天降横祸。

    “杨忠是吧?我听说你手里有一条挺有价值的线索,我想听一听。”老者平静道,话语中带着不容抗拒的意味。

    杨忠一惊,没想到这老者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这个消息,心跳加。

    关于这个消息他一直在寻找买家,只是他提出的价格太过离谱,一口价一亿,还不带还价的,而且非得对方先付款后才会说,这两个条件一出来,之前还交涉的几个买家都不干了,哪里有这么做生意的。

    “大人,既然您知道我的消息,那也应该知道我的条件吧。”杨忠面对一位宗师也还是没有退让。

    老者轻笑,说道:“一亿么?你先将这消息告诉我,要是值一亿的话我一分都不会少你的。”

    “大人,没拿到钱,这件事我不可能先说,希望您能谅解。”杨忠仍然坚持。

    这件事是他师傅临死前告诉他的,事关重大,本来是不想传出去的,也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只是这段时间他确实需要一大笔钱,这才铤而走险准备出售这个消息。

    “你知道你这是在和谁说话吗?”老者宗师气势放出一丝,威吓道:“还没有人敢在我马乾面前直接拒绝我。”

    马乾,一个在宗师中也是讳莫如深的人,手段狠辣,而真正让他闻名的则是他杀过同阶之人,杀伐果断,得罪他的人很少会有什么好下场。

    杨忠一听到对方竟然是他最不想招惹的几个宗师之一,两条腿不禁打起颤来了,担心不已,思考着到底该怎么应对。

    “杨忠,我劝你最好识相一点,敢违背我师傅的下场你可要想清楚。”站在马乾身后的那人威胁道。

    杨忠牙一咬,神情变得坚定,坚定道:“我不会改变我的注意,还请马大人能够理解我,我这消息绝对不止一亿,只要给钱,我马上就会说。”

    “不识抬举的家伙。”先说话的那男人就要动手了,被马乾一抬手给制止了。

    马乾看着杨忠,冷声道:“我会给你十分钟的考虑的时间,不然休怪我不客气了。”

    杨忠站在一旁神色变的复杂了起来,重新权衡其中的利弊。

    而这一切事情全都被隔壁的林远凡给察觉到了,陷入沉思,对这个杨忠口中价值一亿的消息来了兴趣,觉得他应该没有说谎。

    这时候周云燕刚刚飙完一高歌,脸上涨红不已,上气不接下气了。

    “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出去透透气。”周云燕说着就走出了包厢,其他人也不没怎么在意。

    在洗手台上,她沾点水揉了揉太阳穴,长舒一口气。

    一个年轻的男人从厕所里走出来,脸色诡异的苍白,刚好看到了周云燕。

    周云燕面容姣好,打扮得体,又十分年轻,带着很强的异性吸引力,一下子就吸引了这男人的注意力。

    他苍白的脸淫邪一笑,悄然来到周云燕身后,一手捂住周云燕的嘴,另外一只手一下子就抱住了她纤细的腰腹,准备将周云燕往男厕所里抱去。

    周云燕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危险,嘴巴想叫却叫不出来,身子用力的扭动,可对方的双手就像钳子一样紧紧地抓住了她。

    在这千钧一的时候,她想起了以前在学校的防身术,找准身后那人的脚背,高跟鞋用尽全力地一踩,那人受到这一脚吃痛,双手全都松开了。

    周云燕趁着这机会马上转身,对准那男子裆部又是用力踢出了一击断子绝孙脚,那男子捂着下半身痛得不行,一只脚在地上跳。

    不敢再耽误了,周云燕拔腿就跑,一路冲回到了包厢之中,背靠在房门后拍着胸口,呼呼喘着大气。

    赵文博察觉出了周云烟的异常,急忙过来询问道:“云燕,出什么事了。”

    周云燕呼吸顺畅了许多,惊魂未定道:“文博,刚才有人想要非礼我,我把他给打了,我们快走吧,我不想再待在这里了。”

    “什么?有人要非礼你?那人在哪儿,我去教训他一顿。”赵文博很生气,居然有人要动自己的女朋友,就要出去找那个人。

    周云燕劝道:“文博,算了,这里我们人生地不熟,就不要再惹事了,而且我也没什么事,就算了吧。我现在不想再待在这里了,我们回去吧。”

    他知道赵文博脾气有点暴躁,怕他出去再惹出什么事来。

    赵文博点头道:“好,云燕,我听你的,我叫他们一起走。”

    出了这事,他们现在一点兴致都没有了。

    想走?

    林远凡微微一笑,只怕是来不及了。

    因为他在看到周云燕进来之后,神识感应到没多久隔壁房间也进了一个捂着裆部走路一瘸一拐的男子,听到了那男子和那宗师的对话。

    原来进来的那人是马乾的儿子马凯,一个好色之徒,刚才袭击周云燕的就是他,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还受了伤,这口气他怎么能忍。

    于是马上带着他父亲的弟子来到了林远凡他们包厢门口,要来找回场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