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握手言和
    已到这一步,鲁元彬没有给自己留退路,身子再动,双手猛地对着林远凡一挥,那些连接在他手上的细丝在空中交错缠绕组成了一张大网朝着林远凡笼罩而去,封住了林远凡四周的行动空间,让林远凡无法难以闪躲。

    可林远凡又岂是逃避之辈。

    但见林远凡右掌再往前一推,嘴中轻喝一声:“撼灵拳!”

    就在这时在他身前出现一道虚幻的拳影迎着罗网冲去,而且这拳影越来越大,原本向着林远凡扑下来的凌厉大网在遇到这拳影之后就如阳春遇白雪一样消融不见,起不到丝毫作用,就算是阻滞那拳影片刻都做不到。

    “这不可能?”鲁元彬失声道。

    如见鬼魅。

    他的罗网是由身体中灵力高度凝聚而成,无物不破,就算是遇到了对方灵力手段也绝对不会这样轻松消散不见,这是完全的克制。

    容不得他再多想,那拳印依然快地朝着他袭去。

    陈平看出了林远凡这一招中的端倪,脸色大变,疾呼道:“退!”

    他听到部长的话却没有行动,心里不服气,如今的状态是他最强之姿,而且他现在避让不了,也不愿避让,准备用自己钢铁的一样的身子硬抗林远凡这一式神通。

    “蠢货。”陈平急地朝着鲁元彬所在冲过去。

    但他的度如何比的过林远凡那一拳的度,那拳影结结实实地轰在了鲁元彬整个人身上。

    鲁元彬本以为这一掌必定冲击不小,但当他接触之后身子并没有受到多少力,然而让他心生恐惧的情形生在了他的身体中,体内的灵力以一种不合常理的度在身体中流动,震动全身,整个人如坠火堆,燥热无比,身体快要爆炸了一样。

    林远凡这一招撼灵掌并不是有多高深,却是能让中招之人灵力翻腾,失去对身体灵力的控制,失去控制的洪流在身体横冲直撞,对高手而言只能起到一丝扰动的效果,很快就能平息,而对宗师小成这种境界而言,无法准确控制身体全部,那种滋味确实不好受。

    受不了这种苦痛,鲁元彬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用力地敲着脑袋,想让自己昏迷过去。

    四周之人倒吸了一口气,能让一位宗师如此,那该是怎样的一种痛苦,果然能运用神通的宗师都很恐怖,林远凡才出了一掌就让宗师小成之人失去抵抗,神鬼莫测,让人心生寒意。

    陈平来到鲁元彬身边,一股雄浑的灵力注入才平息了他身体中的灵力躁动,若是再晚一些,鲁元彬说不定就会有生命危险了。

    鲁元彬勉强站了起来,脸色苍白不已,高傲的头颅低下,不敢正眼去看林远凡。

    “林先生,果然是好手段,只是这惩戒是不是过了些。”陈平说道。

    “怎么?陈部长觉得我过分了?”林远凡淡然道:“我这是看在许先生的面子上,略施小惩而已,不然的话他现在绝对不会还站着。”

    陈平看了一眼虚弱的鲁元彬,身体没有大碍,不过这半个月恐怕是再也动用不了任何宗师手段了。

    回想起先林远凡那一拳,他自认自己应该能接下,不过需要全力才能做到,而这只不过是林远凡随意而为,很有可能依旧没有用出全力,这让他对林远凡的真正实力有了一个大致的估量。

    “多谢林先生手下留情了。”陈平拱手拜道:“此事确实是他无礼在先,现在你已经出手教训他了,心里的气也该泄了,此事我们就此揭过如何。”

    事情已经这样了,他不想这事再继续展下去了,对谁都没有好处,他是一个懂得取舍的人,看得出来林远凡也是明事理的人,不会再纠缠下去。

    林远凡没想多久便点头道:“这样最好。”

    “部长,可是……”鲁元彬还想再说话却被陈平打断道:“还有什么可是的,你等下就给我回总部好好反省。”

    “那沂州的武道交流会怎么办。”鲁元彬问道。

    “你都这样了,去了又能有什么用?此事我会想办法。”陈胜眼光落到了林远凡身上,心里有了主意。

    “部长,你难道想?”鲁元彬一惊。

    陈胜侧过头来看着鲁元彬郑重道:“你现在不想听你说话,再说一句我就关你一个星期禁闭,明白吗?”

    鲁元彬嘴巴紧闭,用力地点了点头,别人的话他可以不听,可部长的话一定要听,官大一级压死人,实力强一阶也能压死人。

    沈修明笑着走了过去,说道:“几位的事情都解决了,那我们进去说话吧,外面的太阳毒辣的很。”

    对于这种状况他很高兴,双方都适可而止,没有在打下去了,要是真打出真火那就不好了。

    林远凡哈哈一笑,“沈老先生都说话了,我可不敢不从。”

    陈平也笑道:“难道你还怕沈老先生不成?”说着看到了不远处的沈婉容,脸色露出几分古怪,带着深意道:“原来是这个原因呀,难怪,难怪。”

    “陈部长,你可不要想多了。”林远凡下意思地瞥了一眼沈婉容,见她花枝招展的模样,急忙将是视线收了回来,不想被人现异常。

    “我没想多,此地无银三百两嘛。”陈平心情一下大好,好像现了什么新奇事一样,暗道:自古英雄出少年,英雄难过美人关,就算是宗师高手也不能免俗。

    林远凡鄙视了他一眼不再说话了。

    沈修明一脸诧异,不知他们两人在打什么哑谜,刚才还有一股火药味,怎么突然一下子就像是相知多年的好友了,有些搞不懂状况了。

    几人重新回到客厅,陈平对林远凡的态度和刚才见面的完全不一样了。

    “林先生,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去沂州吗?”陈平笑着问道。

    林远凡白了他一眼,心道:你们特殊事件处理部的事我怎么会知道,明知故问嘛。

    陈平解释道:“是这样的,这次在沂州有一个武道界一年一度的小型交流还,不少武道界的同道中人会前去参加,我们这次也是奉命和他们去做交流的,在聚会上会有一些比武,也会有一些拍卖交换会,不知林先生有兴趣没有。”

    武道交流会?

    林远凡双目一闪,来了兴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